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回复

[感怀] 母亲的爱让我明白, 陪伴是 最好的孝敬

51 0
发表于 2024-6-1 11:26:42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你也知道,你们每个人就是妈活着的依靠,妈真的离不开你们。”

此时才体会到,我们做儿女的,纵然用尽各种方式感恩,又怎么能比得上普天下父母的心?

□冯建国

亲情是什么呢?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财富,寄托在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无时无刻伴随着我们。而每个故去亲人的背影,留给我们的都是无限思念。



中秋节的傍晚,阴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给人一种“雨打芭蕉”的凄凉感,容易牵起人的思亲之情。我手捧着书坐在书房里,望着父母亲的遗像,想起了昔日举家团聚的日子。正在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两个人的对话,一个问道:“天都黑透了,雨又下得这样大,还要出去吗?”另一个答道:“老妈一个人在乡下老家,就是‘下刀子’也要回去!”接着就是汽车起步的声音。我将视线转向窗外,雨滴敲打着树叶,目光尽头是如墨的黑暗,唯有刚才那句“老妈”的余音,还在雨幕深处久久地飘荡着。

很多未解之谜可用科学来解密,亲情是否也可以?譬如父母与儿女之间,仅仅靠血缘或情感的链接就可以破译吗?夜风轻轻地吹了进来,眼前的台灯化作油灯一般的模样,向着儿时的夜色照去。我几乎每晚都在灯下读书,但从没像今天这样烦躁,那一声“老妈”让我忍不住落下泪来,想到这辈子再也不能叫一句“妈”,心就像被撕裂了般难受。并不是所有东西失去了还能再拥有,是我在这一声“老妈”里得出的结论。

我们都是从叫“妈”声中开始,也是在一声声叫“妈”中成熟的。在我陪伴母亲走过的岁月里,母亲从来不让我离她太远,即使我到县城上高中,她都要隔三岔五步行着去学校看我。记得听到高考制度恢复的消息时,我兴冲冲地赶回家,不料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却一句话不说,将脸一扭,就出去了。等知道我在父亲“怂恿”下已偷偷考上大学后,母亲眼睛红红地浸满了泪水。我自知不能再惹母亲生气,于是就跑到县里的招生办,软磨硬缠地将志愿从太原改到运城的学校,毕业后又放弃去阎景师范学校任职的派遣,改派到我们镇里的初中教书。

屈指算来,我与母亲共同生活了40年,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也就40天左右。在这期间,我也曾回去过,还带了牛肉与虹鳟鱼。不巧因母亲去了县城赶集,我又有工作在身,就把东西放在了邻居家里。没想到次日早上刚上班,门卫老韩就打来电话说有人找我。等我赶到那后,只见桌子上放着我买的肉与鱼,母亲只留下一句“我不稀罕东西,要见的是人”,就逃也似的离开了。不久后我回县城出差,晚饭后急匆匆赶回家去。深秋的夜已有了些许的萧瑟,村庄深处传来几声犬吠,我突然感觉到有如山野般的冷寂。

我们家在村边上,树影里的大门虚掩着,院子里黑黝黝的,唯有窗户漏出一点点摇曳的烛光,我的心顿时纠结起来。自父亲去世后,两个妹妹也相继毕业并结婚生子,曾经充满欢乐的院落,只剩下母亲孤零零一人。她不愿跟我们进城生活,说是住在自家的院子里踏实,在城里人生地不熟的,不舒服。我知道生来极自爱的母亲是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宁愿自己忍受孤独,坚守着自己亲手建起来的家园。然而每逢周末,她总是坐在门前的墩子上,眼巴巴地盼望着我们归来。

不能怪母亲固执,是我们忽略了父亲去世后母亲的孤寂。我掀开挂在房门上的棉花绒毯,烛光里母亲盘腿坐在炕上,眼睛微闭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一尊塑像。没想到只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我顾不上多想,径直走到母亲跟前叫了一声“妈”。母亲知道是我,她早已从熟悉的开门声和脚步声中听了出来。然而她却没有丝毫动作,腿依然盘着,眼睛依然微闭着。我只感到心在颤抖,再一次提高嗓音叫道:“妈——”母亲依然如故。借着烛光,我看见母亲的脸颊好像抽搐了一下,眼角浸润着晶莹的泪珠。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位极坚强的女性。20世纪60年代,母亲的腿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脖子上还出了淋巴结。从不服人的母亲不顾身体情况,依然参加了村里组织的百亩小麦收割比赛,并且还夺了红旗。即使在父亲去世时,她也是镇静自若,井然有序地操持完父亲的丧事,又从容地安排了两个妹妹的婚事。那时候生活虽然沉重,但却始终未曾压折母亲这棵生命之树。然而年复一年,如刀的岁月无情地雕刻出生命的年华,在我们浑然不觉中,母亲真真切切地老了,再不能用她那灵巧的手指,去精心梳理那一辈子抚弄的土地……

然而,我们却让她独守“空巢”,孤独地生活在心灵的荒漠里。我负罪般地向前挪了一步,伸手扶住母亲的肩膀说道:“妈,我回来了。”母亲依然没动,只是眯缝着视力不太好的眼睛,仿佛审视陌生人似的盯着我,嘴角翕动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扔下一句:“建国,你是不是走错门了?”母亲嗓音不大,我却如五雷轰顶般地跪倒在炕沿前,拉起母亲的手使劲地拍打着我的脸颊,哽咽地说道:“妈,我错了,今天要打就打,想骂就骂,儿子以后再不会了。”

