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晋南反攻和“三打运城”战役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5 11: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晋南反攻和“三打运城”战役
晋南反攻和“三打运城”战役
晋南反攻和“三打运城”战役
1946年,国共全面内战爆发后,面对国民党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党中央和毛泽东作出了不以一城一地得失论英雄,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略抉择。经过从1946年6月到1947年2月8个月的作战,国民党损失兵力达71万,用于第一线的兵力从117个旅下降为85个旅,战线长与兵力不足的矛盾更加尖锐。国民党蒋介石集团被迫从1947年3月起停止对解放区全面进攻,转而重点进攻山东、陕北两个解放区。

在晋南地区,1947年3月,蒋介石调走胡宗南第一师等7个旅,以进攻陕北。这样,晋南地区20多个县的广大地区,胡宗南只留下3个旅外加7个团,加上阎锡山的地方保安部队,只有3万多人担任守备任务,兵力明显削弱。

此时,晋南地区的解放军兵力已明显占优。为了配合西北野战军作战,从侧翼打击、牵制重点进攻陕北的胡宗南军队,保卫革命圣地延安,中共中央军委致电陈赓指挥的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要求迅速向临汾以南和禹门口、风陵渡方向前进,相继夺取晋南三角地带一切可能夺取的地方,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

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和部署,晋冀鲁豫第四纵队、太岳军区主力和太岳第二、第三军分区地方部队共5万余人,在支前参战的134个民兵连和6万余群众的全力配合下,由陈赓、谢富治、王新亭、王鹤寿等指挥,于1947年4月4日发起晋南战役。

策应陕北,连克晋南多县

1947年4月初,陈赓率晋冀鲁豫第四纵队从太岳根据地沁水、安泽等地分路兼程西进,扑向预定目标。

4月4日,太岳军区二十二旅和二分区部队包围翼城;沿曲(沃)高(平)公路西进的十旅则直出同蒲铁路要隘曲沃蒙城。4月5日,攻克翼城和曲沃蒙城、高显。4月6日,第四纵队十一旅攻占晋南重镇侯马,全歼胡宗南部3000余人。二十三旅包围晋南三大要塞之一的曲沃城。随后,十旅从蒙城、高显渡汾河西进。4月7日拂晓,第四纵队主力部队趁夜色掩护渡过汾河向新绛县城出发,5点零1分,部队发起攻城。3小时后,解放新绛县城,敌“爱乡团”团长、县长被活捉,守敌700余人无一漏网。

4月7日解放新绛后,第四纵队十旅直奔河津,县长燕鹏程闻讯,当晚即率“爱乡团”、警察局等地方武装500余人弃城而逃,只留1个排在台头庙固守。8日凌晨1时,第十旅到达河津县城附近,台头庙敌军闻风而逃,河津解放。

4月10日,十旅又抵达荣河县城附近。12日22时,攻城开始,共俘敌500余人,毙200余人。13日荣河宣告解放。

与此同时,太岳军区部队先后解放稷山、万泉、猗氏、绛县等县城。

4月6日下午,太岳军区部队第二十四旅从曲沃县西许村驻地出发,4月8日晨6时到达稷山县城附近。8时,攻城战斗打响,经40分钟激战,俘敌1270人,毙伤100余人,缴获各种武器1500余件。稷山解放。

4月10日,第二十四旅七十团拂晓包围万泉县城。11日,团长兼政委谭云保指挥二营攻入城内,经过1个多小时的战斗,毙敌50人,击伤80人,俘敌500人,县长赵济斋逃往运城,万泉解放。

猗氏县城是运城的军火库之一,守敌1000余人,城墙坚固,并有鹿砦等障碍物。4月9日,太岳三分区部队发起进攻,首战未能奏效。太岳军区第二十四旅打下万泉后,也来支援。14日1时攻城开始,守城敌人依靠坚固的城墙和优势的火力,负隅顽抗,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仍未攻破城池。前线指挥部重新调整部署,于晚7时发起新一轮进攻。在城西,七十一团首先炸开两道鹿砦攻入城池,分两路向纵深发展。经过激烈巷战,敌人纷纷溃逃,有百余人从城西北角坠城逃跑,被七十二团截获。县长李正平也被抓住。15日10时战斗结束,共俘敌900余人,缴获迫击炮2门,轻重机枪、**300余支,**13万发。

4月15日,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部队收复绛县。

至此,晋南战役第一阶段任务完成,共攻克10座县城,打破了蒋介石在晋南的防御体系。

夺取风陵渡,威逼潼关

为了给敌军以更沉重的打击,切实减轻我军在陕北战场的压力,在取得晋南反攻第一阶段的胜利后,陈赓命令第十一旅、十二旅、二十二旅及太岳第三军分区部队在1947年4月16日迅速突进,直下风陵渡,威胁秦晋豫三省要冲潼关,威逼胡宗南的关中后方。

