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古人如何品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4 10: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古人如何品茶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这是陆羽的《六羡歌》。本无意成为诗人的茶圣,不经意间竟赫然诗人之列。不仅如此,他还大步甩脱众多骚客,不朽于《全唐诗》中。伟哉!不鸣则已,一鸣则天下惊。黄金为质的华贵器皿、白玉做成的夜光酒杯算得了什么?与我一点也不相干,一点都不令我羡慕。至于入朝为官、富贵名利这些与浮云无异的世俗荣华,我自然更不会羡慕了。

唯一令我羡慕,且终生不易的是那故乡的西江之水,日夜不息地流过恩重如山的师傅身边。此诗字数不多,其意也并不难懂,而能卓尔不群、具有无穷生命力的原因在于情真。史载,陆羽“少事竟陵禅师智积,异日在他处闻禅师去世,哭之甚哀,乃作诗寄怀。”真诚可动天地,精诚可开金石。以此烹茶,茶香如何不沁人心脾?以此参茶,怎能不深得茶之三昧?《茶经》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也就毫不奇怪了。

“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曰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这副闻名遐迩的楹联掩映在似乎并不出众的林海亭内,为人间仙境的西湖更添了几许人文的魅力。西湖龙井久负盛名,此茶色绿、香清,似乎无味,实则至味,太和之气,彻透肺腑,乾隆青睐有加,特封之为御茶。

然而,此茶又非彼茶,或曰言在茶,而意在茶后边的那个形而上的东西。它是赵州禅师的“茶”,是抛却一切分别执著、超脱物我、了悟如未悟的那碗“茶”。

“武侯遗种泛金瓜,老味犹欢普洱茶。留盏攻心延汉祚,纶巾羽扇大江斜。”普洱茶产于云南,茶汤澄黄浓透,香气醇厚持久,历来为人们所钟爱。由于历史悠久,声名远播,当地茶农遂以三国时期的蜀汉丞相诸葛亮为其引种者,其根据就是诸葛亮《出师表》中的一句话:“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没有人烟的荒蛮之地居然长出了这样的宝贝,不是大仁大德的诸葛丞相还能是谁呢?所以,长期以来,滇人皆坚信不疑,普洱茶的“茶祖”就是诸葛武侯。饮着这样“非同凡响”的茶,感受着这样深厚的积淀,浸润着武侯精神的甘霖,还有比这更为享受的美事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