母亲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我只觉得她浑身在颤抖,抽噎得也更加厉害。我向前挪了挪,将脸颊伏在母亲的腿上,任母亲的泪水落下来……直到外面起了风,母亲才止住抽泣,轻轻地推开我站了起来,端起蜡烛向厨房走去。我急忙站起来搀扶着母亲,再三解释说已经吃过晚饭。母亲根本不理会我,只是低着头不停地做。她先是择好葱、剥好蒜,接着从墙角的瓦罐里取出几颗鸡蛋,又从院子红薯窖里取来几片油炸豆腐。那豆腐肯定有些时日了,颜色已变得深暗。母亲知道我喜欢吃油炸豆腐拌粉条,所以每过一段日子,都会炸些豆腐等我回来。

母亲把一切都做好后,又抱来柴火准备生火做饭。我不再吭气,垂着手站在母亲身旁,仿佛回到了儿时放学归来的场景,只是明显地感觉到,母亲的手脚远不如当初那么灵巧了。借着烛光,我看见母亲那只受过伤的手腕上,青筋像一条条僵硬的蚯蚓蠕动着。我的心再一次战栗,一把拉住母亲的手说道:“妈,您歇一会儿,让我来。”母亲这一次住了手,又眯缝着眼睛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会做吗?”我知道母亲只要开了口,便是饶了我,就忙堆着笑脸说道:“妈,会的,这不都是您教的。”

母亲无言地笑了,我却哭了,母亲终于原谅我了。我点着了灶膛里的火,一边拉着风匣一边添着柴火,火光一闪一闪地。母亲一定是看到了我脸上的泪花,半晌无言,她转身从橱柜深处取出香油,低头调着菜。直到我把水烧开后,母亲又冲泡了一碟子芥末,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按说这一段日子,你姊妹几个也经常回来,但妈心里却总是不瓷实。说实话,没见到你的面,妈总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知道,你们每个人就是妈活着的依靠,妈真的离不开你们。”母亲说着又哽咽起来,而我也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这一次倒是母亲先止住哭,还帮我擦去眼泪。夜静悄悄的,房间也静悄悄的,母亲静静地看着我吃饭,仿佛在欣赏一件自己亲手制作的工艺品。那顿饭我吃得好慢好慢,喉咙里仿佛被棉花团堵着一样。然而,那顿饭却是我平生吃的最香最甜的一顿,在浓浓的饭香里,我品尝到了母亲的艰辛,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暖和伟大。原以为十分孝顺的我,此时才体会到,我们做儿女的,纵然用尽各种方式感恩,又怎么能比得上普天下父母的心?



月亮爬过树梢,水一样的月光洒在炕上。母亲依然盘着腿坐在炕头,皱纹里藏满了笑。母亲是那种笑不露齿的人,这种表情已是平日里很难见到的事了。我心里高兴极了,和衣躺在母亲身边,将头枕在母亲腿上。如水的月光里,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年代:摔倒了有人扶起,回来晚时总有一盏灯亮着……我与母亲谈工作收获,谈家长里短,谈我们姊妹几个的家庭,谈她孙儿外孙们的成长变化……那一晚上,我们几乎是彻夜未眠,直到鸡叫头遍时,我才朦朦胧胧渐入梦乡。

等我醒来时,母亲已经做好早饭,打好了洗脸水,守着我吃完饭后,又送我到公路边。母亲一路都没有说话,直到看见客车来了,才感伤地说:“我知道你们忙,不过忙得都没时间回家转上一圈?我也不图你们什么,就是想和你们见上一面,说上几句话。下一次回来,能不能把晓晓和瑞瑞也带着,就说奶奶想他们了。”母亲的声音很凄婉,如深秋倒伏的茅草不胜冷风的蹂躏。那一刻我鼻子一酸,咸咸的泪水流进了嘴里,我急忙扭过头,将泪水轻轻地拭去,转过来时虽然已满脸堆笑,但总觉得很不自然。乍起的风,吹起母亲散落在额前的白发,昔日的青丝已如枯草般失去色泽。

太阳出来了,把母亲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望着母亲日渐苍老的脸和更加佝偻的身躯,我无言以对。在母亲慈祥的笑容里,我似乎读出自己隐藏在心底的“小”来。

是的,不能否认我们的忙,忙事业、忙家庭、忙自己的前程。但是扪心自问,我们在工作之余不也陪过妻上街购物?不也陪过儿女们去公园游逛?不也陪过朋友们吃喝玩乐?难道我们就真的忙到抽不出一点时间,去看望独居“空巢”、望眼欲穿盼儿孙们归来的父母吗?我反复地诘问自己,直到母亲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从此以后不论多忙,每个星期我都会赶回家陪伴母亲。

人生就是由无数个情节构成的一本书,诸多往事皆已化作过眼云烟。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然而那个晚上的情景却始终铭刻在我心头。每每想起,总如蜗牛负重爬行一般,依然是无尽的内疚和自责,真的好想时光倒流,守在母亲膝前再长长地叫一声“妈”。母亲离开了,我才悟出已失去了避风的港湾,无处再寻母亲,才知道生活里的一个归宿永远地消失了。然而我也知道,在我的生命之旅中,始终沐着祥和的云光,那是母亲对我始终如一的关爱与佑护。
avatar
255949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