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人物] 文道宏,长津湖战役中的垣曲人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11-11 16: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电影《长津湖》,为我们还原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援朝战士坚定保家卫国的信仰,在零下四十多度的极寒天气里,卧冰藏雪,用生命换取新中国的安宁。参加这场战役的第九兵团有15万人,其中就有不少我们运城籍的官兵,垣曲籍的文道宏就是其中之一。

文道宏,运城市垣曲县古城镇人,1937年1月参加牺盟会,同年11月参加八路军,1940年2月入党,1950年11月入朝参战,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26军88师262团政治处主任、副政委。

88师赴朝的第一战便是长津湖战役。

长津湖战役刚开始,20军、27军分头围歼敌人。26军是第九兵团的总预备队,一开战便发现兵力不足,难以围歼,指挥部便急令26军参战。12月3日,26军部队奉命南进,当时他们距下碣隅里南独秀峰阻击阵地有70多里,88师师长吴大林、政委龚杰带领262团、263团为第一梯队开进,师直和264团为第二梯队。他们白天分散隐蔽,夜里徒步行军,进入长津湖地区时,遇到零下三四十度的酷寒。战士们穿着从华东带过去的单鞋及单薄的棉衣,五六天吃不上一口饭,在没膝深的大雪中艰难行进,指战员体力消耗很大,冻伤减员增多。部队在没有向导、没有翻译、缺少粮食的情况下,还不断遇到敌机轰炸,师长吴大林的吉普车被炸翻,警卫员被炸死。他们凭着不太准确的地图,12月6日赶到阻击地点时,有的美军已经突出包围,他们只好在冰天雪地里追击敌人,263团很快失去了战斗力。

262团情况稍好些,赶到阻击阵地时,正好截住一股敌人。冰天雪地中来不及构筑工事,262团战士匆忙展开战斗队形,用血肉之躯阻击美军的坦克大炮。当时没有一架反坦克武器,战士用生命送的炸药包在美军的密集火力下无法递送,美陆战一师五团一部在多架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突破重围。文道宏和团长张元和带着部队顺着美军逃跑的路线继续追击阻截。

美军全是机械化部队,行军速度很快。我们战士只有利用美军休息和睡觉的时候,用腿多赶路。12月7日8时,从南隅里南逃的一股敌人进入262团阵地。当敌人进入上坪里1营阵地时,1营立即发起攻击。1营长陆玉桢率领全营战士向敌人反复冲杀,不幸英勇牺牲;3连连长刘金佐冒着敌人的炮火,奋不顾身跳上敌人行进中的坦克,他站在敌人的坦克上拉开顶盖,把手榴弹扔进去,又迅速地跳离。就这样,他接连炸毁两辆坦克,最后壮烈牺牲。此战毙伤俘敌102人,击落敌机3架,击伤敌机2架,击毁敌坦克2辆、汽车1辆,陆玉桢、刘金佐被追认为一级战斗英雄,军部通令嘉奖了262团。

长津湖一场血战,打出了3个“冰雕连”,分别是20军177团的6连、180团的2连,还有一个就是27军242团的5连。但在262团,也有很多冻死冻伤在阵地上的战士,这不是平时说的冻伤,是彭老总说的“脚都冻黑了,手一扒拉,肉就掉下来露出骨头,耳朵一抹就掉了”的冻伤。

这场战役,全军冻死人数高达4000人,冻伤人数28954人,26军战斗减员14000人,严重冻伤的就达7945人。战争就是如此残酷,文道宏所在的88师是3个满编团,这场战役结束后回来时一个团都凑不满了。文道宏所在的262团出发时是3500人满编的主力团,回来时仅剩下750人。这还是88师里情况最好的团,好多人不是战死在沙场,而是在冰天雪地里冻饿而死。

88师严重减员后被缩编为一个团,指挥权交给了262团团长张元和及代政委文道宏,88师的师长、政委及263团团长一起被撤职,后被降级使用。262团是全师里面打得最艰苦也是最好的团,262团改编为26军特务团后,文道宏也由副政委提任代政委。

1951年4月1日至20日,特务团在宝藏山、君子洞、种子山参加第四次战役,先后与美25师、24师激战,共毙伤敌人1600余名。

5月30日,特务团移驻洗铺里以西,修筑洗铺里至佳丽州的急造军路。他们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日夜抢修,直至8月4日工程竣工。通车典礼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26军特务团“抗美援朝开路先锋”的锦旗。

特务团还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的平金淮阻击战,在上甘岭后边的五圣山打防御战,在阵地与敌浴血奋战230天,打退敌人进攻105次,歼敌1000余人,战功卓著,被志愿军总部授予“抗美援朝先锋团”称号。

回国后,文道宏担任26军77师230团政委、副师长、参谋长,26军76师副政委,守备25师政委,1955年9月被授予上校军衔,1967年后,历任江西省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江西省委副书记、书记(当时设第一书记)等,2002年3月逝世。

史光荣/文
82776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