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二打运城——三打运城概述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7-11 16: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二打运城——三打运城概述

(二)


二打运城,八纵成立。


攻占机场,空中阻敌。


吕梁三旅,初战获胜。


爆破组长,壮烈牺牲。


第八纵队,战地取经。


反复演练,斗志大增。


争先支前,民工大众。


小小军鞋,战场扬名。


撤围打援,条山阻击。


主席来电,安慰鼓励。


    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谢兵团挺进豫西,打到外线后,晋冀鲁豫军区决定组建第八纵队,以便在内线作战,策应陈谢大军外线作战。

    1947年8月1日,第八纵队在襄陵县张厢村成立,王新亭任司令员兼政委,周仲英任副政委,张祖谅任参谋长,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3个旅,即第二十二旅,旅长查玉升,政委朱佩宣;第二十三旅,旅长黄定基,政委肖新春;第二十四旅,旅长王墉,政委王观潮。

    9月9日,中央军委向徐向前、滕代远发出指示:“第八纵队目前任务是歼灭运城出扰之敌,不使该敌增援陕县、灵宝、阌乡以利陈谢大军之作战,并保障其后路安全。”

    9月10日,晋冀鲁豫军区发布“第八纵队主力攻取运城”的命令。

    9月中旬,王新亭司令员命令二十四旅先行,迫近运城外围,严密警戒运城之敌,开始围困运城。

    由于被围困,敌人由陆路调兵增援豫西的企图未得逞,拟改用飞机从运城空运部队。10月18日,由二十四旅七十一团组织强大火力轰击运城飞机场,半小时解决了战斗。运城飞机场再次被占领,敌人空运部队的企图也落了空。

    据统计,9月上中旬,围困运城部队发动大小战斗13次,有力地支援了陈谢兵团和西北野战军的作战。为此中央军委于9月19日电示王新亭司令员,“最近时期有力牵制临汾、运城两敌起了极好作用。在今后陕北、渭北作战时,仍望全力牵制两地区的敌人”。

    10月8日,王新亭司令员奉命率领八纵二十三、二十四旅,吕梁独三旅及太岳三分区部队,从东、西、北三面,再次围攻运城。当时,运城守敌的城防工事外围以高、低碉野战工事组成交叉火力网,以50米高的砖石结构城墙,深宽各8米的护城外壕,加上城墙上、城墙中、城壕外筑有大量的明暗火力点,构成护城火力网,组成被称为现代化的城防工事。然而,八纵装备技术很差,只有两门旧炮,其中一门还是用牛车拉的,撞针很短,要用撅头打一下炮屁股,才能打出一发炮弹。但战士们英勇顽强,斗志昂扬,更有人民群众做坚强后盾。

    吕梁独三旅第九团部署在城西王大村以南,该团一营的主要任务是歼灭马家窑之敌,二营的主要任务是攻击敌9号集团碉堡群阵地。

    11月5日,九团团长胡定发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进行战前动员。他说:“我晋绥野战军首次和太岳军区老大哥并肩作战。我们虽然只有一个旅,但代表的是西野三纵,因此初战必胜。9号碉对我攻城影响最大,我们必须把这个钉子拔掉……”不等团长说完,二营营长张守鹏就抢先表态:“保证打响第一炮,为西野争光!”各连纷纷请战,争当攻击9号碉的先锋。特别是五连崔鸿瑞连长和林斌指导员,讲了各种有利条件,硬是把任务抢到手,全团以二营五连为先锋,展开了攻击敌9号碉的战斗。

    11月8日晚上11时,随着攻击信号的发出,整个运城西南角成了一片火海。乘火力对敌形成的有效压制,五连首先以爆破方式,在敌布雷场和铁丝网中开辟了通路。爆破组长史文珍首先爬上敌阵地,用连续爆破法,先后炸掉9号主碉和3个伏地碉,紧接着突击队登上敌阵,消灭野战工事中碉内敌人。午夜12时,当爆破组撤回连指挥所,为这次60分钟攻克敌阵,无一伤亡的重大胜利欢欣鼓舞时,发现敌人9号碉内又有机枪射击,说明该伏地碉还没有彻底被摧毁,于是五连连长决定立即进行二次爆破。经过第一次爆破的史文珍同志,两眼通红,一寸多长的头发直竖,全身的衣服在通过铁丝网时,被撕成了布条。他坚决要求再上,并亲自捆好了炸药,沿原来路线迅速跃入敌阵,一举炸毁敌人复活的伏地碉,占领了阵地。但史文珍同志头部负伤,满脸是血,经包扎抢救无效,壮烈牺牲。五连指导员林斌同志也被打掉一颗牙齿。上级为史文珍追记大功,为林斌指导员记了功,攻克9号碉的事迹和经验都在报纸上作了报告。

