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牛润科:野菜粗粮的嬗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11: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野菜粗粮的嬗变

□牛润科

小孙女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可是我们夫妻俩却越来越发愁小宝贝的吃食了,尽管我们更新换代过一批又一批的名牌食品,可没有一种能让她胃口大开。想起那时的苦日子,我们夫妻俩就决定,要给小孙女吃顿“忆苦饭”,让她明白这甜日子的来之不易。

说干就干。在双休日那天,我和老伴儿就带着小孙女到乡下的农田地里挖野菜。当小孙女辨清什么是苦菜,什么是芨芨菜后,我们俩就一唱一和地给她讲起,我们下乡时吃的“忆苦饭”中的野菜团。小家伙听后两眼一亮,就一个劲儿地挖苦菜和芨芨菜。经过半天的辛勤劳动,我们满载而归。

一进家门,小孙女就闹着非要吃花钱也买不到的那种纯天然绿色食品的“忆苦饭”。我赶快把野菜摘洗干净,用菜刀切成丝,把从乡下买来的新鲜玉米面往里一拌,捏成菜团子,再上锅蒸。二十分钟后,屋子里就散发出香味来了……

开饭了,小孙女竟一反平时挑肥拣瘦的常态,狼吞虎咽地一连吃了两小碗后,才喘口气说:“哎哟,爷爷奶奶,这个叫‘忆苦饭’的野菜团真是太香了!我还有点没吃够呢。”没想到小孙女的童言无忌,一下子把我们夫妻俩给弄晕了!愣神了大半天后,我们才意识到,在我们小时候吃得直反胃的野菜,如今既成了孩子们的美味,还是城里人热捧的保健品呢!更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在过去救急充饥的野菜,现如今不但成了都市餐桌上的招牌菜,还做成罐头走出国门创外汇呢!

记得上高中时,我每个星期天回家拿一次饭。当时,尽管不饿肚子了,可母亲也只能蒸一篮子玉米窝头给我带上。每次回到宿舍后,尤其是到了夏天,怕馊了,我就全都晾在桌子上。


前两天还可以,可到第三天窝头就全裂开了。那时候我发誓:等我挣了钱后,一定要让母亲和我饱饱地吃上一顿白面馍。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后,尽管生活在晋南产麦区,但是细粮占的比例很少,我就把每年的细粮积攒起来,到年底攒够50斤,在过春节时带回家,让母亲吃。

怎能忘记,当我第一年把一袋白面带回晋北老家时,母亲逢人便讲:“俺儿给俺带回白面了,50斤呢!”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那年月里的粗粮和小杂粮,竟然变成了现代人的香饽饽!

就说前几天吧,老伴儿说:“我也不知道给你做顿啥饭,才能让你吃得香呀!”当时在整理影集的我,正好捧起幅老照片,看着两个亲切而又熟悉的面孔,就想起当年她们俩在单身食堂给我们粗粮细做的幸福故事,我就充满向往地说:“我想吃玉米面压的钢丝面。”要是让我再尝上一口莜面栲栳栳、荞面角角、高粱面鱼鱼、玉米面发糕,那真是解馋又保健呀!

回想起这40年来的生活经历,真可谓是口味追求话改革,野菜粗粮享幸福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