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黎建月:有趣的名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1 10: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有趣的名字

□黎建月

坐门诊给人看病,偶尔也会得来意外的情趣。所谓百人百性百脾气,医生职业就是社会的一个小窗口,或能打开人性某一刻的扇面。不过今天只说偶尔遇到的有趣的人名。

早上开门刚坐定,就有敲门声,进来一位少妇,膝下绕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儿。大的八岁,小的再小几岁。给大的看病,她却木讷少言,可能是到了知羞涩的年岁。小的则在一旁叽叽喳喳地兴奋着。问大的叫什么名,她怯怯地答:偏十一。小的也跟着抢答“我叫偏依一”,惹得人发笑。

简单问了病情,并无大碍,就跑了话题:“哦,这个姓,这个名,你起的?有讲究吗?”她们的妈笑了:“这个‘偏’姓不好搭配词。刚生下来,没准备,出院要开出生证,急了就把生日当名用了。”“意思是十月一日生的?怎么没叫成‘国庆’啊,哈哈。那小的呢,十二?”“小的叫依一,叫十二不好听。哈哈。后来想,如果叫偏左、偏右,就好了。想改,人家户籍不给办。”她补充了一句。

是有点意思,这名这姓,听着都逗。记得先前还有个姓“是”的,一个姓“斗”的,稀缺。再有病人进来,就翻片了。只是起名字的话题被我记下,供日后备用。

说到给“胎娃”起名字,在中国,真是个学问活。要起得好听、好写、好寓意,个性、脱俗,甚至有来头、有典出,还要避忌讳,不能有字和长辈撞衫,还得有延展性,给后来弟妹留下续篇,想想也真是不易。古时起名更有辈分的严格,仅凭名字里的某个字,就能判断出你是属哪一辈分的。

上街闲逛,偶见挂有“起名馆”的招牌,说明今天其仍有供求的市场。周易的、五行的、风水的,五花八门。起名第一要义就是看这孩子八字里缺啥,再“金木水火土”的名字里给你补上。另有说是,男孩名字要从周易里取,女孩名字得从诗经里借。如一文友的孩子叫用九,当是来自于周易八卦,不用问,男娃。况且,这朋友本来就是玩国学禅宗的高手,手到擒来。


女孩的名字,若民国才女林徽因,取《诗经》句“大姒嗣徽音”;前两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国的屠呦呦,取《诗经》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至于民国盛行的笔名,又是时代的个性特色,当别论了。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提倡破除陋习、移风易俗,便产生了不少应景式的名字,如建国、建军、建设、国庆、国强,后来又有文革、永革、红旗、卫星等,扎堆的重名,使用起来常常得再加上个大或小来区别。那么,我这个“建月”之名呢?有人问,也只好呵呵呵了。现在想想,“建”也应是应景,“月”是辈分里的定词,属于新旧混搭的结果吧。

古时有没有专门的起名馆呢?想大多当是由有学问的“先生”、乡党里有声望的长辈先贤起的吧。当然也可能是风水先生、阴阳先生,甚至皇帝所赐。而身世好、有身份作学问舞文弄墨者,不但有“名”,还可能有“字”,或者更有一堆“雅号”,这般,既显得有身份、雅兴,还表达了志趣、寄托,又解决了重名现象。


如民国画家齐白石,原名纯芝,字渭青,号兰亭,后改名璜,字濒生,号白石、白石山翁、老萍、饿叟、借山吟馆主者、寄萍堂上老人、三百石印富翁,真是讲究得不得了。要么气宇轩昂,隐含着志向;要么有着温良恭俭让的品行;要么有琴棋书画的才气。日本有个作家叫村上春树。单其名就感觉叫着很舒服,犹如一幅田园诗画,优雅又闲情,恰好契合了他“挪威的森林”的文质。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记得前一阵子有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串名字就很顺溜:何东、何西、何南、何北,叫起来既俏皮又可乐。然而有的姓,因本身属否定语义(谐音),起名就很为难了,再好的名,加上姓就贬义了。比如《水浒传》里的“吴用”,倒底是有用还是无用?再有当年毛主席提及吴德其名,不得已还作了个“吴德有德”的后缀。又记起一位书法家朋友,姓名仇官有,正若名字里带的福气,官是有了,更春风得意的是他的书法,别有洞天,有一年获得了“兰亭奖”全国书法大赛最高奖,可见了得。


最初,乍一听他的名字,心里“咯噔”一下,还有这个姓啊,下意识反射出一个词组:仇恨。但其实这个念“qiú”字的姓,在历史上也是不得了的姓氏。上次去他家,还没进村就被村头的一片民国石牌坊、寺庙给惊着了——秀才的、进士的、文曲星的、官员的,且多为“仇”姓,震撼得不得了。

可见有些大惊小怪,实在是我孤陋寡闻的结果。还有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名安民,单名字组词寓意不错,正能量,又名牌大学毕业,志大才也不疏,却姓吴,一下子被转向了似的,好一段时间走背字。再说宋史里的贾似道,多好的名字,配一个“贾”字,得,竟弄假成真,可惜了这名字。不唯名字论,又似隐隐含着什么。

事实上,历史上的很多名字起得很是到位,福根,人名合一,人生也跟着风生水起。比如嬴政、包拯、朱元璋、狄仁杰、张居正、康有为,一目了然的志向、品格,字里行间的牛人。还若司马相如、卓文君夫妇俩,仿佛能感觉到名字蒸腾着一股文雅之气。也果然不负盛名,镶嵌了一段唯美的爱情佳话,被后人乐道。以及武圣关公关羽,关云长,其名其人其魂魄其荫德,无不名符其实。


再有“长安米贵,居之不易”白居易的讨巧;“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柳如是;纳兰性德、仓央嘉措骨子里冒出的婉约,“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张恨水。以及东床快婿王羲之、适者生存的胡适、莎士比亚、歌德,一个个心性才气的飘逸,提前飞入名字里去了似的。

而有的名字虽起得不赖,可惜不珍惜,被他自个儿糟蹋了,如秦桧、蔡京、魏忠贤……以至后来人起名时瘟疫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中国自古讲究“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心性。所以,姓名在中国,就是人的脸面,是一门学问,玄学,是中国特色,深奥着呢,也有趣着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