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过年记忆——原国宝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 10: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过年记忆

原国宝

大年初一早上,吃过饺子,我带上妻儿、儿媳和孙儿回村拜年,按辈分逐家给长辈们磕完头,不由自主地来到老院门前。大年前,侄儿已将门楼打扫一新,贴上了红红的春联。望着门上的铜锁,我的脚步停了下来,但思绪却翻腾着……

熟悉又陌生的老院,承载了许多关于过年的记忆。

记得儿时,每到大年初一,天还蒙蒙亮,伴着稀疏的爆竹声,父兄们早早便起来祭神祭祖。灶神、财神、土地神、天地神和祖宗牌位前都点上了香烛,献上了麻花、花馍等祭品。穿上母亲早早在炕头焐热的新棉衣,我跑到院子里烤着旺旺的柏叶火,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焚香、柏叶燃烧的混合味道。母亲拉着我的小手,让我抱住院子里粗壮的香椿树,嘴里一遍遍念叨着:摇摇摇椿树,椿树椿树你别长,等儿长大你再长……

成年后,大年初一回家过年成了生活中的固定式,母亲包的饺子成了记忆深处定格的味道。

父母去世后,每年回家过年,大哥都会提前把老院里里外外打扫干净,贴上春联,大年初一再把老院门早早开起。我们都会在父母的牌位前焚香磕头,在父母住过的屋子里坐坐。

……

“去年大爸做了膝盖骨置换手术,今年在太原过年。”儿子提醒道。

噢,大哥手术后被侄儿接到太原疗养了,今年在太原过年。

妻子扯了扯我的衣袖,一家人朝着村口走去。抬头仰望,一轮红日在天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