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三月春雨贵如油 (散文)——张冰梅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3-17 14: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月的天气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白天还风和日丽,傍晚一阵疾风呼啸而来,歇斯底里狂吼了一夜,天明时分,一场被这感性的风召唤的春雨便沙沙而至,叮叮咚咚敲开了三月的门扉,闯入了人们的梦乡。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三月的春雨的确贵如油!你看,那田野里,苏醒的青苗正舒展筋骨,张开大嘴,尽情享受春雨的滋润,它们要把一冬的寂寞枯燥统统抛掉。青青的麦苗通体挂着明晃晃的雨露,欣欣然欢笑着,与春天深情相拥。那一片片柔软起来的褐色泥土,张开全身的毛孔,让这如琼浆般的甘霖渗透进自己的肌肤、胸膛,膨胀起浑身的血脉,给周身注入生命的活力,酝酿一个又一个蓬勃的希望。

那一树一树的杏花也在春雨中酣畅地快活着,她要抖落一肩风尘,裁出细叶,孕育一个甜蜜而实在的梦。“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细密的春雨在春风中斜织着,欢唱着,惹得太阳也忍不住撩开雨帘,钻出云层,看燕雀们在这湿漉漉的春天里亮开嗓子,旁若无人地尖叫着、互相应和着,忙碌地追逐着,在树枝间跳跃,在湖面上飞蹿,偶尔一两只调皮的小鸟倒挂在垂柳梢头,一边荡着秋千,一边于湖面揽镜自照。一池烟柳笼翠,不知是翠染绿了雨,还是雨打湿了翠,都是这春天美好的诗意所在。好多不知名的小草努力地拱破地皮,争先恐后地向春天报到,急吼吼地要占据这春天画面之一角。

荠菜、蒿苗、蒲公英等嫩苗在一场春雨中茁壮起来了,它们丰满的腰身一嘟噜一嘟噜地拥挤着,在麦垄间、田埂上排着队,或捉迷藏似的躲在枯枝败叶底下,等待着与有缘的人在春光里邂逅,成为他们餐桌上的一道美味。

春雨,也唤醒了我儿时的记忆:雨天里炊烟是贴着地面走的,焦黄的烟雾在细雨迷蒙的院子里四散游走,母亲奔忙其间,被呛得直咳嗽,却像个被生活的鞭子抽打着的陀螺停不下来,屋里屋外为一家人的一日三餐操劳着。我拿本小人书坐在厨房的灶锅前,呼啦呼啦拉着风箱,有时还会大声地唱几句蒲剧或刚学的新歌解解闷,灶膛里的火苗被我鼓动着殷勤地舔着锅底传递热量,直到饭菜的香味替代满院忧郁的浓烟,弥漫在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小院子里。一家人一边在房檐下支开小桌吃饭,一边赏雨。院子里的泥土地被小雨淋得发亮,有的地方积了小水塘,三两只鸡会踱过去喝水,一低头一抬头间喝得很是优雅。父亲擦拭好的农具整齐地摆放在小柴房下,一场足够的春雨后,他会扛去翻地或锄地保墒。“清明前后,栽瓜种豆。”母亲的菜畦里,土地已翻好,单等这场及时雨惠顾后着手点豆种瓜、培苗莳秧。我吃过饭,嘴一抹,拿出前两天泡好的葵花子,戴上草帽,拎起父亲专门为我们小孩子打造的小锄头,在院子里各畦菜地的埝畔上,每间隔一尺刨开一个小坑,点上水,然后把已撑破壳努出芽的葵花子放进去,再用土轻轻掩埋好,然后美滋滋地等待它们从一两片叶的小苗,到抽杆开花,长出一个个金灿灿的“大脸盘”,微笑着朝迎旭日升,晚送夕阳归,最后奖励给我一个个沉甸甸的可以抱在怀里啃好久的“奖章”。我从这个过程里品味到“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快乐与期待。

每年的春天里,都有一场接一场的春雨,来润泽这扎根于春天的希望,讲述一个个春天的故事。人勤地不懒,只要怀揣梦想,脚踏实地去耕耘播种,经过一季的孕育成长,定会收获一个繁花似锦的秋。

如今,父亲已离世好几年,母亲已搬到县城的商品房居住,哥嫂也随同前往,家里的地便交由别人去种。老家的房门紧锁着,院子里的菜地荒芜着,一畦韭菜地与紧邻的草莓地草盛苗稀各自随意生长着。那些农具依然闲置在柴房一角,还有妈妈那两辆由舅姥爷亲手制作的纯木工纺车,高高挂在门房的墙壁上好多年了,想必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在流淌的岁月中,它们静默地等待着有朝一日被送进历史博物馆,等待着即将被化为一股文化传承的春风,唤来一场催促发展但不忘弘扬勤劳俭朴传统的春雨,来滋养浸润我们心灵的家园。

春天里,雨是赶着场落的,花是赶趟儿开的。一场及时雨过后,梨花白,桃花红,菜花黄,田野里群芳争艳,竞相媲美,一片生机盎然。踏青的人群陆续走入春的长镜头里,留下春风般最美的笑容,留住青春最靓丽的倩影,留住一个又一个别样的景象。

三月春雨贵如油,点亮一朵又一朵花开的声音,催促我们珍惜春天这大好时光,迈开勇毅的脚步,笃行致远,蕴力前行,去迎接前方全新的、可期的未来!

152862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