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老宅迁徙追记——李彩凤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0 1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老宅迁徙追记

(李彩凤)

我家老宅位于夏县朱吕村的庄上,叫朱吕庄,当时有两个居民组三百多人居住在那里。一九八六年腊月,学校放了寒假,我们和往年一样准备好年货和初二待客的食材,丈夫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和孩子高高兴兴地回家。

刚进了庄,看见好多家户房脊两头盖着红布,感到非常纳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庄上发生了什么事?好事还是坏事?碰上村民打个招呼,也不敢多问,带着重重的问号回到了家。

进了家门,看见在院里忙活着的公公,我迫不及待地问:“爹,庄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多家房脊两头盖着红布?”坐在院里墙根晒暖的婆婆说:“听说咱庄要搬迁,搬到底下村。”公公一边帮忙解下车上的大包小包,一边说:“咱们庄上两个队的老宅全部搬迁,要与村连在一起,每家的新宅基地都规划好了,要求房子样式一模一样,五间房带一间厨房。大寒节气里,房脊上盖红布,动土拆房时辟邪,年后有些家可能就要动工拆房,明天我领你们看看咱家新划的基地。”

哦!盖红布为拆房吉利,整个庄要搬迁,我站在院里看着房檐下胳膊粗的椽,葵花秆搭的饭厦,顿时心里沉甸甸的,觉得担子很重。

下半年,小姑子大学毕业,到太原工作。大家心里非常高兴,本想春节喜喜欢欢地过个年,可老宅要搬迁,婆婆的心脏病时轻时重,要不断用药,公公快七十岁了,丈夫的病虽无大碍,但也要服药,儿子已上幼儿园,花钱的地方很多,我愁得晚上睡不着。

第二天吃了早饭,公公领着我们一起去看新宅基地,新宅基远看是一片发黄的杂草,到跟前看是个很深的坑,里面还有乱七八糟的垃圾。我顺着边走下去,走了几步,裤子上粘了许多小草叶子。我说:“要把这基地填起来也得费个劲!”丈夫问公公:“爹,这基地多大?”公公答道:“三分五大,要填基地,村组已划了拉土的地方,就在烧瓦窑旁边。”我看了新宅基地后,感到压力更大了,丈夫脸上也看不出轻松。

和以往过年一样,打扫了家里的每一角落,捏花馍、蒸枣糕、蒸大馒头,贴门画、贴春联、贴“满院春光”,除夕夜包了几箅子圆馄饨,准备了挂面。公公用红线把一捆带根的谷秆和柏树枝缠住放好,时辰到后点着烤旺火,火噼里啪啦地响,冒着火花,公公和丈夫轮流抱着儿子在火上跳来跳去,嘴里念道:旺火,旺火,今年胜似“年时个”!旺火,旺火,今年胜似“年时个”……

大年初一,出门拜年,庄上人谈论的话题都是搬迁,有的准备盖新房,有的准备把老房拆了迁移到新宅基地。有年长者说:“你公公有福气,你们两口子挣钱盖房不发愁。”我真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大年初一,初二回娘家的姊妹们和姐夫、妹夫、外甥十多个人一起谈论庄上拆房搬迁之事。二姐夫说:“我可带几个人帮着盖房。”妹夫和几个外甥说:“我们可干出力活。”大家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心里好受多了。

初三,我们带着孩子去了娘家,把房屋搬迁之事告诉了父母。父亲说:“不要愁,家里全力以赴帮助你们。”妈妈说:“盖房子是个大事,初四外婆家待客,我们和几个舅舅商量商量。”

初四早上,我们一起去了外婆家,妈妈说了我家要搬迁的事,外婆看着我说:“你几个舅舅和姨姨来了在一起说说,都会帮你的。”一会儿,几个舅舅、妗子、姨姨、姨父、表弟妹都拎着包、提着袋陆续来了,有二三十人的样子。大家谈论商议了我家搬迁之事,定下过了破五,初六就去十几个人,带上镢、锨和小平车。五舅说:“我借一辆手扶拖拉机开着去。”二舅告诉我,他一个好朋友有五间房的木料,都是松木的,当下不计划盖,他去说说,帮我筹备木料。最后,我们商定:初六早上5点多,大家带好工具在街南头十字路口等待集中。亲人们商定后,我感到肩上担子轻松了一大半。下午,我和丈夫愉快地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庄上。

初五,丈夫告诉了亲戚们初六填新宅基的事。我们姊妹几个借了碗筷碟盘,备好了第二天的蔬菜、豆腐、肉等,又蒸了几锅馍馍。

初六大早,我们就忙了起来,丈夫在招呼婆家的亲戚,背着锨的姨夫、扛着镢的姐夫,拉着小平车的表弟,还有开着手扶拖拉机的外甥等十几个人,一起去了烧瓦窑旁边挖土现场。公公和我在村边河堰顶老桥上迎接我娘家人。我的父亲、姨夫,几个舅舅、表弟们骑着自行车,五舅开着手扶拖拉机,表弟坐在里面手扶着平车,他们十几个人带着钢锨、铁锨,有方头的、圆头的,还有镢头。父亲、舅舅他们没有进家门,直接和公公去了铲土的地方。几个邻居知道后,也来帮忙。

