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花嫂(文章)_张冰梅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8-19 15: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们河津汾河以北,“花嫂”是从古至今对兄长媳妇的一种尊称,有如花似玉的嫂子之意。后来也有人家为了增进亲切感,给兄长的媳妇叫姐,但总感觉没有花嫂更彰显其身份。家里有几个嫂子的就唤作大花嫂、二花嫂,排位再后的或本家的嫂子就在花嫂前面加上名字来称呼区分。我家男孩就哥一个,且排行老大,所以我们四姐妹就一个花嫂。

都说婆媳之间、花嫂与小姑子之间,关系不太好处,但在我家却不是这样的。

花嫂中等个头,相貌平常,朴素大方。花嫂娘家是我们本村寨里巷的,她与哥成亲是两家父母相互看好一早就“钦定”的。

花嫂是穿着一身桃红色的中式绸缎棉衣,骑着一匹头戴大红花的枣红色“宝马”,与骑着棕红色高头大马的哥一前一后,穿街走巷,在喜庆的敲锣打鼓声中嫁入我家的。当时我与几个关系要好的同班姐妹是迎亲的旗手,亲自见证了这一神圣而“盛大”的婚礼场面。记得那年是1983年,是哥从师范毕业后分配在乡村初中任教两三年之后。其时,我们姐妹四个除了大姐,都在读初中或小学,家里极其拮据。

父亲自部队复员后,与母亲在家务农,土里刨食,常入不敷出,供哥哥上学已是捉襟见肘,勉强维持。哥毕业参加工作后,全家的经济重担自然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他每月的工资,除了给自己留点必要的生活费,其余的全部上交父母,供几个妹妹上学及家用,婚后亦然。花嫂自打嫁过来,对此从没半句怨言,更未产生过一次要分家单过的念头,而且她把结婚时买的唯一的家电——黄河牌黑白电视机一直放在父母这边,方便全家人看,后来更换了新彩电,添了洗衣机也是如此,直到三十多年后搬了新家才给自己置办了新的电器。

花嫂初到新家,就放下新媳妇的架子,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里,与哥同甘共苦,与这个崇尚书香之气的家庭休戚与共。多年来,五间北房一隔两半,哥嫂与父母同住一个老院子里,一个灶头吃饭,一个锅里搅稀稠,吃喝从不挑剔,干活从不叫累,与哥共同支持我们姊妹上学,然后才考虑修院扩宅的“家庭大计”,几十年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花嫂朴素,鲜少讲究穿戴。她的衣服不是于集市上拾掇大布头自己做,就是专挑物美价廉的买。农闲时,花嫂很少外出游玩,不是忙手头针线就是围着灶台转。花嫂自幼受家庭熏陶,制作纸花技艺娴熟,一有空闲便做些纸扎活补贴家用,长年累月积攒了些腰酸手麻的小毛病。

哥哥最初在他乡教学时,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花嫂一人默默挑起两人重担,农忙时与家人全力投入田间劳作,春种秋收,顶过一个男劳力。平日里,她帮母亲操持一日三餐等家务。早些年,家里担水、拉土、铡草、挑粪,花嫂样样不落,并很快主动接过母亲肩上的“锅灶”担子。一大家子人,蒸馒头就得两天一小蒸、三天一大蒸,小蒸是包子或菜卷之类的,大蒸是一大锅五篦子几十个馒头,从起面、揉面、团馍到烧火、上笼蒸,一整套流程下来很费力气。花嫂心疼母亲,宁可拉哥搭把手,也坚决让母亲退居“二线”。

花嫂豁达开朗,勤快干练,因聪敏好学,样样活计得心应手,有模有样,是父母里里外外的一个好帮手。花嫂“心大”,难得糊涂,从未因家庭琐事与我们几个小姑子发生过争执,为我们姐妹几个安心读书创造了良好的环境,提供了极大的支持。自二姐、三姐与我先后考上学校分配了工作、两个侄女前后考上大学后毕业成家、最小的侄子学业有成后,父亲才终于松了口气,同意并支持哥与花嫂在新宅基地上建起了自己的新家。

