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回复

鸽子楼(11)_河津人文

148 0
发表于 2023-4-17 08:20:22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犁开的地稍微干了几天,父亲抓紧时间耙地,扛着锄头来到地里,一会儿用锄头弯敲打着大泥丸,一会儿翻过来用锄头刨一刨没有犁下去的土地,在锄把上磕一磕刨出来的玉米根扔到埝上,这样收拾了一遍又套好牛耙了几遍,地里才看着平整一些,凑合着能下种。播种小麦时,地里的湿泥块咯噔着摇耧,碎玉米根和杂草时不时就会塞住耧眼,父亲只得停下摇耧,斜着耧掏干净耧眼,又抓一把麦种返回去洒到耧行里,用脚掌蹭着土盖住麦种,即便这样种子还是有晾出来的。种完后,父亲又拿起铁钉耙挨个把地耙了一遍,盖住了本就看不清的耧行。母亲的担心就是湿种后的小麦能不能发出好芽,它关系着明年小麦的收成。

    山水肥沃,矿物质丰富。每年发大水人们都要抢着浇地,曾经有几年,邻村多次因挣水浇地发生过械斗,孩子们在大人们的闲谈中似乎也记住了仇恨,成了课间讨论的重大话题,于是,有事没事就约好跑到山水涧边与邻村的孩子互相扔石头打架,也不管是不是亲戚,一会儿对骂,一会儿冲锋,煞是壮观。他们过年走亲戚到巷里碰见了都不说话,坐在自行车后拽拽家长的衣服悄悄说,那娃与咱村娃打过架。家长们就吓唬着说,快些走,不要让人家撵你来,说罢赶紧蹬几下跑起来,惹得随行的其他人哈哈大笑。

    玉米带给了人们丰收的喜悦,那是勤劳的人们赖以生存的口粮保障,是一直朝前看的金黄色的希望。父亲隔段时间就把沤好的牛粪全部拉到口粮田里,一年两料庄稼,一料玉米,一料小麦,父亲下了功夫的玉米产量相对要高,每一棵玉米苗都是经过点种、间苗、灌粪、锄草,一点一点长起来的,虽是粗粮却十分珍惜。母亲每年都会粜些玉米换钱补贴家用。要过上好日子,父亲还是把希望寄托在那一料小麦上,每亩薄田里年年打下的几百斤小麦是家里最珍贵的细粮。

    每次磨面时,母亲在开头先撅一茬白面,单独装起来放在瓦瓮里,这些白面主要蒸成包子馍、大馄饨、花膜,村里有人家里娶媳妇、嫁女、立木上梁、走月过寿时当作礼品送去,全家人只有年节里才能吃上白面馍,偶尔能吃上一块,也是过事家里回礼打散的一疙瘩。撅了头茬白面,其余的磨出来就是红面,母亲有时拿少许白面裹着红面蒸馒头,改善伙食,多数情况下都是抹一篦子玉米面饸饹,隔三差五蒸一笼红面卷子馍,全家凑合着能吃到来年的麦口。母亲说我小时候不好好吃饭,那种红面做的面片,粗糙得从来递不进我的嘴里,母亲只能悄悄地给我这个小儿子做点好吃的细面才能养活,我至今不爱吃撅片面和宽厚的面,只爱吃细面,味蕾里一直记忆着那难以下咽的红面片味道。
avatar
198802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