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开启左侧

[散文] 我的烟火春节 _杨永敏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3-1-17 20: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年这个时候,人们就开始为过年作准备了;在乡下农村,父亲会带着儿时的我到临近的村镇赶集置办年货,母亲和姐姐则在家打扫庭院,收拾堂屋,哥哥挑着水桶,把饭厦两口水瓮担满。那种迎接过年的氛围温暖又幸福,热烈而喜庆,忙碌且热闹,充满浓浓的人间烟火气息。

三十六年前,我的父亲因突发脑溢血离开了我们。从那时起,我人生的数十载春节,便都是在母亲的陪伴下度过。而六年前,母亲的不幸病故,让我这个流浪在外的游子,从此开始了没有烟火的春节。

没有父母的春节,少了亲情纽带的维系,多了世事无常的感伤。小时候,我是特别渴望过年的;进入腊月,父母就开始计划过年的事了。母亲在老屋土炕上一边摇着纺车,一边和下地回来、坐在炕沿上“吧唧”着旱烟卷的父亲商量着过年所需要准备的事项:冬至要包顿萝卜饺子,腊八得准备绿豆、红豆、花生、大米等五谷熬粥,小年得打扫房间、祭灶王爷上天,四个孩子得准备几斤新棉、扯上几尺新布做几身新衣过年……母亲说着,父亲用心记着。父亲虽不识字,但把母亲交代的过年时需要准备的东西,一样不落地刻进自己的脑子里。

今年临近春节,表哥因突发心梗走了。下葬那天,处理完后事,我回了趟老家。时隔多年,当我再次走进昔日那熟悉的小巷,看到的是破败不堪的土墙土院,杂草丛生的土路土巷,小时候常见的邻里乡亲端着碗筷、圪蹴在柴门口吃饭的热闹场景早已不复存在。“吱呀呀”推开柴门,映入眼帘的是满院遍布的蒿草和凄凉,父亲当年用过的那辆铁皮小平车锈迹斑斑竖立在墙头,无言地向人们倾诉着它曾有的业绩与辉煌;大哥当年结婚时所住的两间西厦,也早已在连年岁月风雨的侵袭下房倒屋塌,仅存几根房梁横七竖八地耷拉在裸露的土墙上,万般委屈地向人们诉说着它现如今所遭受的冷落与忧伤。闭上眼,我仿佛看到了漫天飞雪中,身披雪花的父亲挥动着扫把在打扫窄窄的巷道;看到了雪花飞舞下,母亲望子回归的瘦小身躯;看到了于雪地里穿着新衣、欢呼雀跃地燃放着鞭炮的自己:

“他爸,咱三娃回来过年了!”

泪眼朦胧中,我看到了守在猪圈土墙栏喂猪的父亲和正在打扫庭院的母亲,见我回来,父亲急忙中撂下手里的马勺、母亲忙不迭放下手中的扫把,一起笑意盈盈地向我奔来。我赶忙扔掉手里的行李,试着张开双臂去拥抱他们,却发现怎么也碰触不到,睁开眼时,才发现这原本就是一场幻觉。

坐在老屋的土炕上,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母亲的声音飘荡在老屋里、小院间,回响在鸡窝边、巷道里。它是那般熟悉,那般亲切,犹如春风化雨,瞬间就抚平了我的忧伤,融进了我的灵魂。打开记忆的闸门,思绪把我带到了儿时的过去:那时候虽说日子艰难,但乡下人却把过年看得十分隆重而珍贵。腊月二十三那天,父亲就会早早起来打扫屋子和庭院,里里外外收拾干净,母亲祭献灶王爷上天言好事的饭菜也已做好,猪肉白菜炖粉条盛满两大瓷碗,恭恭敬敬摆放上桌,虔诚地跪地膜拜,嘴里念念有词,高高兴兴地送走灶王爷后,母亲便吆喝起邻里、大婶合伙蒸白馍、炸麻花、煮油饼,提前开始准备过年待客的饭食用度。不大的院子里,被炭火燃红的灶膛前,母亲和大娘、大婶们在说说笑笑中,醒面的醒面,捏花馍的捏花馍,搓麻花的搓麻花,煮油饼的煮油饼,分工明确,忙而有序。那时的我也没闲着,一边使劲地拉着风箱,一边往灶膛里添着炭火。这样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农家过年生活场景,从早上会持续到深夜,一直到灶膛里的炭火渐渐熄灭、油锅里的最后一根麻花被捞出,母亲和大娘、大婶们锅装盆端各自回家而散场。

腊月里的味道,曾是家家户户,忙碌一年后收获的最丰富的奖赏;曾是清贫岁月中,人们苦中作乐时至高无上的补偿。因为那时的生活,家家都不富裕,所以办置各种年货的心情,是大人和孩子们心中难以掩饰的欣喜若狂。我们老家的西王、黄村两个村镇,临到年前各有一个集会,一个逢腊月二十五,一个逢腊月二十七。两个集会,父亲都会带着我前去。集上,父亲会按照母亲的交代,在肉食摊、菜摊、水果摊一样一样的采购年货;而我最乐意干的事,便是左冲右突挤到年画、鞭炮摊,用自己卖兔子挣的钱,购几幅年画、对联,买几挂鞭炮,然后志得意满、心满意足地带回家中。除夕那一天,父亲继续忙着打扫庭院巷道,母亲忙着剁馅包饺子,而我则忙着在炕上、柴门口跳来蹦去地张贴年画和对联;除夕的夜晚,室外寒冷,室内温暖。父亲边拉风箱边往灶膛里填着炭块,炉火燃烧得红红火火,灶台上的大锅热气腾腾,母亲下到铁锅里的饺子在沸水里旋转翻腾,预示着生活的蒸蒸日上。我和哥哥姐姐们围坐在热乎乎的火炕上,眼巴巴地望着锅里的饺子,不停咽着口水。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我便迫不及待地从身边的枕头旁捞起新棉衣穿上,第一个跑到庭院燃起了鞭炮。伴随着鞭炮噼里啪啦炸响,父亲开始抱柴生火,母亲准备饺子下锅,乡下农村那带有浓浓烟火气息的年味正式登场亮相。我们经常会怀旧,不是那个年代有多好,而是那时候我们还小,父母还年轻,可以沉浸在儿时的欢乐之中。

心有所依,爱有所寄;失去父母的春节,我心依何处、爱寄何方呢?

爸、妈,春节到了,我想让你两回来过年……
189214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社区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