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桑桑菜(散文)_杨爱兰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3 10: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桑桑菜是用芥菜头做的,那是一道物美价廉的“好菜”。

芥菜头有拳头大小,长得像陀螺,由于在土里生长了几个月,吸取了土壤的养分,所以它呈银白色,也有不少的根须。它的叶子与白萝卜叶子相似。

把芥菜头从土里刨出后,洗净削皮,剜掉生长点的根须,用礤子擦成丝,或细或粗,也有人喜欢切成片腌制。擦好之后,锅里放些许食用油。油热后放芥菜丝,快速翻动,中火快炒,一两分钟即可,随即放盐,翻动,半生不熟的就铲出来,放在盆子里或罐子里,盖上盖子。接着炒第二锅、第三锅……每一锅放菜不能太多,以免翻不到锅底,致使菜热的焦、凉的生。待擦好的芥菜丝全炒完后,把菜盆或菜罐放在较冷的地方,直至菜热气退后,变得冷冷的了,方可揭开盖子。否则,桑桑菜不辛,不好吃。

两天后,你若揭开菜盆的盖子,霎时,一股子桑桑菜特有的辛味直钻鼻孔,辛得你会流泪。

我以前经常吃母亲做的桑桑菜。母亲去世后,我虽然按她教的方法做,可是,做出来的桑桑菜不是味道不好,就是颜色不正。所以,一见桑桑菜,我就会想起母亲,想起她老人家做的桑桑菜。

母亲做桑桑菜时,把芥菜头擦成两种,一种是细长丝,而另一种用擦饺子馅的礤子来擦,擦成一寸来长、韭菜叶宽的那种。擦好后,用大锅来炒,锅底烧的是棉花柴,火旺锅大,不长时间就做好一小瓮长细丝的,还有一罐韭菜叶形的和一碗芥菜片片。小瓮和菜罐要盖严盖子。

第二天,母亲会蒸一小盆柿子醋,待醋放凉后,倒在那菜罐里。小瓮里的不倒醋。

吃面条饭的时候,母亲从菜罐里盛上一碗韭菜叶片形的桑桑菜放在饭桌上,家里每个人抄一筷子桑桑菜放在自己碗里的面条上,再倒些腌制的桑桑菜醋水,搅一搅,不放其他调味品,就是一顿只可品尝、不可言传的好饭。

母亲做的长细丝桑桑菜的味儿更绝。一盘子菜,倒上一股子柿子醋,放上一筷子油辣子,搅开,白中带红,看一眼来,就不由得流涎水。咬一口馍,夹几根桑桑菜,嚼着,嚼着……嗨,那个辛中带辣,辣中带香,辛辣香中又带点酸味呀,真是十足的美味,让人越嚼越好吃,越吃越想吃。若是狠夹一筷子菜吃,便辛得你“咝咝咝”的,又是流眼泪,又是打喷嚏的,但还舍不得吐掉口中的菜。

而芥菜片则是我们上学时吃馍就的菜。吃一口馍,咬一点芥疙瘩片,也吃得津津有味。

那时,母亲做的桑桑菜任凭放置四五个月也是颜色白亮、味道纯正,我们一家人从秋末一直吃到过了年的二三月哩。

今天,我也做桑桑菜了,做着菜,不由得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她老人家做的桑桑菜,那桑桑菜充满了母亲对我们浓浓的爱、浓浓的情。桑桑菜的味道就是母亲的味道,让我刻骨铭心。

162597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