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晨钟暮鼓话运城——黎建月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5 10: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晨钟暮鼓话运城

黎建月

周末,走出家门,乍看见复修一新的运城鼓楼及附属的小广场,霎时眼前一亮。

何不趁此“扩写”一下这鼓楼、这钟楼,和这元明清民国时期的古城、这古城的城墙、这潞村的词条?

那时,小城不大,被高耸厚实的城墙围成了方方正正,棋盘似的。

哈哈,不去“哥德巴赫猜想”了,我也只是一枚老运城的“后生”。不如一起学习本土老作家王雪樵先生的《河东文史拾零》吧。

运城始建于何时?

清人鲍道明《卫民祠记》语:“运司有城,自至元二十九年始。”

乾隆版《解州全志·安邑运城志》亦说:运城周围九里十三步,计一千七百丈,高二丈,池深七尺。元至正二十九年,那海德俊建,名凤凰城。

那时,河东的价值在盐池,盐政管理的司盐官分驻于安邑、解县两县城。而“运城”,还只是姚暹渠附近的“潞村”、四方民工的聚邑地吗?

解盐使姚行简“绘图献议,始立司于池北之路村”。自此,“运司有城”,运司盐业才有了一张自己的“办公桌”。

一切的发生,正是今时本人所居住的潞村街。只是,那时潞村还没有城垣,一哄而起的盐业营生,一派繁荣,难免招来扰攘,滋生盗贼。为了确保国家的盐税收入和商业利益,便有了那海德俊向朝廷请准建城的一出。

“时”投入兵员2500人,民工不计其数。“至元末”城周九里十三步,广袤各四之一,高二丈四尺,厚丈余。如此,一座新城规模初具,为了感念帝德,更名圣惠新城,时公元1356年。

可怜,元朝短命,“土围子”的新城,无砖、无楼、无瓮城,更像个屯兵营,也只好由明、清掏腰包来“装潢”这个还显粗线条的运城了。

至明天顺二年,盐运使马显重修了城墙。至正德六年,御史胡止将城墙增高数尺,也将原先的五城门改作四门,并镶嵌砖雕款:东曰“放晓”,西曰“留晖”,南曰“聚宝”,北曰“迎渠”。

东,放朝霞进来;西,留夕阳余晖;南,聚盐池之宝;北,迎姚渠之泽。一腔多么浩荡的浪漫主义情怀啊,我的小城。

今天,可能有些市民已经留意到,这些“豪横”之词,一并被临时征用在了当今鼓楼的四方。

那时,小城还未加上砖石。之后,又经过嘉靖的御史卢焕、初杲、余光、沈铎、何琼、陶谟等击鼓传花多手更替,才包裹上了砖石,修筑了四门重楼和各城的角望楼。至此,“运城”才像个运城的样子。

至于城名何时改作“运城”,王雪樵先生推断:当为明初洪武年间。既是改朝换代了,元时所赐的“圣惠”自然要被终结。又既然是运司所居之城,便金口玉言,就“运城”吧。

无不遗憾且可惜的是,那之后,时髦了几千年的城池营垒之装扮,被纷纷下架束之弃之,加之战火催生,一时间燃遍全国。于是,这个方方正正、规规矩矩的小城城墙,也未能幸免,坍塌于1947年。

今天,若有人定要“赤壁怀古”,那便是今时东、南、西的环城路了,北墙则成今天的河东街。

天上方几日,人间已百年。

那时,车,马,书信也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那时,砖整瓦叠,屋檐下正好躲得下,羁旅客愁。

那时,炉膛的火,噼里啪啦,房坡炊烟,像一首首朦胧诗,飘在小城上空,袅袅。

那时,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那时,晨钟暮鼓,一怀小城的乡愁,也刚刚够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