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黎建月:明天的落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16: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明天的落叶

作者:黎建月

下班的路上,路边的一位环卫工人举一长杆,做打枣的动作。却不是枣,而是敲打夹道树上摇摇欲坠的黄叶。

恰恰被我看见,反射性地想起一个小故事,旋即生出一个小动念,就坏坏地举起手机,留取一个佐证。

这个小故事,已是数年前的阅读了,情形大略如下。

山庙里,一个小和尚,负责打扫院子里的落叶。深秋时节,稍有风吹草动,就随处黄叶飞舞,刚刚被小和尚扫过的地,又被新的落叶“恶搞”。虽然,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赶不走的落叶,却成了这小和尚的烦恼。如何才能一劳永逸呢?

有人支招了:“明天打扫之前,先用力摇树,把落叶通通摇下来,后天就可以不用扫落叶了。”

小和尚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于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使劲地猛摇树干,这样他就可以把今天和明天的落叶一次扫干净了。一整天小和尚都非常开心。

第二天,小和尚到院子一看,不禁傻眼了,院子里还是如往日一样落叶满地。

这是为什么呢?

老和尚说:“傻孩子,无论你今天怎么用力,明天的落叶还是会飘下来。”

小和尚似乎明白了,世上有很多事是无法提前的,既不能预支,也不会一劳永逸,唯有认真对待,活好当下,才是最真实的人生态度。

呵,这个富有禅意的小故事,发生在参禅打坐的寺庙,便妙趣几分。佛门净地居然也难绕开人生之“落叶”。那么它的弦外之音呢?

数学家说,人是一个多元复变函数。人虽有定力,却是个不寻常的变数。哲学家认为,人是个附着人性、兽性、神性的复合体。那么,人非草木,这个七情六欲的混合体,便无时无刻不被喜、怒、哀、乐、惊、恐、悲的情绪纠缠,即便在睡眠状态下,也难免迷梦的搅扰。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

这便是人生,肉体凡胎,六根未净,岂是寺庙、禅院、道观能躲藏的。那么,如何才能修得“不随黄叶舞秋风”的神性,才是人生难解的困局。

秋风秋雨,落叶遍地,每每与之遭遇,耐人琢磨寻味的除了禅意小品,还常常收获无法排遣的低迷情绪。仿佛捡拾起的不是落叶,倒是硬生生从我躯体剥离下的日复一日的凋亡。如同那位举着长杆的环卫工人,踮起脚尖,伸长脖颈,焦躁的心绪,这是要敲打明天的落叶么?

由此,我不止一次地陷入无端的伤感与颓废中,仿佛小小的落叶背负的正是我一生的诠释与归宿。

但仍然希冀着,每一枚落叶,都能入诗,都能从禅,都能鱼龙变化地成明天的风景,人生的悠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