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王秀峰:我的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9 10: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的老师

□王秀峰

我是1972年恢复中考的第一批高中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白猫”还是“黑猫”,在“学而优则仕”这句至理名言的催化下,我成了一名“中举”的秀才,徒步十余里,走进了牛杜中学。

两年的中学生活,亦属半农半读,农田里摘棉花,修路,校园农场托土坯,勤工俭学以换取每月能吃上只有几片肉的蒸碗,在学到一定知识的同时,更强壮了身体。

带过我们的老师很多,讲台上他们口若悬河,恨不得让我们继承他们的浑身解数。但让我记忆犹新的一次风潮,将两位老师牢牢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数学老师王开政,浓眉大眼,颧骨高高,行走沉稳,代我们平面几何,上课时带着教案和一个硕大的三角尺。每当王老师在黑板上画图时,台下会有调皮的同学在搞小动作,每次王老师都会迅速转身用手中的粉笔头准确无误地砸在这个同学的脑门上。


他风趣地告诉我们,他是用平面几何的知识来定位的。他的和蔼风趣,让我们对他存着满满的敬意和亲切。

当时全县学大寨,平田整地,教育也要为农业服务。王老师带领我们去上里村工地,坡上坡下勘察,计算着转移的土方,教我们如何能利用坡度省力,多、快、好、省地搬坡造田,我们也学得很有兴趣。就是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老师,写了一首诗。

炉中煤,

我羡慕你的精神,

温暖照耀着别人,

自己却化为灰烬。

我心想这首诗写得多好啊,煤燃烧了自己供我们取暖和照明,他把平凡写成了伟大,把生活写得耐人寻味。王老师的脑壳怎么会有这么多智慧。

谁知第二天下午,我的语文老师卫老师贴上了“一评炉中煤”的大字报,文中写到把革命战士的大无畏精神,比喻像煤一样黑,都化为灰烬,是对英雄人物的污蔑。

这件事当时在全校掀起轩然大波,知识缺乏、涉事也不深的学生们各抒己见,我也想替王老师辩护几句,回想起当时,愚昧和无知的确让我们激动过。

沉默了几天的王老师提笔回应,“从唯物主义观点看,《炉中煤》文章中谈到的不是诋毁和丑化英雄人物,是一种文学的修辞手法”。回击就有反击,由此卫老师炮制出像电视连续剧一样的“十评炉中煤”,从王老师的出身、历史等方面入手,可以说是“口诛笔伐”,自己写累了,让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写,大字报贴满了教室四周的砖墙。

现在想起来,是那么荒诞可笑,精神上的敏感,让我们以井底之蛙去看待事物,特殊的年代让人们的思维扭曲了,煤这种燃料是不具备阶级属性的,根据物质不灭定律,转化是它自己的本能,而在那个年代,任何人和事物都要冠以阶级的属性。两位老师的PK,最后也没能划上谁输谁赢的句号。

赞美的人沉寂了,慷慨激昂批评的人也无声无息了,在我的脑海里留下这段,苍白但需要深思、可笑但值得推敲的故事。

如果我的同学和老师能够看到这篇文章,能从历史的长河中勾起记忆:善良和真理在那个年代糊涂了,我们也追求过错误的东西,历经沧桑之后,应该有一股透彻的清醒。


我不是评价两位老师的对与错,而是在那个年代,他们都有一个自足的精神世界,谁都不能超凡脱俗吧。岁月让我们褪去年少的轻狂和浮躁,我们对生活热爱时又曲解了多少人性,生命成熟着我们的修养。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