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母亲的爱 —— 刘红娟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30 08: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时候听奶奶说,我的父母结婚时,父亲牵着毛驴,母亲坐在驴背上,头上扎着长长的红头绳,身上穿着红红的出嫁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可美啦!

母亲不嫌父亲兄弟姊妹多,冲着父亲踏实肯干的品德,看中父亲是当年红旗中学的高才生,更爱慕父亲干事有一股子倔犟劲。婚后第一年梅花盛开时,我呱呱落地了。隔了两年大弟出生,由于母亲营养不良缺少奶水,可怜的弟弟是喝着玉米面糊糊长大的。后来,二弟出生时我家刚建新房,母亲下地干活,父亲外出找活,小弟常常一个人在炕角拥被而睡。生活艰辛,母亲用柔弱的肩膀,支撑起一家人的日子。

母亲是一位善良纯朴的好女人。父亲兄弟四个,二爸三爸四爸的生活更艰难,记忆中都是父母照顾爷爷奶奶的饮食起居。父亲是队长忙得见不着面,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就全靠母亲料理。母亲不仅要伺候公婆,养育我和两个弟弟,去生产队挣工分,耕种自家的责任田,还养了一头猪、两只奶羊,下雨天她还得上山刨药材卖钱贴补家用。

奶奶是三寸金莲脚,母亲怕奶奶不方便,所以包揽了家里家外的大小事情。有一次奶奶生病,母亲没等父亲回来,就一把抱起奶奶,坐上队里的拖拉机去县医院。在医院,母亲像女儿一样照顾奶奶,暖心安慰,端饭喂汤,擦脸洗脚,感动得奶奶对同房病友说,大媳妇比闺女都亲。

有一年连下几天大雪,院子里结了一层厚冰,70多岁的爷爷一不小心滑倒了,从此卧床不起。爷爷脾气火爆,贤惠的母亲却说爷爷是被疾病折磨身不由己,并且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给他做可口的饭菜。爷爷长期卧床必须勤翻身,端屎倒尿不说,大小便失禁是常事,可母亲从没嫌弃过爷爷,换下来裤子就赶快拿到村后大水渠里洗。天寒地冻,母亲用石头砸开水面的冰给爷爷洗裤子,手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母亲从没怨言。

母亲的任劳任怨,爷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深知我母亲的不易。母亲不分昼夜细心地照顾爷爷,又默默无闻地为这个大家庭辛勤付出,令父亲和他的兄弟姐妹都十分感动。

母亲上孝敬父母,下对弟妹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有一件小事,当年轰动了邻里乡村,一直被传为佳话。按风俗我小姑生下孩子要办满月,奶奶去世了不办也行。可我母亲硬是卖了两头猪,赶了好几次集,体体面面地给小姑按娘家妈的标配备好了丰富的满月用品。

2015年5月15日,母亲永远离开了我。听到这天塌地陷的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我挣扎着扑向母亲,撕心裂肺地呼唤着母亲,使出全身力气也没能唤醒她。

母亲,女儿会把您留给我们的爱,永远传承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