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飘香的葱花旋儿——王月芳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2 10: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飘香的葱花旋儿

王月芳

那年,我家搬进了刚盖好的三间小北房里。一天中午,我刚推开门,就见爸爸在里屋准备做饭。只见爸爸将面和好后,切了一点葱花儿,再把那又小又黑亮的油罐放在案里边。

片刻,爸爸把面从盆里拿出,使劲揉好,切成小面疙瘩,然后用小擀面杖一擀,再用一个小油刷刷两下擀好的面片,上面撒些葱花儿,放点盐。爸爸又将手指弯起,从边上把面片往前卷,卷好后用双手握住面团,利索地拧着转了几转,之后放在案板上擀好。

看到这里,我心里暗暗一喜,知道爸爸是要烙旋子了。一想到能吃上那盼望已久香喷喷的油旋子,我心里美滋滋的,肚子里的馋虫争先恐后地往上蹿。

说起吃旋子,可不像现在。那时我已经十多岁了,吃旋子却是能数得来的事。还在老屋时,我们那大场里住着七八户人家,小伙伴也多。虽然我们玩跳皮筋、踢毽子、躲猫猫等游戏,可在吃上面并没有多少花样。早上是玉米面馍、蒸一碗菜,那时一年就靠生产队分的一点油,炒菜太费油,蒸菜只需滴几滴,沾点油就行。好多时候,午饭就是用开水把玉米面烫一下,揉好分成手能握住的两大条,放在一个小圆箅子上,一手抓紧长面条,一手拿刀将其切成面片,一边切一边用刀将面顺手推进大锅里,煮熟以后,捣点蒜泥即可。我只吃了一口,就不想吃第二口了。爸爸说:“月芳,快吃,这削片子饭好吃哩,咬着筋道。”可不管爸爸咋说,我还是咽不下去。

有时一年到了七月十五,大人会把平时攒的一点麦面拿出来,放点盐和椒叶,捏成小花饦饦,在大锅底处抹一点点油,用小锅锨来回翻腾着。那带着花瓣、烙得黄澄澄的小花饦饦就成了我们儿时的美味佳肴。我们当地有一句话“片片子(片片饭)省,棋子(捞面)费,吃了旋子卖了地”,可见吃旋子有多难得。

爸爸把旋子擀好后,我已把火生着了,手拉风匣“呼啦、呼啦”地响着。爸爸往锅底抹了一些油,用双手托起一个大旋子片,又往旋子上抹了一些油。那旋子片放进锅里时,发出“滋滋”的响声,瞬间香味儿四散,在满屋子里荡漾着。

第一个旋子烙好后,爸爸用刀切成小块,让我先吃。我一边坐在那儿烧火,一边吃着又虚又香的旋子,那真比过年还开心。

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家里吃旋子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直到如今,葱花旋儿想吃多少吃多少。前几天,我在路上碰到四爸,四爸对我说:“月芳,过几天咱家要上坟哩。”老远见到四爸朝我走来时,我心里就酸酸的,自从我爸去年八月十四去世后,我才见到四爸。听四爸这么一说,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爸爸的身影仿佛就在我眼前,那美味可口的葱花旋儿香飘悠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