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王文平:为母亲做拐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15: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为母亲做拐杖

作者:王文平

午饭时分,去老屋陪母亲聊天。

老狗猫熊见了我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嗅嗅我的裤腿,温热的舌头舔舔我的手,缎子一般的皮毛在我的裤腿上蹭来蹭去。

“真乖!”我轻吹着口哨,抚摸着猫熊的脑袋,惹得猫熊撒起欢来。

“都说你多少次了,不要逗狗,你就是不听,看把你的裤腿弄脏了吧。”

母亲说着顺手从门边上拿起一根棍子指着猫熊训斥:“你走不走?说不说你都是皮皮的。”棍子在地上噔噔噔使劲地跺了几下。

猫熊支起身子,看着母亲手中的棍子,又看了一眼我,慢慢地向后院挪去。

“妈,看您,为了狗生气,不值得吧?咱家猫熊乖着呢。”

“我才不生气呢。我最讨厌狗蹭人了,嘴上吃得脏脏的,在人裤腿上乱舔乱蹭,你不嫌洗衣服麻烦呀?”

母亲说着把棍子靠在门边上,也不知是母亲没有放好,还是地面太滑,棍子“哧溜”一下子滑在了地上。

我赶紧把棍子捡了起来递给母亲。忽然发现,母亲老了,佝偻着身子,蹒跚着挪步,拄着棍子的手微微颤抖着。

“妈,我给您做一根新拐杖吧。”

“不要,我拐杖多着呢。”母亲说着指了指厨房前靠的一根棍子,“你看,我那根还是桃木的呢,辟邪。大门口靠的竹棍,出门我会拄着。我手里这根光光的,拄着也美着呢。”

我不再言语。我知道,在母亲的心里,孩子就是一切,余下的事情都可以将就。即使是做一根简单的拐杖,母亲也怕麻烦到我。

趁着午休的功夫,我爬上了中条山高高的山梁,翻下了幽深的峡谷……我要在大山里寻找一根适合为母亲做拐杖的好木棍。

正在寻找的时候,手机发来一条微信:“文平,你去哪了?都三点多了咋还不见你上班?”

哎呀不好,忘了上班了。心里一急,急忙折返。转眼又一想,都三点多了,现在还在后山,返回工地最快也要四点。既然迟到了,那就给公司请个假,安心在山里找寻木棍吧。

大山里到处都是低矮的灌木丛,做木棍的材料俯拾皆是,弯的、直的、粗的细的、长的、短的,应有尽有……可就是找不下我心中的那一根木棍。

太阳下班了,我也该下山了。木棍,依然在它该在的地方,静静地等着今生最有缘分的遇见。

回家看到母亲拄着旧棍子,颤巍巍地走着。我着急了,做拐杖的那一根棍子呀,你在哪里?

每天午休的时候,我都会辗转在山梁幽谷仔细地搜寻每一丛灌木、每一个枝杈。我不相信,找一根做拐杖的木棍真的就这么难?

一星期过去了,心中的拐杖依然在我心中,木棍的踪迹毫无进展。我都打算退而求之了。

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回,我信了。

“王工,你中午过来检查一下我们修的步道可以吗?”电话是一个包工头打来的。

就在检查步道的时候,一个工人顺手提起一丛刚挖出的灌木,准备扔沟底。

“等会……”

不知是第六感还是冥冥中的天意,我接过了准备扔向沟底的灌木。

我的运气真的太好了!

我从灌木里面选出了一根期待已久的木棍。我要做一根漂亮的拐杖,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专属于母亲的拐杖。

晚上回到家,打开煤气炉,在火上慢慢地温烤,待到弯曲的地方发热,就把木棍别在门槛下塑型。折腾到半夜,前期工作告一段落。

一连三个晚上,拐杖基本定型了,剩下的就是精工细雕地打磨了。我们行内有句俗语:干活容易成活难。

第四天午休,我走进木工房做拐杖。就在最后一道工序——打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自己不留神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正常运转的打磨机忽然一偏,直接打到了我左手的大拇指,瞬间鲜血直流。我并没有慌乱,埋怨自己不小心,把打磨机关了。见血流得太厉害,心里想着,骨头应该没事吧?

擦去了半卷卫生纸,依然止不住血。最后不得不用绳子扎住手腕,一只手扶车头骑着摩托,一溜烟下山到了镇卫生所。

医生检查后说:缝五针,打一针破伤风,包扎好,两天换一次药,总共二百六十块钱。在家里休息一星期,一星期后来医院检查一下。

我的乖乖,二百六?太多了吧?两天我才能挣二百六,还要在家休息一星期,这损失也太大了!

我知道医院不是讨价还价的地方。“医生您好,那您给我止住血,贴个创可贴就行啦。”

医生不同意,我一再坚持,最终花了五块钱完事。下午照常上班,一点不耽误事。晚上回到家,用手工细细打磨拐杖。左手大拇指,除了有点疼,其他倒没什么。

第二天晚上,母亲拿起了新做的拐杖,仔细地抚摸着,满脸的皱纹里溢满着幸福。妈,您知道吗?这拐杖,已经和您儿子血脉相连了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