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腊月集——梁冬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8 1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腊月集

梁冬

在我的记忆里,腊月集是一年中最热闹、物质最丰富的集。

我居住在河南、陕西、山西三省交界地的董社村时,这里阴历一、三、五逢集。每逢集市,总是热闹非凡。不过,腊月十五以后的集市才叫集,沿街两行,摊位林立,摊位后又是门店,卖衣服的、卖蔬果的、卖米面的……琳琅满目。

平时逢集,逛集的人不多,街头几乎没有摊点。进入腊月的集,人们要购置年货,所以沿街的摊点一层又一层。我们小伙伴算是最活跃、最忙活的了,因为要在街上抢地盘、占摊点,不过这些没有人注意,只有我们这些孩子才上心。天还没有亮,我与一位哥哥便起来了,拿着长凳,背着木板,用两条长凳、几块木板支起一个摊位,又去支另一个摊位。


忙活一个多小时,天亮了,要占领繁华地段的摆摊人就来了,我们把摊位交给他们。一个摊位一天挣两三毛钱,一天支三个摊位挣一元钱,我们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大约十点钟,赶集的人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来了,有的挎着篮子,有的背着布袋,而大多数人是背着手逛集的。腊月集人声嘈杂,只听摆摊人叫卖,路过的人不时扭头看看,孩子们跟在大人后面,听到“糖瓜子”“咯嘣脆”,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缠着大人要吃。

摆摊卖货的各出奇招,但要买的人免不了讨价还价。老年人、年轻人不管这些,有的是为吃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泡,有的是为吃一个香喷喷的饼子夹肉。现在很平常的羊肉泡、饼子夹肉等小吃,对于那时食物匮乏的人们来说非常珍贵。人们常常饥肠辘辘,能吃上窝窝头就不错了。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那惬意的剃头也是一景。一头热的剃头挑子,放在河边,一边是冷冷的木椅、明镜与剃头家伙什儿,另一边是火热的炉火与水锅。就这样,在一冷一热、一天一地、一谈一笑之间,手推剪与土木梳搭档,剃须刀与长条磨刀布厮磨。人们理完发洗头,只需将脸盆向河里一伸,便能轻松地提上清水,放在炉火里加热。剃头就是这样一种原生态的氛围。

腊月,人闲心也闲,中年人结伴来到朋友家,放下购置的年货,烫一壶酒,用一块豆腐搅碎成菜。小伙伴们从门外往里瞧,寻思着下一集抢占摊位的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