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牛年说牛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5 11: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辛丑牛年说牛事

2021是农历辛丑年,也是我们中国传统上的牛年。牛是人类狩猎、驯化最早的大型动物之一,被评为“六畜之首”,我国养牛历史悠久,牛与劳动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中国牛文化也丰富多彩。

中国家养牛的起源

我国是世界上牛种繁多的国家之一。严格地说,牛是对黄牛、水牛、瘤牛、牦牛的统称。黄牛分布于全国,水牛主要分布在南方地区,瘤牛仅分布于西南局部地区,牦牛主要分布于青藏高原。由于出土动物骨骼的局限,到目前为止,动物考古学研究的牛主要是黄牛和水牛。

中国家养水牛出现的历史现在尚不清楚。在中国新石器时代及商代的遗址中发现的水牛是圣水牛。圣水牛与现在的家养水牛,在牛角形状上有明显的区别,基因研究也证实,圣水牛和现在的家养水牛分别属于两个种,圣水牛在古代就绝灭了。

世界上最早驯化的水牛出现于南亚地区,时间可追溯至距今5000年前。有些学者依据文献和文物,认为中国的家养水牛很可能是从南亚地区引进的,时代可能不会超过距今3000年以前。

在中国旧石器时代的多个遗址里曾经发现过原始牛的化石,但是原始牛在古代就绝灭了。基因研究的结果显示,中国的原始牛和现在的黄牛不是一个谱系。动物考古学和基因研究的结果均显示,家养黄牛是在距今10000多年前的西亚地区起源的,由当地的野牛驯化而来。

专家通过研究考古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发现中国最早的家养黄牛是在距今约5600~4800年前,突然出现在甘肃一带,而后向东部传播,在距今4500年左右进入中原地区。

黄牛是由西亚地区起源,通过文化交流,向东扩散,经过中亚地区,传入中国的。可见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的数千年,东西文化交流的通道已经存在了。但是由于考古发现的局限,我们现在还不能依据考古遗址中出土黄牛骨骼的线索,准确地勾勒出黄牛进入中国的路线,也不能准确地判定黄牛进入中国的时间。

牛文化融入农业生产

在人类历史上,牛被驯养为家畜是很早的事,最初是为了食用,后来为了敬祖,也作祭祀的牺牲,再后用来驾车。用于耕地在世界耕作史上是较晚的事,而中国牛耕较之外国则更晚些。牛身形庞大有力气,温顺乖巧易驯服,从古代就是人类的好朋友。每年春天,万物复苏时,人们都是牵着牛进行农业生产活动。耕地播种,载拉运送,都是牛的任务与使命。

牛在农业生产中是不可多得的好帮手,春秋战国时期就有“铁犁牛耕”的记录。汉武帝初年,只有富豪之家才有牛耕的条件,农民仍主要使用铁制或木制农具。汉武帝时期,农业家赵过总结耕牛的生产经验,推广耦犁、代田法等,官方配套耕牛租赁,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民的负担,提高了农产量。两汉时期,北方逐渐普及耕牛技术,在南方也得以推广,原先没有牛耕的荆扬和两广地区都出现了牛耕,极大地推进了当地生产力水平的进步,促进了社会经济的繁荣发展。

驾驭牛犁地的首要条件是让牛完全听从指挥,这样才能进行牛耕。古人利用牛鼻敏感的特点,在牛的两个鼻孔中间穿孔,然后穿上环,环上连着绳索,或者直接用绳索穿在牛鼻孔上,通过这种方式驾驭牛。世界上最早给牛鼻穿孔的图像见于距今4500年左右苏美尔人制作的乌尔军旗。乌尔军旗画面上的牛和驴都是鼻子上穿环的,我们现在还不能证实中国的牛鼻穿环技术是否来自西亚地区的传播。但是从家养黄牛来自西亚地区来看,给牛鼻穿环的技术很可能也是从西亚地区引进的。

在中国的牛鼻穿环技术最晚在春秋时期已经出现,收藏于上海博物馆的牛形牺尊的牛鼻上穿有一枚巨大的铜环。这种穿牛鼻的环在古代被称为“蒱”或“桊”,《说文解字·木部》记载:“桊,牛鼻中环也。”现在给牛鼻穿孔有专门的金属工具,售价仅数十元。但是在数千年前的古代,首次给牛鼻穿孔是一项重大发明,即抓住了控制牛的关键点,残忍而有效。

在汉代,牛文化进一步融入到了农业生产中。立春时,各地官府组织在城门外堆土牛劝农耕,象征春耕开始。《后汉书·礼仪志上》:“立春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师百官皆衣青衣,郡国县道官下至斗食令史,皆服青帻,立青幡,施土牛耕人于门外,以示兆民,至立夏。”

牛耕带来的第一个结果是深耕,深耕能比较彻底地消灭杂草和病虫害,能改良土壤,还能加大土壤吸收肥料和水的能力。因此,深耕是精耕细作的基础,是提高单位面积产量的重要条件。牛耕带来的第二个效果是取代了用人力踩耒耜翻土的劳动,不但直接减轻了人们的劳动量,还能大大提高劳动效率,便于大量开垦荒地,从而提高粮食的总产量,生产更多的粮食,为人口的持续增长提供了粮食保证。牛耕在推动中国古代社会进步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牛文化在政治上的意义

祭祀是古人政治生活中重要的活动之一,而牛是祭祀活动中最高贵的祭祀品。《说文解字》注:“牛,大牲也。”“牲”就是古人祭祀用的全牛。以牛作为祭祀用的最高规格,是汉代社会共有的观念。《白虎通义》记载:“祭五祀,天子、诸侯以牛,卿大夫以羊,因四时祭牲也。”汉代只有皇帝祭祀才能使用全牛,并且有严格的程序规定。老百姓不能屠牛用于祭祀,“晓谕百姓,民不得有出门之祀,违者案论之,有屠牛者辄刑罚。”以牛衬托统治阶级高高在上的等级观念,使得牛在政治中有了特殊的象征意义。

考古人员在发掘大致属于夏代的郑州市洛达庙遗址时,发现数个兽坑,坑内分别埋有牛、羊的完整骨架。如343号坑里发现牛骨架三具和羊骨架五具,每具动物都是放置有序的,很可能与当时的祭祀活动有关。

河南省郑州市小双桥遗址的年代约为距今3440~3410年,是一处商代王室的祭祀遗迹,出土了大型夯土建筑和祭祀坑。除发现人牲祭祀坑以外,还发现了多个埋葬黄牛头或黄牛角的土坑。其中,100号坑里黄牛角有70多个,数量最多。

除祭祀用牛之外,在殷墟遗址发现多处墓葬中有随葬牛腿的现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