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万荣县,没有戏,过来过去《彩楼记》—— 一鸣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5 12: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万荣县,没有戏,过来过去《彩楼记》—— 一鸣散文

咱晋南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万荣县,没有戏,过来过去《彩楼记》”。话是这么说,但没有些许厌恶的意思,蒲剧《彩楼记》这回戏曾经倾倒一代戏迷,就连那些说“过来过去《彩楼记》”的人,他不一定就没有迷过《彩楼记》!今天我给大家讲个《彩楼记》以外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喜欢(咋成了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话了)!

蒲剧《彩楼记》 说的是宋朝太平兴国年间,洛阳城外有个穷书生叫吕蒙正。因为穷得上无片瓦,地无一垅,只好住在破窑里。

吕蒙正虽贫穷,却日夜不忘刻苦攻读。那一日,他遇见山西太原书生寇准,二人一见如故,结伴进城,来到东大街一家门前,看见许多人仰着脸儿朝一座悬灯结彩的台上看。仔细一打听,原来这是万贯家财的刘员外要为女儿抛绣球择婿,凭天匹配。他俩不敢妄想,只是停住脚儿看看热闹。

没有多大工夫,只见几个丫环,簇拥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走上台来。她抬起眼皮向四下望了望,接过丫环递递给她的绣球,嘴里不知咕哝了句什么,把绣球向台下一抛,那绣球便像有风吹似地在人群里滚来滚去。台下的人,像发了疯似地你挤我拥,都想把那绣球抢到手。岂知这球落下来,正好投在吕蒙正的怀里。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吕蒙正连忙撩起他的破青衫,裹住那绣球。

不多时,刘员外的家人来了,一直把吕蒙正请到刘府的客厅。刘员外一见是个衣衫褴褛的穷书生,对他上下左右端祥了一阵,渐渐皱起眉头,回身对女儿月娥说:“多少官宦人家子弟、富户儿郎你不打,怎么打中一个叫化子似的人?不如给他点银子,打发他走吧!”

不曾想,女儿月娥低着头,轻声地说:“爹爹的话有欠思量。绣珠招婿,全凭天意,怎能讲贫贱?既然他接了球,想到我命该如此,任凭受苦受罪,女儿我情愿嫁他。”

刘员外听了女儿的话,不觉动了心思,假意发怒道:“这个丫头,真个不知好歹,既然不怕吃苦受罪,那就随你的便,我一件嫁妆也不陪送,一文钱也不给,你要不后悔,就立时随他走!”

刘月娥也不含糊,一听她爹这么说,立即摘下头上的金银首饰,脱下身上的绸缎衣服,不论娘和哥嫂怎样劝告,头也不回地随着吕蒙正离家出城去了。

这天晚上,她和吕蒙正在寒窑里草草成了亲,只有寇准和几个穷苦乡邻来贺喜。吕蒙正过去一个人吃饭好对付,如今成了家,就不那么简单了,左思右想,没有主意。后来,想了个拙计,每天到城里帮人写信,或者抄写挣几个钱。挣了钱,就买些米面捎回去,叫妻子掺些野菜做饭吃。他自己一天两顿饭,却要到龙门寺里去赶斋。

有一天,他听到龙门寺饭钟打响,赶到庙里时,和尚们却都开过了饭。老和尚说:“秀才呀!说句不好听的话,和尚是吃十八方的,你可是吃十九方呀!庙里有句老话,‘满堂僧不厌,一个俗人多’。你可不是出家人啊!”

吕蒙正听了满脸通红,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不防老和尚并不罢休,接着又说:“秀才呀,你枉有满腹才华,何不上京应试,去搏个一官半职,成天和尚庙里吃斋饭,也不是常事呀!快走吧!以后别再到庙里来了。”

吕蒙正大羞大恼地回到了寒窑。一看,满地破锅烂瓦片儿,他妻子也不像以前那样高高兴兴迎接他,而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在呜呜哭泣。一问才知道,原来从没来过他家的老丈人破天荒地来了,要把女儿接回家去,妻子不走,他发了火,一怒之下,把一口破砂锅、两个吃饭碗都砸了稀巴烂。

两口子正愁眉对苦眼,无计可施,忽听窑外有人说话:“吕贤弟在家吗?”说着,只见寇准走了进来,见他俩这副模样,寇准问:“兄弟和弟妹吵架了?”