在解放军强大攻势的压力下,胡宗南令整编第四师师长多文光率部从关中渡河东援。17日,其八十五旅从风陵渡渡河;第十旅从吴王渡渡河。21日,第十旅3个团进至嵋阳、西堡以及太范、王景一带,企图夺取猗氏县城。

太岳军区二十四旅和第四纵队十一旅奉命围歼敌人。4月22日,二十四旅进抵嵋阳镇附近,向敌人发起强攻,战斗持续至4月24日中午13时,号称胡宗南“御林军”的第十旅主力二十八团被全歼,俘敌副团长李英以下官兵1200余人,毙伤300人,缴获战防枪4支、美式火箭炮2门、迫击炮10门、重机枪12挺、斯登手提式枪40余支。

胡宗南二十八团被全歼后,震慑了盘踞在临晋的阎匪军,他们惊魂落魄,不战自溃,于23日弃城西逃。临晋解放。

4月24日,四纵十一旅奉命急奔解县。解县是山西第七专员公署所在地,守敌700余人。25日战斗打响后,三十二团一营利用夜色掩护首先攻占西关,扫除了解县城的外围阵地。下午5时开始攻城,三十二团三营在炮火支援下将城门炸开,突进城内占领专员公署。三十三团也由东门攻入城内。城内守敌在两面夹击下,弃城向西北方向逃窜。解县宣告解放。

4月22日晚,太岳第三军分区司令员王墉率部队向虞乡县城进发,23日拂晓,攻城部队进抵城下,连发3炮未有还击。原来,城内守敌已在前一天闻风逃跑,攻城部队直入城内,虞乡宣告解放。

4月24日,太岳第三军分区五十六团解放平陆县城。

4月25日,敌永济县长得知解放军逼近城下,带着全家老小渡河逃命,城内守敌不战自溃,永济也宣告解放。

太岳第三军分区五十六团解放永济之后,奔袭风陵渡,歼敌千余人,缴获**1200余支、战马6匹、炮弹5万余发及其他军用物资。

4月26日,在太岳第三军分区五十六团的配合下,太岳军区第十旅和第十三旅38团攻克闻喜,歼敌470余人,缴获粮食14万石。

4月29日,太岳军区二十二旅在政委朱佩瑄、旅长查玉升指挥下,分东、西、北三路进军芮城。芮城宣告解放。

至此,晋南战役第二阶段夺取风陵渡、威逼潼关、断敌晋豫联系的任务完成,太岳三分区的县城大部分解放。胡宗南、阎锡山余部不得不龟缩于安邑、夏县、运城3个孤零零的据点,等待援助。

扩大战果,一打运城

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根据晋南战役的发展形势,于1947年4月26日致电晋冀鲁豫军区,要求“乘胜相继攻取运城”。

于是,晋冀鲁豫军区命令太岳军区,除留第三军分区部队监视临汾守敌外,二十二旅、二十三旅由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率领西进吕梁,晋冀鲁豫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率十旅、十一旅、十三旅等4个旅围攻运城。

28日,陈赓在夏县水头镇召开各旅负责人会议,部署攻打运城计划。

运城是晋南三角地带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同蒲铁路由城北穿过,公路四通八达,又是连接晋豫陕三省的军事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这里还囤积着国民党策应西北和中原战场的大量军用物资,又有驰名中外的潞村盐池。解放运城,可以封住晋南门户,切断山西敌人南逃去路,对牵制胡宗南部、配合西北野战军作战有着重大意义。

随着晋南大部分县城的解放,运城这时进一步变成了各种反动势力汇集之地,有阎锡山政府的两个专署和十六个县政府的官员,有不少逃亡来此的地主恶霸。防守运城的,有阎锡山十四专署下属的两个保安团和盐警队、特务营等3000余人,以及胡宗南第四十九团、青年军第二〇六师两个团和中央军炮三团的两个连,汽车六团等部。胡宗南又增援来整四师两个旅4个团(一个团在临猗嵋阳镇被歼),运城守军共8个团万余人。

除人数众多的守军部队外,敌人还在城内加修了钢筋水泥工事,并设立了通电流的铁丝网,埋设了地雷。

5月3日凌晨4时,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第十旅首先向运城北部敌重要据点羊驮寺飞机场发起攻击。担任主攻的第二十八团由东面突入,第二十九团在西面策应,第三十团则佯攻羊驮寺村和北营房。主攻部队很快突破敌人的三道防线,爆破组炸倒机场围墙,并夺下敌人18号碉堡,当日中午即占领飞机场,守敌青年军第二〇六师二旅三团大部被歼。