花嫂泼辣爽朗,直言快语,但她从没在父母跟前大声说过话,更别说与父母红脸、拌嘴;凡事首先尊重父母意见,有不同见解时也是和颜悦色采用征求的方式表达;父母有个头疼脑热,她比哥还要着急,还要上心。

长嫂如母,花嫂对我们四个小姑子的贴心周到有时真让我们意想不到。每次回家,不论逢年过节与否,不论回来的人多少,不论她自己是否有事,花嫂都要亲自做一桌老家特色美食招待我们,每餐变着花样,走的时候再给我们带些回去,家里的土特产、蒸的馒头、炸的油饼、捏的猫耳朵,自己腌的咸菜、酿的酸菜……应有尽有,如果我们长时间没回去,她就托人捎,用快递寄,闲暇时不定期给我们每家各扎几对鞋垫、钩几双毛线拖鞋、纳几双布凉鞋、做几条土布床单被罩、缝两床新棉被……家里的女孩子到了结婚年龄,她亲手缝制的包嫁妆的红包袱已准备妥当,每个都配上精致的蝴蝶结,很是亮丽。在外的我们经常收到的这些来自嫂子的贴心福利,足以慰藉我们漂泊在外的缕缕乡愁。

二叔、小叔家老老小小哪个有事了,不论事情难易,都少不了花嫂作为我们姊妹的代表与哥一起忙前忙后招呼的身影。

花嫂在邻里间人缘极好,门口巷里谁家有事,她是随叫随到,有始有终;花嫂心灵手巧,裁缝、编织、厨艺均无师自通,让人叹服,小到孩子们的衣服鞋袜的裁剪、缝纫、编织和饭菜的料理,大到家里或邻居们“行情”与年节里捏花馍、炸麻花、做花灯,她都能独立完成,是村里人眼中的“多面能手”。谁家有事来请花嫂,她都爽快应承,不计报酬不说,甚至不惜搭上自家的材料为主家理事。和睦乡邻,也是良好家风的一种体现,父母本是这样的人,所以对花嫂的做法甚是赞许。花嫂经常用自己的“胡辣”性格化解掉邻里之间和家庭内部的一些大小矛盾。

父亲耄耋之年患半身不遂后行动不便,花嫂与哥陪伴在侧,帮母亲一起悉心照顾,从未远游,直到六年多后父亲去世。在她与哥的孝行感染下,六年里,侄女、侄子一回到家便对他们的爷爷关怀备至,贴身陪伴,照顾起居、喂饭喂药,侄子甚至细心到睡觉都与他爷爷的手牵在一起。父亲走后,花嫂担心母亲孤单,陪她一起住,早晚间嘘寒问暖,做好一日三餐送到她跟前,给她报名参加村里人共行的旅游团,陪她一起出去散心,并装潢好在县城买的商品房,一应物品准备齐全,让母亲住进去。如今,母亲住在县城的单元楼里,冬暖夏凉,环境舒适,去周围广场锻炼或去超市购物等都很方便。村里有人家过事时,花嫂会提前安排人接母亲回去热闹。她的妥帖,让我们身在他乡工作、生活的姐妹几个安心而放心。

今年,村委会表彰孝老敬亲模范与抗疫救灾先锋,花嫂位“好媳妇”之列。

看着花嫂身披红色绶带,手捧金灿灿的奖牌,家人们由衷地为她高兴,纷纷在“爱的港湾”亲人微信群里送上鲜花对她表示祝贺。5月25日,河津市电视台“百姓连线”栏目组专程到僧楼老家以花嫂为“好媳妇”代表,对她进行了专访,哥与老妈也上了镜头。节目中,朴实的花嫂句句平常的话却直入人心,她对记者说:“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作为晚辈,我理当孝敬老人,而且婆婆待我像闺女一样亲,对娃们个个都好,我更是要加倍对她好。在这个家,我不但自己要孝敬老人,还让孩子们都这样去做,把良好的家风一代代传下去。”

“国风之本在家风,家风之本在孝道”。国与家,人与人,温馨是和谐的纽带,社会和谐、家庭和谐,离不开万千最美“花嫂”。

78968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