吕蒙正说:“没有,庙里不叫我再去赶斋了,老丈人又要接他女儿回去,你弟妹不肯走,他发起火来,把锅碗都砸了,我们正在为今后日子发愁呢!”

寇准说:“唉呀,有事好说好讲嘛,砸东西干啥!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兄弟也不要为这事发愁,我刚才在大街遇见一位好友,他如今发了财,听说我穷困潦倒,给了我一百两银子。”寇准说着从怀里掏出白花花的银子,“今年又是大比之年,我看留下二十两给弟妹在家用,咱   兄弟二人上京赶考去吧!如能得个一官半职,这苦日子就算熬到头了。”

吕蒙正一听,喜出望外,对寇准谢了又谢。他留下二十两纹银,安顿了刘月娥,便与寇准进说去了。

吕蒙正和寇准一路上省吃俭用,风尘仆仆来到京城,为了省钱,找了个庙宇住下,不分昼夜,只是一味刻苦攻读。那一天,进了考场,一来他们有真才实学,二来也是时来运转,三场过后,二人双双得中,吕蒙正还中了头名状元。……于是,他俩又一同衣锦荣归,各自回家修坟祭祖,一个回太原府,一个回了古都洛阳。

这时已今非昔比,不是亲来也是亲。三里五村,城里关外,听说当年在大街上卖字、庙里赶斋的穷秀才吕蒙正中了状元,哪个不来巴结?

这一天,吕蒙正带了夫人刘月娥要去龙门寺里降香。老和尚听说状元公要来,早已把庙院里打扫得一干二净,一尘不染,一直站在寺门外恭候。许多乡邻一听说吕蒙正到庙里降香,也纷纷赶来凑热闹。他夫妻二人来到庙里,烧了香,拜了佛,在寺内各处游玩一番。

吕蒙正对在身旁陪同的老和尚说:“想当初,说了惭愧。若不是你敲饭后钟绝了我的吃饭门路,我不进京应试,哪里会有今天?

老和尚见他提起旧事,立刻惶恐地说:“这事不怪老僧呀!这是……”说到这儿,忽然下人来报说:“寇大人到。”吕蒙正想,这寇准回归故里,修坟祭祖,为何来得这般快?连忙出迎。两人在大厅坐下就攀谈起来,说得好不惬意。寇准说:“可曾与刘员外会见?近况如何?”

吕蒙正问:“哪个刘员外?”

“东大街刘仲实刘员外?”

吕蒙正说:“前些日子,他的少爷拿了礼物来拜我,被我不客气地赶走了。”

寇准听了说“贤弟,你这事做得不对,他可是你我的大恩人呀!”

“他对我无情无义,算什么恩人?”

寇准说:“贤弟,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被蒙在鼓里呀!我家里的事未曾办完,就勿勿赶来,就是为的这码事。”接着就把前后经过如此这般说了一遍。他说:“那年,弟妹在彩楼上用绣球打中了你。把你请入府里。刘员外见你气宇不凡,认准你是个有才之人,但他多了个心眼,怕你一旦成了富家女婿就贪恋现成的富贵,不求上进,耽误学业,所以才故意和女儿闹翻,把你夫妻赶走,指望你发愤读书,进取功名。谁知你成亲之后,只是大街上卖字,庙里赶斋,日子虽艰苦,却未能发愤,于是老人家亲到寺里吩咐和尚断了你的斋饭,羞辱你一场。又到寒窑砸了你的锅碗,激起你的志气。他找到我,给了一百两银子,让我和你一同上京赶考。他煞费苦心,暗助你我,不是大恩人是什么?”

吕蒙正和刘月娥听了,才如梦初醒,愧疚地说:“我们多么无知呀,真是错怪他老人家了。非但应该谢恩,还要好好请罪才是。明天我们去负荆请罪吧!”

寇准说:“不!事不宜迟,说办就办。今天趁乡亲们都在这里,我们就请他老人家过来,你向他请罪,当众说明前情,感谢他的一片苦心,刷清他的不白之冤。”吕蒙正两口儿一听,也十分赞成,便一同去请刘员外了。

寇准说:“不!事不宜迟,说办就办。今天趁乡亲们都在这里,我们就请他老人家过来,你向他请罪,当众说明前情,感谢他的一片苦心,刷清他的不白之冤。”吕蒙正两口儿一听,也十分赞成,便一同去请刘员外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