随后第四纵队包围运城,原拟在攻打飞机场的外围作战中,诱运城守敌出援,歼其一部后乘机攻城。但战斗中敌人死守城池,不敢出城增援。攻城部队遂改变计划,以第十一旅攻打西关,第十二旅攻打东关和南关,第十三旅攻打北关,并负责截断运城与安邑的联系,以第十旅作预备队。

5月7日,攻城战斗打响。经过4天激烈战斗,歼敌千余人,击落飞机1架,占领西关、北关,并控制了东、南两个攻击方向的要点。由于敌人城防坚固、火力强大,我军第一次攻打运城无果。

此时,中央军委决定人民解放军主力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作战,晋冀鲁豫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决定,在刘伯承、邓小平率领下强渡黄河、挺进大别山。第四纵队要执行挺进豫西的作战命令,遂停止围攻运城,12日撤出战斗。第一次攻打运城结束。

晋南战役从4月4日开始至5月12日结束,共历时34天,太岳军区部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共歼敌2.2万余人(包括生俘1.47万人),解放25座县城,控制了同蒲铁路南段赵曲镇至风陵渡220公里的铁路线,控制了黄河重要渡口禹门口、吴王渡、风陵渡及茅津渡等,将敌人压缩到运城、安邑、夏县等几个孤城内。

晋南战役有效地钳制了胡宗南在陕北的军事行动,有力地支援了党中央和西北野战军在陕北的作战,对于粉碎国民党军对陕北地区的重点进攻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二打运城,撤围打援

在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南渡黄河挺进敌后打到外线后,晋冀鲁豫军区正式创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任命王新亭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下辖第二十二旅、二十三旅、二十四旅。第八纵队组建后,执行党中央关于我军第二年作战的策略,即“以一部分主力和广大地方部队,继续在内线作战,歼灭内线敌人,收复失地”。

1947年秋,由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徐向前指挥,我军第二次攻打运城。

此时,防守运城的敌军有胡宗南第三十六师一二三旅三六九团,第十七师八十四旅二五〇团,炮十一团二连(有榴弹炮4门),国防部汽车团(有汽车120辆),阎锡山部队保安第五团、十一团,另外还有由运城3个专署、16个县政府人员及逃亡地主恶霸等组成的杂牌部队,共计1.2万余人。

敌军的防御工事在原来的基础上也有加强,以高碉、野战工事组成交叉火力网,构成三道防御阵地。第一道为警戒阵地。它以城外一两公里内的一些村庄为依托,利用坚固房屋与高地,构筑高碉堡、伏地碉堡。各碉之间以交通壕连结,各阵地均可得到城上和城内火力支援。第二道为前沿阵地。它由环城18个支撑点组成,各支撑点中筑有高碉,以此为中心向四周伸出梅花形伏地碉堡,以暗道相通。阵地前沿再围以外壕、铁丝网、鹿砦等辅助防御物,并布设地雷区。第三道便是城墙和市区主阵地。城墙高15米,由砖石砌成,城墙外有深、宽各8米的外壕,城墙上和城墙外有大量明暗火力点,构成护城火力网。城内主要街道筑有巷战工事,并有4个炮兵阵地组成纵深防御体系。同时,城内囤积了大量**和食品。

9月下旬,徐向前完成攻打运城的部署,决定以第八纵队、晋绥独立第三旅和太岳三分区部队等担任主攻,以另一部兵力扼控三门峡、茅津渡、风陵渡等黄河渡口一线,阻击胡宗南部的增援。

10月8日,第八纵队二十三旅、二十四旅和晋绥独立第三旅以及太岳军区第三军分区基干团等部,从东、西、北三面包围运城,开始第二次攻打运城。

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刚由各分区地方武装升编而来,不仅武器装备落后,而且缺乏大兵团作战和攻打城市的战术素养及战斗经验,但在二打运城时,第八纵队打得非常英勇。经过数日激战,运城外围据点基本肃清。10月18日,运城飞机场被解放军攻占。至11月8日,我军全部拔除敌人城西、城北两面护城据点,进抵距城墙150米至200米处。

在地面突围无望、空中路线被截断的情况下,胡宗南急调陇海路上的钟松4个旅外加雷文清团,增援运城。11月13日,敌军从灵宝、陕县分两路北渡黄河,向运城扑来。运城前线指挥部遂决定撤围打援,派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二十三旅和第二十四旅、吕梁军区独立第三旅进至西南的平陆。同时,王震率领的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由陕北到晋南休整,也奉命加入打援序列。

