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父亲的那头牛——李彩凤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5 10: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父亲的那头牛

李彩凤

今年是辛丑牛年,亲朋好友迎新春庆新年,在微信群里发了许多牛的祝福图片,有卡通牛,有画的牛,有剪的牛。端详着一只一只栩栩如生的吉祥牛,一头黄牛耕地的神态吸引了我,使我想起了农村包产到户时,爸爸从生产队买的那头牛。

那头牛有点瘦,但身上的毛还算顺乎黄亮,它那双眼睛像铜铃一样炯炯有神,头两边竖着的耳朵不时摆动,鞭子一样的尾巴一甩一甩的。爸爸说生产队根据牲口的种类、年龄、肥瘦定出了价格,他对这头牛很喜欢也很满意。他对妈妈说,这头牛架子好,年龄不大,只要好好饲养,会很快壮实起来的。爸爸专门给牛盖了一间小房子,里面垒砌了牛槽,在牛槽上固定了一个横杆拴牛,我们叫它牛厦厦。为了解决牛的吃草问题,爸爸还买了一把铡刀,家里原来的柴厦厦也成了为牛放草的草厦厦。

爸爸对他那头牛饲养得非常精心,每次我回去,都能听到他说:牛和人一样,要喝井里的水和瓮里的水,必须喝干净水,要按时喂养,槽里的草料不要过多,基本上一次吃完,每次要让牛吃新添的草料。爸爸晚上十一点多要喂一次牛,早上五点多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牛添草料。他手里时常拿着拌料棍,把铡好的青草和麦秸秆按比例搅拌均匀,特别是混合饲料和草料时,不但要按着比例加水搅拌,而且搅拌后还要抓起一把看了再看继续搅拌,直到搅拌得非常均匀,他才满意。然后,他会站在那里观察一会他的牛吃料才转身离开。

爸爸定时清理圈里牛粪,再把干土块打得又碎又细,填到圈里,让牛可以舒服地卧在那里或站在那里。有时,爸爸还把做饭燃烧过的柴草灰均匀地撒在牛圈里,说草木灰可以起到消毒作用。

爸爸很注意牛的“倒嚼”,他说:喂牛后半小时到一小时,牛开始“倒嚼”,如果牛不“倒嚼”或“倒嚼”迟缓,就是消化不良了。爸爸总是把他的“牛”挂在嘴上,在家里说“牛”,和邻居聊天也是聊“牛”。我对爸爸说:“您怎么说话老离不开您的牛。”爸爸说:“咱家几亩地就靠这头牛,你没听说过吗?‘家有万贯,牛占一半’,牛是家里宝,是咱家的财产,分到的几亩地靠的就是这头牛。牛身上有一点点毛病,对家里都是很大的损失。”冬天怕牛冷,爸爸让妈妈做个棉门帘挂在牛厦厦的门上;夏天怕牛热,爸爸把牛拴在院里那棵粗大的桐树下面。在爸爸的精心照料下,那头牛和刚到家时完全不一样了,身上的黄毛像一匹金黄缎子,四条健壮的腿像柱子一样,看到牛的人都说爸爸饲养得好,夸赞“好牛!好牛!”

我每次回来,都会帮爸爸,按照爸爸教的方法蹲着往刀口送草,爸爸站着用力压刀。天凉时,铡晒干的青草、铡碾压过的麦秸秆;天热时,铡青草,铡红薯蔓,还有新鲜的玉米秆。后来有了铡草机,爸爸才很少再用铡刀。

那时到了周末,儿子就想着回去看外公养的牛,想看牛吃草,想看牛喝水,想看牛拉犁。一次我们刚进家门,看见牛低头喝着大盆里的水,儿子很高兴地跑过去,接过爸爸手中的牛绳,战战兢兢地站着看牛饮水,嘴里叫着:“爷,爷,您不要走,就站我旁边。”爸爸说:“我不走,别害怕。”儿子小手牵着牛绳看着牛喝完了水,愉快地和外公一起把牛拴到牛圈里喂草。记得暑假在家时,牛在院子里的桐树下卧着乘凉,儿子拿着一根木棍慢慢地走到牛旁边,想逗一下牛,没想到牛突然站了起来,“哞哞”地叫,吓得他直喊:“爷!爷!”爸爸赶快跑去抱住了他,他还好奇地问:“爷,牛咬人吗?”想起儿子当时天真的样子,真是可爱。爸爸喂牛草料,喂牛喝水,儿子跑前跑后,不是牵绳,就是用小手捧草,有时还手拿一把青草往牛嘴里喂。

春耕大忙时,这头健壮的牛要发挥它的威力和作用了。爸爸给牛套上牛轭,戴上牛笼嘴,拿着鞭子向地里出发。到了地头,爸爸右手扶犁,左手拽着牛绳,嘴里喊着“哒哒,哒哒”。牛听懂了爸爸的口令,向右拐着进了地里,动作迅速地开始了它的工作。在“哒哒”向右、“咧咧”向左、“喔喔”停下、“哨哨”后退的口令下,爸爸扶犁冲壕,丈夫撒肥料,妈妈撒泡好的棉籽,我在后面负责埋土,很快就把几亩棉花种完了。我家棉花种完后,爸爸和他的牛仍没有休息,接着帮助亲戚和邻居继续耕种。

龙口夺食的夏收中,爸爸靠他的那头牛,把地里的麦梱运到了打麦场,靠他那头牛拉着石磙一圈一圈地转动把麦子脱粒,靠他那头牛把场上一袋一袋麦子拉回家,又把装满麻袋的麦子送到粮站交了公粮。忙碌的秋收季节,是那头牛把玉米穗一筐一袋运回家,把棉花柴、玉米秆运到家门口,是那头牛把一车一车农家粪运送到地里。秋分节气种麦时,那头牛又听着爸爸“哒哒”“咧咧”口令,帮爸爸拉犁耕地、拉耙耙地,拉着耧完成了几亩麦子的播种。地里种的蔬菜成熟时,那头牛拉着车和爸爸一起走村串巷,帮助爸爸完成了售卖。爸爸的那头牛是家里离不开的一个得力帮手,它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犁地就犁地,拉车就拉车,从来没有窝在圈里不干的时候。

随着手扶拖拉机和旋耕犁的出现,随着打麦机的到来,牛慢慢地不上了坛场了,巷前巷后的牛都卖了,爸爸还是舍不得他的牛,他不想让他心爱的牛成为餐桌上的一盘菜。在妈妈的催促下,爸爸才恋恋不舍、忍痛割爱,在牲口集市上把他那头牛交给了别人。

从爸爸那头牛的身上,我看到了牛的忠实和善良,它不会说话,它对人很信任,你稍稍示意,它就懂得你的要求。从爸爸那头牛身上,我看到牛不会装腔作势,它没有半点儿私心,它总是任劳任怨,无私奉献。

我忘不了爸爸那头牛,忘不了它那忽闪忽闪的两只大眼睛,忘不了它头两边那一对灵敏的耳朵,忘不了它“呼哧,呼哧”的喘气,忘不了它那有力的尾巴悠闲地甩着,忘不了它风里雨里默默苦干,忘不了它为家里承担着的那一份辛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