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回复

[文艺评论] 新创蒲剧现代戏《桃花峪的春天》观感

32 0
发表于 2024-6-7 19:11:40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6月3日,2024年六五环境日山西主场活动启动仪式在运城会展中心举行。作为山西主场活动之一,由运城市生态环境局精心筹划,以生态环境为主题的新创蒲剧现代戏《桃花峪的春天》隆重上演了。

《桃花峪的春天》聚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讲述了市生态环境局的驻村帮扶干部,带领晋南中条山麓的一个小山村——桃花峪,从原先的毁山炸石、开办镁厂,到现在的关闭镁厂、发展康养旅游,实现绿色发展,全面践行“两山”理念的生动实践的故事。该剧从编创、排练到演出,都十分成功,给观众带来了极大的精神满足和审美愉悦,为观众开启了一场荡涤心灵的文化体验,获得广泛好评,受到热烈欢迎。看过该剧之后,笔者情不自禁,不住地为该剧点赞、叫好。这部剧的成功是多方面的,但以下三点给笔者的印象十分深刻。

这是一部弘扬“两山”理念的时代之作。

眼下,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保持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定力,建设一个永续发展美丽中国的绿色发展战略,正在河东大地扎根生长,播绿成荫。如今,河东大地一个个村庄美丽蝶变,一片片沃野展现新姿,越来越立体的乡村图景让人们更加直观感受到新时代运城的发展和乡亲们不断提升的幸福感。近年来,全市3000多个行政村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特色文化,进一步延伸农业产业链条,加快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着力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美城乡。河东大地上,一个个建设宜居宜业和美乡村的生动场景,汇成了各具特色的运城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成果。桃花峪就是践行“两山”理念的一个代表和一个缩影。这不仅是桃花峪的春天,也是我们期待的运城的春天。《桃花峪的春天》正是以运城百姓喜闻乐见的蒲剧形式,向人们展示了新时代乡村巨大变化、乡村振兴的生动图景。因此,这是一部与时代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紧跟时代发展脚步、反映乡村巨大变化,以滚烫的笔触、赤诚的热情反映新时代运城乡村振兴和生态保护的时代之作。

这是一部聚焦生态保护的呕心之作。

这部戏由享有盛誉的裴军强担任编剧,裴军强近些年来创作颇丰,他坚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理念,接连推出一部部反映久远历史和火热现实的优秀作品。

新作《桃花峪的春天》之所以能够赢得好评,就在于这部戏所反映的正是裴军强亲历的生活、眼见的事实,他对这些生活和经历有着深刻的哲理思考。他的家乡、生他养他的小村庄如今也正在发生着这样的蝶变。因此,从酝酿剧本开始,他就饱含深情地投入创作,台词也都写得富有诗意,充满哲理,极其优美。男主人公柳青山一出场,张口就是“远山披翠如画景,耳畔似闻鸟鸣声”“桃花山谷村春潮涌,‘两山’理念万世功”;当踏着崎岖的山路前往桃花峪的后山调研时,男主人公又唱到“梯田如阶云中断,山泉似练舞崖边”,这时与男主人公一起上山调研的包村女干部也对唱到“无名野花露美脸,鸟鸣山涧幽谷喧”。这些优美的唱词向观众展现了一幅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山景图,既让主人公乐而不疲,又让观众心旷神怡。当男主人公与村干部争辩时,他们的对白也十分耐人寻味,比如“利在当下,罪在千秋”“吃的子孙饭,打的金饭碗”“烧香惹出了鬼”,这些对白尽管话语十分朴素,但很接地气,也都充满哲理。全剧在“绿水青山云波荡,鸟语花香岁月长”的合唱声中落下帷幕。像这样优美而饱含哲理的唱词、念白在剧中还有很多,足见裴军强对这部戏用力之深、用情之深、用心之深,这部戏当是裴军强厚积薄发的一部呕心沥血之作。

这是一部多方合力演绎的倾情之作。

这出戏的剧本于今年4月12日完成,4月21日在盐湖区泓芝驿镇王过村举行开排仪式。新绛县绛州蒲剧团在今年上半年演出任务完成后,5月15日正式投入排练,仅仅经过短暂的19天,6月2日,该剧就举行了首演,与广大观众正式见面。尽管编创、排练时间都极其紧张,但是该剧仍然可圈可点,取得了喜人的成功。

该剧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市生态环境局给予了鼎力支持;是因为该剧的主创团队聚集了当今蒲剧界的众多实力派人物——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吉有芳担任艺术指导,裴军强担任编剧,宋纪刚担任导演,程小荣担任执行导演,张志勇担任作曲;是因为承担该剧演出任务的新绛县绛州蒲剧团实力强劲,阵容豪华,男一号柳青山的扮演者李俊强、女一号樊青芳的扮演者李晓燕均属当今蒲剧演员的佼佼者,其他众多演员也都十分“给力”,他们凭借自身过硬的技艺,共同把这出戏呈现在了舞台之上。

美中不足、意犹未尽的是,男一号锐气有余,沉稳不足,核心唱段还需锤炼,对他内心的刻画和灵魂的展示仍需强化。在医院疗伤那场戏,“表面化”的东西有点多,应该通过这场戏把人物立起来,这也是承上启下的一场关键戏,主人公在这里应该通过唱词抚今追昔,展望未来,坚定决心,勇往直前。可通过这里的核心唱段,尽快推进剧情发展,进而把剧情推向高潮。

是为拙见,权当赘言,见笑于方家矣。还有两点,一是镁厂打斗那场戏,随着保安用啤酒瓶子猛砸男主人公的头,男主人公一声惨叫应声倒地,也出现了满地“碎玻璃”。虽然啤酒瓶子是一种可以食用的特制道具,不存在危险因素,但是观众却对演员的受伤情况十分担心,因此在这段剧情的处理上,如何不让观众担心和虚惊,如何体现戏剧的“虚拟性”,仍然值得商榷。二是关于群众戏的打造,全剧共有二处近20人的群众戏,如何更为恰当地向观众呈现群众戏,还须仔细思量;同时尽管群众演员的服装可以百花齐放,但是也不能太过随意。

假以时日,精心打磨,《桃花峪的春天》定会以其独特魅力绽放在蒲剧百花园,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 胜/文
avatar
256472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