收起左侧

[散文] 书馆小记——杨星让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 1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书馆小记

杨星让

参加工作时,我的第一愿望是到图书馆当管理员,或者到新华书店当营业员。可惜这两个愿望都没能实现,最后进工厂当了工人。

临汾市工人文化宫里有座电影院。看电影时,我惊喜地发现,旁边还有座图书馆。我询问了一下借阅手续如何办理,便兴冲冲赶回单位开上证明,办了一张借书证,押金两元。那时的图书都很便宜,一册书大多是几毛钱或一块多,从此我成了图书馆的常客,不断地借书还书。

这个借书证,我一直使用到我调离临汾才交回去,拿回了那两元押金。

调回运城工作后,打听到运城图书馆,我便又去办了一个借书证,借书程序和临汾一样。图书馆与博物馆、文化馆成鼎立之势,都在一起。文化馆也有一个图书室,对外借阅,而且可以自己进去在书架上挑选,虽然书不多,但因为能进去翻阅,我便常常光顾。

可惜后来三馆改建,图书馆没有了。文化馆图书室的书,摆在大街上按定价卖,我闻讯后赶去抢购。

前年,我到大同一位同学家小住。大同城市建设得出奇好,特别是图书馆、美术馆、博物馆、体育馆和大剧院,组成了一个极现代的建筑群,让人惊叹不已。

我在大同图书馆门口徘徊良久,始终没有勇气进去。

从大同回来后,一位同事受邀去永济讲课,邀请我和妻子同去,说是权当旅游。有这好事,自然欢喜。

讲课地点在永济图书馆,活动也是图书馆主办的,叫“舜都大讲堂”,每月举办两次,邀请名家演讲。趁这个机会,我们有幸到图书馆转转。

图书馆有好几层,每层都是书架林立。那天是周末,学生特别多,但都静悄悄的,有的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有的在写作业。还有好多家长带着孩子来,这些孩子特别乖巧,一个个抿着嘴唇,翻看手中的书。孩子们可能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鸦雀无声。

原谅我这只井底之蛙,此情此景,深深地震撼了我。

图书馆原来是这个样子?

图书馆原本就是这个样子!

这只是个县级市的图书馆。市级呢?比如我未敢进去的大同图书馆又是什么样子呢?山西省的图书馆又是什么样子呢?首都北京的图书馆又是什么样子呢?

贫穷和无知,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难怪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这些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著作,大多是在图书馆里写出来的。他们的座位下,甚至磨出了深深的凹坑。

回来后,永济图书馆的情景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

元旦过后第二天,吃过午饭,妻子说她们有个聚会,在汲盐书馆,问我去不去。

也许是在家无聊,也许是那个书字勾起了我的兴致,我说去。

我们去得早了点,便在书馆转悠。说是书馆,其实就是图书馆。走进去,你会不由得放轻脚步,更不敢说话。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排排高大的书架,淡黄色调,明快雅致,令人目清气爽。厅内静寂,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元旦假期,学生居多,看书的也大多是年轻人。

书馆有两三千平方米,旁边有一茶座。拿本书,执杯茶,读书品茶,多么惬意。

创办者是位很干练的中年人,也姓杨,我称他杨先生。我向杨先生请教汲盐书馆有何出处?杨先生笑了。他说,这个名字就是他们自己起的。两层意思:一是汲取盐湖优秀传统文化,二是图书、文化乃人生的精神之盐,需汲取之。

说得太好了。

翌日,我揣几页纸,携一管笔,来到汲盐书馆,在一朝南的座位上坐下,提笔铺纸。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翻动书页的“沙沙”声,像春蚕在吃桑叶,让自己成长蜕变。我的笔尖在稿纸上划动,也发出“沙沙沙”的响声。这是老蚕在吐丝结茧,我写了这篇文章。在这种环境里,在这种心情中,书写着喜爱的文字,的确很美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