    11月11日,八纵各旅团长和主管作战的参谋人员,来到吕梁独三旅,听取了该旅九团主攻营长张守鹏的经验介绍,当日黄昏后,又亲眼观看了独三旅顺利打下的城西北角靠南的另一座敌碉,很受启发和鼓舞。各旅团长回到自己的阵地后,运用独三旅的攻碉经验,反复演练,对各自所攻击的目标再次发动进攻。经过一夜激战,二十三旅攻克面粉公司,二十四旅攻占城东天神庙13号阵地和2号阵地的一半。独三旅继续扩大战果,又攻占了城西的两个集团阵地。

    攻运战役开始后,广大农民积极支前,自愿为部队准备粮草,运送弹药,做军鞋,抬担架,挖战壕,护理伤病员。部队修工事需要木板,群众纷纷将自己家的门板卸下送到前线。离运城最近的安邑县就捐送门板67935块,户均1.5块以上。还有大梁、檩条、椽子和其他木料数万件,铁锨、撅头、木梯、大绳、苇席、被子、麻袋、锅、碗、桶、笼等各种生产、生活用具 100多种。各县支前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堆成一座座大山,仅门板就达17万块。当时运城附近的不少村庄,都是夜不闭户。一位前线随军记者感慨地报道:“这哪里是17万块门板啊?这是广大晋南人民对解放军的希望与信任……”地处运城以北的寨里、翟底、古村、杨包等村农民还把为老人准备的寿木抬到运城前线,30副用上等柏木做成的棺材,更是对战士奋勇参战的巨大鼓舞。

    在这次攻运的东郊阵地上,某部五大队正在进行土工作业,碉堡里的敌人不断袭扰,突然一颗手榴弹落在李延贵和李志明、赵国文中间。李志明奋不顾身地踩住弹头,挥手让赵隐蔽,并伏在李延贵身上作掩护,刹时,轰地一声,手榴弹爆炸了,但李志明的脚没有炸伤,因为他穿的是人民群众为子弟兵做的鞋,鞋底特别厚实坚硬,敲起来梆梆地响。李志明舍己救人的精神感动了全大队,同时,他那只鞋也出了名。

   11月12日,已攻下运城外围7个集团阵地,西北两面攻城的主要障碍基本扫除,已迫近西北城墙100多米处。为了早日攻克运城,尽量减少损失,一方面发动政治攻势,一方面开展以登城作战为目的的战场练兵活动。就在要发动总攻之际,胡宗南将原拟调陇海路南的钟松部4个旅撤回,北渡黄河,增援运城。上级首长果断决定,放弃总攻,除留少数地方部队继续围困运城之敌外,八纵和吕梁独三旅全部撤围打援。并指示王震率领路过晋南休整的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协同打援。

    11月18日晚,各旅奉命撤出阵地,分头向中条山南麓运动。八纵和二纵各旅从张店上中条山,经过一夜急行军,于19日早晨8时占领平陆县杜村、马村以东的一带山地;吕梁独三旅经盐池、土地庙上山,占领杜村、马村以西的山地。19日黄昏,运城前线指挥部(简称“运城前指”)决定,发扬夜战特长,命令各旅夜袭平陆马村至柳沟一线,力求歼敌一部或大部。于是,二十三旅强袭马村、杜马及杜马村垣上之敌,二十四旅夜袭柳沟及其以南之敌,吕梁独三旅则向神屹塔、桥寺屹塔、七里坡敌人展开攻击。经过通宵激战,各旅分别歼敌一部,未达到预期目的。

    21日夜,前指又决定以西北二纵为主,配属八纵二十四旅七十一团,再次强袭杜马之敌,经过终夜激战,又毙伤敌一部分。两夜打援作战,共歼敌3700余名。由于这一地区沟壑纵横,以致未能全歼增援之敌,使一部(雷文清部)得以窜入运城,与守敌会合,破坏了的攻城阵地。

    二打运城未能成功,打援又未能全歼,一时造成广大指战员情绪低落。王新亭司令员主动向中央军委作出书面检讨。但从战略上来讲,二打运城调动了敌人增援部队,打乱了蒋介石在西北和陇海线上的作战部署,对外线主力作战是有力的策应与配合,使蒋介石也感到棘手和头痛。因此,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央军委给八纵和王新亭同志复电说:“攻运未克,打援又未全歼,在指战员中引起一时情绪不好是很自然的。但我军精神很好,一二次仗未打好并不要紧,只要你们虚心研究经验,许多胜仗就在后头。望将此意向指战员解释。”毛泽东的回电使广大指战员放下了包袱,鼓舞了斗志,成为三打运城夺取胜利的强大思想武器。

7650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