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家乡的老槐树(散文)_彭建国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8-27 10: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家付家庄坐落在涑水河畔的峨眉岭下,是水头镇一个交通闭塞的小山村,全村共1200多人,善良淳朴的父老乡亲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这一方水土养育了我们。

在老家村中间的大道边沿,长着一棵老槐树,槐树有多老?没人知道。打我记事起,老槐树就那么粗壮,伟岸参天,枝繁叶茂。树身虽然长空了,但依旧傲然挺立,历尽沧桑而不衰,年年吐嫩芽,岁岁发新枝。

繁茂的枝条绿叶,遮荫了九米宽的路面和路边宅院的半边。老槐树像一位忠诚的卫士,守护着村民,守护着村庄,滋润着这里的百姓,承载着村民们旧时岁月的辛苦和今日生活的喜乐,记录着我们小山村的沧桑变化。

老槐树下,是乡亲们劳作之余温暖的港湾。在酷暑的夏日里,老槐树的枝叶更是格外茂密,一层层严严实实,犹如一把巨伞。三伏天的午后,别的树被炙烤得似乎有些招架不住,而老槐树面对毒辣的烈日却显得更加沉稳、从容,让人更觉得它葱笼苍翠。

槐荫下,两鬓斑白的老妇人戴着老花镜认真做着针线活,温情脉脉的年轻小媳妇坐在玉米皮拧成的蒲团上喂孩子,放了学的小学生趴在石板上做功课,大黄狗、小花猫则在老人身边舔瓜儿。各种家长里短在这里汇集,各类笑料在这里登场,大家完全没有了年龄、性别、辈分的界限。

人们在这里可以放声大笑,放肆大嚷。吃饭时,树下更是热闹非凡,这儿就是村里天然的饭场。附近的乡邻们都曾在树下吃过饭,他们端着粗瓷大碗,自发聚在树荫下,呼哧呼哧地吃着,忽然“啊——嚏”一声,不知是谁猛吸了一口粉皮子,浓烈刺鼻的芥末辣味使其美美地打了个喷嚏,鼻涕眼泪都呛了出来,顿时惹得众人哈哈大笑,整个树下一片欢腾。

老槐树下,成了村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如今,我虽然居住在县城已有10多个年头了,但每次回到老家,都忍不住要到老槐树下站一站,坐一坐,和父老乡亲们拉拉家常,侃侃大山,总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和感动。

那份令人陶醉的轻松、闲适的感觉,像吃到老伴做的葱花油饼一样惬意,让我轻松了许多,烦恼、忧愁、焦虑一时间都不见了踪影。大家有说有笑,感到了久违的快乐。

老槐树下是孩子们的乐园。男孩们蹦蹦跳跳滚铁环、打棒子、拍猴子;女孩们叽叽喳喳跳皮筋、顶格格、踢键子,玩得津津有味。更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有时会爬到树上捉迷藏。偶尔,树上谁家的娃子撒尿,洒落在树下对弈的老者头上,便会引来一声怒骂:“你个猴崽子!”此时,树叶里就会传出一阵“咯咯咯”的笑声。而冬季的雪天,这里更是孩子们的世界,我们在树下打雪仗、堆雪人、追逐着、打闹着……

大槐树上洪亮的钟声,总是把人们思想上的那根弦绷得很紧很紧。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至今,我回想起来仍然感慨万千,难以忘怀!老槐树下的最后一次热闹是生产队的牲畜下户。那天,所有的牲畜都被牵到树下,全队的各种农具整齐摆放在路边,估价,抓阄,直到夕阳西下,所有的牲畜和农具才各归其主。

如今,改革开放大显成效,村民生活有了改善,槐树下又成了村民们中午小憩、晩上闲聊的好去处,自然也就成了本村的“新闻中心”。大家在一块说着收成、讲着趣事、谈着新闻、话着家常,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老槐树如同一位百岁老人,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静悄悄地站在村子中间,默默无语,静视着自然界的风云变幻,历尽磨难,饱经沧桑,坚守着一方水土,活成了一种传奇,活成了一种精神,见证着人世间的兴衰更替。

如今,老槐树任岁月几多风雨,依然坚守如初,依然坚强地矗立着,越发欣欣向荣。

春天一到,老槐树总能焕发出蓬勃的活力,长得那么苍翠,那么葱笼,那么旺盛。它不卑不亢,只有奉献,没有索取,用树根亲吻大地,拿树叶拥抱天空,为人们遮风挡雨,遮挡骄阳,见证着故乡如火如荼的新农村建设,经历着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承载着乡亲们的美好希冀,承载着我童年的乐趣和梦想。

每次回到老家,我总爱到槐树下看一看,坐一坐,就像坐在老妈的怀抱里一样,心里有了归属感,灵魂就找到了栖息地,那些静好时光里的珍贵回忆,让我穷极一生去细细回味,难以忘怀!

79294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