家里妹妹、妹夫忙着剥葱捣蒜、摘菜洗肉切豆腐,准备早饭。我和两个姐姐从邻居家借了桌子和小凳子,在大铁锅里熥馍馍,在小铁锅里烧开水,给亲人们准备早上的贴补。儿子和奶奶一起看小人书。

水开后,我舀了一瓦罐水,又舀了一壶水。姐姐把热热的馍馍放进两个篮子里,二姐提着篮子拿着碗、妹妹提着罐拿着韭花、油泼辣子和葱,向新宅垫土的地方送去。我提着壶、拿着碗,和提着篮的大姐走向挖土现场。半道上,看见五舅开着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地驶向新宅基地,土装得有点满,上坡时翻斗箱震动,往下掉了几个土块;一个表弟拉着小平车跟在后面,边上的外甥赶紧上前搭把手,把车推上了坡,他是专门在等平车上坡,帮着推车的。还有一个表弟拉着空车往回返,外甥开着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地也返了回来。父亲、几个姨夫、二舅他们有的刨土、有的铲土,不停地往车里装。丈夫看见我和大姐,放下铁锨,招呼大家吃馍喝水。丈夫给父亲倒了碗水,我给父亲递馍和葱,父亲接过馍说:“你舅和你姨夫他们今天早早就到了南头十字路口……”父亲话没说完,一个表弟拿着馍蘸着韭花插话说:“姐,我今天起得最早,第一个到的集合地点。”我接着说:“今天姐犒劳你,让你多吃几块肉。”大家笑得哈哈哈,非常开心。二舅拿馍和葱吃着,对我说:“我和你爸去新宅基地看了,院基不大,今天肯定填完了。”舅舅的话让我吃了定心丸。

和大家热闹了一会,我和大姐走向新宅地,公公和姨夫、邻居几个喝着水,吃着馍。姨夫手指着垫的土笑着说:“像这干法,我看天黑能垫完。”一个邻居说:“你们人手多,又有手扶拖拉机,我看没问题。”说话间,我看见不远处的外甥开着手扶拖拉机过来了,姐夫放下手中的馍,一个表弟急着咕咚咕咚喝完了碗里的水,上前等待拖拉机的到来。一个表弟在后面拉着小平车也过来了。看到亲人们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我心里真是感激不尽。

晌午饭做好了,我摆好桌子和小板凳,把两个脸盆舀了水。亲人们回来洗完后,坐了六桌。我们姐妹几个有的上菜,有的端馍,有的端米汤,虽然荤味不足,但很热乎,大家吃得很香。饭毕,抽了支烟,父亲、舅舅带着大家又奔忙在刨土现场与新宅基之间。

下午五点左右,我家的新宅基垫完了,整平了!妹夫精心搭配,做了荤素七八个菜,丈夫把电灯挂在院里,亲人们围着六个小桌坐下,吃着、谈着、笑着,还夸妹夫厨艺好。公公说:“今儿个把大家使扎啦,都吃好!”我往桌上的盘子里添菜、碗里加汤,看到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吃完饭,父亲给我说了几句嘱咐话,大家相互祝福告别,公公送婆家亲戚出了庄,丈夫和我把娘家亲人们送到河堰顶老桥上,看着推自行车、拉小平车、带着镢和锨行走在夜幕中的父亲、舅舅、姨夫……我心里难受,因为他们还要行走二十几里才能到家啊!

十五元宵节前,我和丈夫孩子回了一趟娘家,拜见了几位长辈,和舅舅见了他的朋友,确定了建房木料,付款之事商定年底或来年均可。

我们踏踏实实地返回了家,和二姐夫商量需要备的其他材料。元宵节过后,在上王买了需要的白灰,在运城买了钢筋,在夏县买了水泥和沙子,找村里窑长订了砖瓦,盖房的所有木料也运回来了。

二姐夫在一个吉日,带了一班人开始动工了,做木工的,打夯的,所有的活计都在有序进行。经过三合土的砌砖、钢筋砖柱的灌浆,确定于3月5日立柱上梁,上梁是村里盖房最讲究最重要的一个程序,除了亲戚们,丈夫和公公邀请村里人一起帮忙上大梁、放鞭炮……上梁那天,我请了假,骑着自行车赶回家,给帮忙送祝福的每个人敬酒感谢。

两个多月的建造和内外装修,新房以新颖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后来,在父母和亲戚的帮助下,我们还了建房的花销。公公婆婆欢天喜地搬进了新宅,婆婆在温馨的新房里看看这里看看那里,指着一尘不染能照出脸的玻璃说:我这辈子也没有枉活!有病的婆婆在新宅愉快地生活了5年,公公生活了10年,虽然时间都不算长,但他们看到了朱吕庄的搬迁,经历了新宅的建造。

我家的新宅经风见雨三十几年,容颜早已改变,为新宅出过力流过汗的亲人,已有七八个去世。我怀念他们,怀念他们的淳朴、怀念他们的善良、怀念那浓浓的亲情。我写这篇文章,就是让我的儿子、孙辈知道、记住我们曾经住在朱吕庄,记住帮助过我们搬迁的亲人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