打援部队在平陆龙源、柳沟、杜马等地先后歼敌3700余人,迫使敌人一部分撤回,但也有一部分窜进运城,与守敌会合。

三打运城,运城解放

二打运城,攻城未克,打援又未全歼敌人,部队情绪受些影响。

徐向前为此致电第八纵队司令员王新亭,认为“攻克运城,对解决财政,巩固晋南,支援南进部队、西北战场,作用很大”,要求第八纵队进行休整后,“与来晋南休整的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王震部配合作战,第三次攻取运城”。

1947年12月,晋冀鲁豫军区决定组成运城前线指挥部,由王新亭任指挥部司令员,王震任政委,统一指挥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晋冀鲁豫第八纵队和晋绥独立第三旅、太岳三分区部队。

运城前线指挥部在充分分析了运城的敌情和形势后,决定由西北野战军二纵两个旅从运城西关至马家窑段攻击突破;晋冀鲁豫八纵两个旅和吕梁独立旅两个团,由北门攻击突破;太岳军区3个团在茅津、太阳渡、沙窝、风陵渡、吴王渡沿黄河一线担任打援任务。

12月16日晚,各攻城部队到达各自指定位置。17日晚,三打运城开始。担负攻击任务的各部队向敌阵地展开猛烈攻击,守敌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和优势火力,负隅顽抗。

运城外围战打得异常艰苦,经过7天的外围阵地争夺战,各旅分别攻下南郊14号阵地、城西南马家窑阵地、城北纪念塔、面粉公司以及火车站等地,摧毁了敌人主要防御阵地。扫清敌外围据点后,解放军把前沿阵地推进到离城垣外壕30米处。

前线指挥部原定25日发起总攻,但23日接到情报,胡宗南又调钟松部4个旅北渡黄河,准备增援运城。接受二打运城的教训,必须抢在援敌到来之前破城。于是,指挥部将攻城时间提前到24日,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晋冀鲁豫第八纵队分别由西门、北门发起总攻。虽然战士们英勇无比、不畏牺牲,但由于敌人城防工事坚固,火力强大,采用云梯和跳板根本无法靠近,解放军的炮火也不足以轰开城墙。前线指挥部在充分研究的基础上,决定采用坑道爆破法打开城墙缺口。

坑道爆破的任务由打曲沃城时用过坑道爆破的第八纵队二十三旅担负。第二十三旅六十九团的勇士冒着敌人的炮火,分批进入外壕,在寒风刺骨、冰水盈尺的泥浆中强行作业。经过26日一夜的努力,终于将坑道挖至北城门楼下,并将1500公斤**填入坑道。

27日晚,一声巨响,北门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缺口,突击部队迅速突入城内。但是敌人又用猛烈的炮火轰击,封锁了突破口,第二梯队被隔绝在城外。围绕缺口,敌我双方展开殊死争夺。王新亭亲临第二十三旅指挥部,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再次打开突破口,命令第二十四旅予以增援,加入争夺突破口的战斗。第二十三旅和第二十四旅在付出了巨大牺牲之后,牢牢地控制住了突破口,后续攻城部队源源攻进城内。

紧接着,运城西门也被攻破。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主力从西门冲进城内,经过激烈巷战,当夜将守敌1.3万余人大部歼灭,28日7时战斗结束。由运城南门逃出的3000余敌人在平陆七里坡,也被晋绥独三旅和太岳第三军分区部队一举歼灭。运城获得解放。

28日夜,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独六旅,又乘胜解放了安邑县城。

第三次攻打运城战役持续了12天,歼敌1.3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94门。

第三次攻打运城胜利后,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和晋冀鲁豫第八纵队相继转入外线作战,开赴解放全国主战场。运城又被国民党、阎锡山短暂占领。至1948年1月,敌人在形同孤岛、四面楚歌的运城难以立足,度日如年,被迫撤离,从此运城永远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对于运城的解放,毛泽东主席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在1948年12月30日发表的《将革命进行到底》中这样写道:“战争在第二年(一九四七年七月至一九四八年六月)发生了一个根本的变化……同时,在攻克石家庄、运城、四平、洛阳、宜川、宝鸡、潍县、临汾、开封等城市的作战中学会了攻坚战术……人民解放军已经不但能打运动战,而且能打阵地战。”

晋南反攻战役和“三打运城”战役,在解放战争史上具有重大影响:一是有力地配合了西北野战军在陕北的作战,为保卫党中央作出了直接贡献。二是人民解放军从攻城中学会了城市攻坚战。三是有效配合了刘邓、陈粟、陈谢三路大军挺进敌后。四是为我军解放大西北和进军大西南打开了通道。

南 辽/文
162785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