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王文平:也说冬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11: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也说冬至

作者:王文平

岁月匆匆,不舍昼夜,时光如水,缓缓流淌。窗外,一弯残月尚流连于微熹的天空,东方的山巅已然漾起暖暖的晨光。

麦田里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霜花,叶子决然地离去,留下寂寞的枝杈在呼呼的北风中瑟瑟。雾浓霜重,干枯的小草弯下了身子,惊惧地颤抖着,大地一派萧条。不远处,有大门吱呀的声响。过了一会儿,一只小狗从巷子里跑出来站住,回头看了一眼我,眼神里掠过一丝疑虑,再次看了我一眼,迈开小步跑了。

另一只小狗紧跟着跑了出来看到我,停下,扭头看了看伸向远处的路,头一低,向前跑去,消失在不远处。

母亲说:“过了夏至十八天,冬至当日回。”这是一句民谚,我已经忘记听过多少遍了,只知道每年冬至之前母亲都要说这句话。母亲还会念叨数九歌: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冻破石头。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夏至十八天,冬至当日回,是说节气不饶人,夏至十八天后白天一天比一天短了,一直到冬至这一天,夜开始缩短,白天又会一天比一天长。

母亲的民谣民谚多得数不清。过了冬至,进入腊月,母亲又会说起下一句民谚:“过了腊月八,长了一叉把。”我问母亲啥意思,母亲说:“过了腊八,太阳在天上比冬至这天要多走一叉把长的距离呢。”

一叉把有多长?我脑海里便会浮现出火麦连天的夏收时节,父亲穿着被汗水浸透的背心和母亲纳的千层底布鞋,在烈日下挥舞着沉重的大铁叉,摊晒收割麦子的场景。

阴律随寒改,阳和应节生。据说冬至是被最早制定的一个节气,有四千多年了吧。古人说,从冬至这天开始,天地间阴阳之气开始交接,白天会一天比一天长,万物也由秋冬后的衰败转为生长。节气如钟表,在轮回中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为了迎接冬至,前一晚我特意去理了个发。冬至的早晨,霜下得很厚,骑着摩托车头皮和耳朵被风削得生疼,光头又不喜欢戴帽子的我忍了忍。

不是我不怕冷,而是我不想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化纤里。在我看来,人的身体应该随着季节的变化而适应变化,这才符合自然规律。过分保暖,会让身体丧失抵御寒冷的本能。

冬至来了,是要包饺子吃的。

前一天晚上母亲说:“明天包饺子,你想吃素的还是肉的?”

只要是母亲包的饺子,不管什么馅儿的,我都爱吃。母亲说:“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咱屋里你们几个的耳朵从来就没有冻过,这都是年年冬至吃饺子的功劳。”

是不是饺子的功劳我不知道,反正母亲包的饺子就是好吃。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冬至是阳历年最后一个节气。这个节气唤醒了沉睡的大地,孕育着崭新的希望,让希望踏上征程,在未来一个接一个的明天中焕发出勃然的生命。

春天,在不远处,等着你、我、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