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过年——姚红权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0 11: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过 年

姚红权

去年的农历腊月二十八,我回到老家陪爹娘过年。其时,全国疫情形势吃紧,我的村庄从大年初一开始,封村堵路,严防死守,禁止出入。我如一只归巢的倦鸟,正好借此收拢了翅膀,守候在老迈的爹娘身边,度过了一个漫长而幸福的春节。


我在老家整整滞留了一个月。这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幸运。我在大门紧闭、足不出户的日子里,免除了一切年俗交往,静静地守护着爹娘,陪他们在炕头上说话唠嗑儿,在小院里散步晒太阳,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尽人子孝道,享人间亲情。

转眼又要过年了,各地又开始严加防范,我的村庄已向在外游子发出了非必要不返乡和原地过年的倡议。恰好,我今年也不需要回村了,因为爹娘要把乡下的年,搬到城里来过了。

接爹娘在城里过年,是我和弟弟多年的心愿。这次爹娘同意进城,却不是他们转变了观念,看开了,想通了,而是现实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我和弟弟都在外工作,只有他们老两口儿厮守在老家,相依为命。在寒冷的冬季,他们就靠着电褥子和蜂窝煤炉子取暖,一年又一年,倒也习以为常,安然无恙。今年1月13日,农历腊月初一上午11时许,我突然接到姑姑的电话,她告诉我,因蜂窝煤炉子封闭不严,爹娘昨夜煤气中毒,正在乡医院救治。我放下电话,立刻踏上回家的归途。三个小时后,我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爹娘羸弱的样子,自责如一把尖刀扎得我阵阵心痛。幸好,爹娘病情不太严重,救治了两天便恢复了正常。

经历了这场劫难,执拗的爹娘变得听劝了,终于同意离开乡下的陋家寒舍,跟我们到城里居住。弟弟在运城有一处闲居,宽敞明亮、暖气融融,是专为他们准备的。进城的时候,爹娘把家里的苹果、蔬菜等杂七杂八塞了满满一车,累累的行囊里包裹了太多的恋土情结。

爹娘在哪里,哪里就是家。爹娘进城了,家就进城了。爹娘住进崭新的单元楼房里,再也不用每天早晨清扫院子,不用一桶一桶从水窖里吊水,不用烧柴火做饭,不用靠蜂窝煤炉子取暖,也不用担心煤烟中毒了。娘开始用电磁炉做饭,累了就靠在沙发上休息,爹铺开废旧报纸,端坐方桌前,又开始他的书法练习。弟弟一家时常过来看望他们,我离得远不能每周前往,但三两天一次电话问安,还是雷打不动的。爹娘的城市生活,就此开始。

年味越来越浓,可以肯定的是,有弟弟一家的精心照护,爹娘他们必定能在温暖的单元楼里度过第一个幸福的城市年。

过了这个年,爹就88岁,娘就87岁了。我为他们每人准备了一根精美的拐杖,我也愿意成为他们的另一根拐杖,支撑他们在幸福的生活里,行走得更稳健、更长远一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