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千金难买的味道——杨爱兰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1 11: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千金难买的味道

杨爱兰

我上小学五年级的那年腊八节,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那个时候,国家是困难时期,全国人民都在有限的口粮中艰难度日。甭说白面,就是粗粮野菜也是填不饱肚子的。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或者过节时,才能吃上一点白面面条。因此,每年的后半年,我就盼望着中秋节,盼望着腊八节,盼望着一碗白面面条。

腊八早上起来,母亲就开始张罗腊八饭。想着那豆、米、菜混合的香喷喷的腊八饭,想着细长细长的白面面条,放学后,我和二妹手拉着手就往家里跑。一进家门,我傻眼了,有五个说书先生正坐在炕上吃着腊八饭呢!

“说书先生”是那时的盲人宣传队队员,他们拿着县里的证明逐村宣传党的政策,一村一天,由村里派饭,是唯一吃饭不出粮票不掏钱的特殊队伍。

妈见我们回来了,急忙给舀了饭,让二妹趴在炕影墙上吃,叫我趴在面案上吃。我一看这碗里的面条稀稀疏疏,就掉眼泪了。

那几位“说书先生”吃完走了。我问母亲:“我碗里这面条咋这么少?”母亲说:“到了腊月二十三再给你们烙饼子吃。”我又问:“不是还没轮到咱管饭吗?”父亲摸着我的头说:“本来是你文儿叔叔家管,可他父子俩生活困难,你婶又不在家,他一个大男人,会做腊八饭吗?所以我就把饭安排在咱们家了。”

“那你咋不按顺序派先生去六板家吃?”六板家在我家与文儿家之间,所以我就这样对父亲说。

“那不行!我是干部,就要多为他人着想,是吧?我的班长!”听到父亲说“班长”和“干部”两个字,我的脸“唰”地红了。我明白干部要起带头作用的道理,我大小也是个班干部。

我看到父母碗里只有腊八汤泡着黍子面糕,便说:“妈,你看你和爹吃的这叫啥?你不会少给先生们舀一些,你和爹也尝点。”母亲说:“我们这叫‘腊八粥’。如果他们吃不饱,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咱在屋里咋样都行,先生们常年出门在外,恓惶的。”听母亲这一说,我便从碗里硬给父母各挑了几根面条,也学他们那样,泡一块黍面糕于碗里,低下头,一口一口慢慢地吃起来。

处处为别人着想,是父母的为善之举。虽然那年月,我家生活也困难,但父母总是力所能及地给更艰难的人以帮助,这样的家风也影响和感染了我们。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也吃了几十次腊八粥,唯有那年的那碗腊八粥令我难忘。尽管粥里的面条比任何一年都少,我却吃出了那特有的味道。那是世上最香、最美、千金难买的味道,伴随着我的一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