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杨永敏散文《秋来又闻虫鸣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8 09: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align=center][font=宋体][size=4]秋来又闻虫鸣声[/size][/font][/align]
[font=宋体][size=4][align=center]运城作者:杨永敏[/align]
一场秋雨一场寒,连着好几天的雨,突然感觉就进入了秋天。秋来,只需一阵风、一场雨做个注脚,便翩然而至。

秋来又闻虫鸣声。立秋一过,每到傍晚,花园中、草丛里、原野上,蛐蛐、油蛉、纺织娘这些秋夜里的精灵,整夜不知疲倦地唱着,似乎在告诉人们夏季已经过去,秋季已经来临。这些从诗经、古诗中走来的秋虫,时而独奏,时而合鸣,唧唧地吟唱着属于它们的季节,嘤嘤地背诵着属于它们的诗篇。

在这凉意初透的秋夜,声声虫鸣把我的思绪带回那遥远的童年时代。小时候生活在乡下,一入秋,我就会邀上三五个要好的伙伴,携上草筐、带着镰刀到地里割猪草。[/size][/font][font=宋体][size=4]
[/size][/font]
[font=宋体][size=4]一场秋雨后的汾河湾岸边,玉米、花生地里的埝畔,火葫芦、酸溜溜、抓地龙、苦苣茂盛,蛐蛐儿藏身其中欢快地叫着。我们割草到跟前,它们便没了声响,待到我们走远,它们又开始忘情地嘶鸣。

进入秋季,庄稼叶子开始发黄,玉米、花生、大豆、高粱均已成熟。记忆里,父亲、母亲和哥哥姐姐在前面掰着玉米,我则跟在他们身后把散落行间的玉米棒子往一起归拢。在这充满希望的田野,处处可看到丰收在望的喜人景象,一切都是那么灿烂、夺目和耀眼。

掌灯时分,父亲和哥哥姐姐在秋虫的声声乐曲中,踏着暮色用小平车满载着丰收的粮食回到家。此时,母亲忙着做饭,我急忙从小山似的粮食堆里挑出那些比较嫩的玉米,放进灶膛里的柴火边上烘烤。[/size][/font]

[font=宋体][size=4]屋内烤玉米的香气扑鼻,窗外如水的月光洒满大地,藏匿在小院墙角缝里的蛐蛐欢快地鸣唱。烤玉米的香味搅动了我的味蕾,唧唧吱吱的秋虫浅吟低唱,二者相映成趣,勾勒出一幅让人心动、令人销魂的秋夜画卷。

天凉好个秋。秋夜之中,几次从梦中醒来,推开窗户,凉凉的秋风吹拂着脸庞,秋虫的吟唱萦绕在耳畔,这真是一场与秋风、秋月、秋虫的唯美相遇。其实,秋虫的生命非常短暂,过了霜降,秋虫的吟唱就渐渐稀疏了。[/size][/font]

[font=宋体][size=4]我庆幸,就在这秋虫徜徉的季节里,我还能怀有一颗童真的心去听它们的鸣唱,去感受它们的才情和最动人的乐章。我知道,秋虫用自己的生命在呼喊,哪怕最后声嘶力竭,抑或慢慢地凌寒而去。

“薄暮寒蝉三两声,回头故乡千万里。”自打在城里生活后,我曾多次试图在秋夜的霓虹灯下、楼群之间,抑或公园草丛里的虫鸣声中,去找寻童年时那种对秋夜的感觉,却遍寻不到。我知道,曾经那种带有浓浓乡情、乡恋与乡愁的清澈虫鸣的秋,已经成了我人生经历中一段最美好的过往,永远存储、定格在我生命的记忆深处了。

最是一夜秋风起,醉听一夜秋虫鸣。去岁的虫鸣声把时光带到一个终点,今昔的虫鸣声又把时光带到一个新的起点。这是岁月的更替,是生命的延续,是季节的轮回。[/size][/fon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