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小村大年——李文晓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0 11: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村大年

李文晓

又是新春到,又要过年了。我不由想起小时候在老家农村过年的情景。

我们老家的村子是小。你若问我小村有多小,我这样告诉你:小的只是一个浅浅的、短短的沟壕,住着几十户人家。从村头走到村尾,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吃中饭时,你从村中间那条巷道开始走,无论从北往南,还是从南往北,只要迈开步,走过一家,路过一户,你的耳畔就会传来声响,或是欢声笑语,或是炒菜铲子“嚓嚓嚓”的响动,或是大人嚷小孩的嗔怪声,还有风匣“呱嗒呱嗒”的欢叫。冬天的夜晚来得早,黑咕隆咚的小村里,灯火在窑洞窗户上闪烁,映出或明、或暗,却满是温馨的光,阵阵饭菜香味儿,在空中弥漫,让你感受到小村的宁静与祥和。

要是到了腊月底,快过年的时候,村里的这种气氛,会比平时浓重得多。这也就是我要说的大年了。

村子虽小,但人们对过年的热情是高涨的,也是虔诚的。在村人的心目中,过年是对自己辛劳一年的犒赏,也是对各路神仙的敬畏,更是对祖宗的祭祀。这样的年,没有理由不神圣。而要做到这些,必须想方设法,让所有的活动都声势浩大起来。

过了腊八就是年。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年,它只是年的开篇和序曲。农人们喝饱了浓稠甜香的腊八粥,还要赶紧忙过年前的农活。拢好玉米秸秆、积好棉花柴垛,免得过年着急慌忙找柴火。把粪送到麦地里,腾空院子。地里活忙完了,院子也干净了,村巷也整洁了,清清爽爽过个好年。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齐上阵,都在为过年做准备。

二十三,是小年。这个时候,年味越来越浓了。最大的事情是祭灶,送灶王爷上天。人们尊称灶王爷是一家之主,晨昏一炉香,早晚三叩首。灶王爷辛辛苦苦坚守岗位一年了,腊月二十三给他放个假,他正好上天向天帝汇报工作。报告当然就会说好,也会说不好。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只要向灶王献上又甜又黏的糖瓜,灶王就只说好话,而不说坏话,自然是甜言蜜语,天帝一高兴,天上人间,皆大欢喜。


灶王爷不辜负人们的期望,真的“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送走灶王爷,打扫卫生,清除灰尘,捎带把贫穷和不如意全都扫出家门,人们称为扫年。家家户户,老人小孩,挥扫帚,拿抹布,灰飞烟落,脚不着地,忙里忙外。全村上下都在忙碌,把过年打扫外围战场,转移到了屋里。

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不仅可以迎春过年,还可以娶媳妇、嫁姑娘。过去那些年,人们缺吃少穿,像娶媳妇嫁女这样的大事,往往放在腊月里办。“娶媳妇盖厦,提起来害怕”。穷光景有穷过法,人们有的是智慧。有穷年没穷节,有凑合的穷日子,没有过事的不风光。过年要买菜呀肉的,娶媳妇嫁女也要买。反正总是要花钱,不如过事过年一起办,一次花钱办两件事,何乐而不为?在有限的时间里,请阴阳先生选个好日子。先生翻出老皇历,算生辰,掐八字,摇头晃脑,念念叨叨,今儿好,明儿好,年前年后,天天都是好日子。

于是乎,这家锣鼓喧天、敲敲打打娶媳妇,那家唢呐声声、热热闹闹嫁姑娘。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本来已经积聚起喜庆气氛,接连着几家办喜事,又增添了不少喜气,加了几分热闹。这个年,因为新媳妇、新女婿上门,增添了新的年味。

村里人把迎新年的歌谣唱得有板有眼:二十三,打发灶爷上了天;二十四,扫屋子;二十五,蒸馍馍;二十六,割猪肉;二十七,摆祭器;二十八,煮麻花;二十九,洗脚手;三十贴对熬年包饺子;大年初一穿上新衣放鞭炮。

就这样,屋子变得干净整洁亮堂堂,炕上铺上了新被单。圆圆白白的大馒头,装满了馍篮。蒸笼摆满肉碗,肥的瘦的,装了一碗又一碗。支起油锅炸麻花,长的、短的,粗的、细的,酥的、脆的,装满了一箱又一箱。天地祖宗,各路神位、牌位前,香炉、酒盅、食盘擦得明晃晃、亮堂堂。烧上一大锅热水,热气腾腾里,全家人洗头又洗脚。一直忙到年三十,要准备包饺子了,“当当当”的剁饺子馅的响声,从村子的各家各户,紧一阵慢一阵、高一声低一声传递出来,此起彼落,像在唱一首欢快的交响曲。

贴对联,剪窗花,把年打扮成红彤彤一片崭新模样。大门贴上“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窑洞的门上贴着:“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山河铁臂摇”“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水缸上“细水长流”,面缸上“白面满缸”,衣箱上必定要贴“衣服满箱”,念墙上肯定是“小心灯火”。院子里,照壁上写的“满院春光”,即使只有一头猪、几只鸡,圈门鸡窝也照例会贴上“六畜兴旺”“猪羊满圈”。那棵老香椿树当然是“枯木逢春”。再看那方方的窗户,新换了窗户纸,白生生的格子里,贴上了新剪的“喜鹊登梅”“天女散花”“富贵牡丹”等各色窗花。屋里屋外,院子村巷,红彤彤,火艳艳,像从天空降落片片霞,更像大地燃起团团火,把小村装扮得喜喜庆庆、红红火火。

从腊月初八开启的迎新年工程,经过紧锣密鼓有条不紊的准备,到了腊月三十已全面完工,终于推出一个全新的正月初一。当新年的第一缕曙光即将升起,小村的人们早早起来,争先恐后点燃早已准备好的大炮、小炮和鞭炮。飞蹿升起的二踢脚,“咚叭”两响,地下一声,天上一声。小炮“叭叭”帮腔,鞭炮“噼噼啪啪”助威。在这个浅浅的、短短的沟壕小村上空,此起彼伏。黎明前的天空,被彻底照亮。温馨祥和的小村庄,在闪闪烁烁的光影里,时隐时现。浓浓的火药味,弥漫了整个村子……

硝烟散尽,一轮红日跃上东崖头,一队队穿着新衣,荡漾着笑脸的大人小孩,呼朋唤友走出家门,有的人还会在手指间夹着根轻易不吸的纸烟卷,见面相互作揖打招呼:“过年好”“过年好”。他们在家里拜过神仙,献过祖宗,吃过饺子,要到家族的最高长辈家里去。那儿,早已挂起了神祇,等待子子孙孙们去磕头拜年。

小村的大年才刚刚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