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雨天——淮安民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7 10: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雨 天

□淮安民

今年的雨偏多,十天半月就是一场雨。然而与往年不同的是,雨来得容易,去得难,悄悄地来,慢慢地走。只要天上有几朵云,稍微刮点小风,下雨云就形成了,于是就淅淅沥沥地由小到大。

这样的雨几十年没见了,但小时候我经常碰到。每逢雨天,中午的午睡是不能错过的,而且是蒙头大睡,睡得天昏地暗。屋檐下面一排接水的锅碗瓢盆桶,有节奏、慢悠悠地发出“叮咚、叮咚”的声响,从天明到天黑,又从天黑到天明,也让我有了一个又一个美梦……

现在住楼房了,为了找回儿时的感觉,有时我会特意把窗子打开,淅淅沥沥的雨声会传进卧室。虽然没有小时候那样明亮、清晰,但也是一首美妙动听的催眠曲。

小时候,全家人都盼着下雨,唯独母亲一人不盼,因为不管怎样一天三顿饭她得准点做熟。我们小,不管那么多,吃了睡,睡了吃,经常是母亲一遍又一遍地催叫:“民子、民子,到西场麦积垛上拔个麦草,我给咱们烙旋子。”我是干答应不起来,一是瞌睡,二是我懒得怕干活,那麦草就好像长在麦积垛里,很难拔出来。还有一个原因,那麦积垛是生产队的,万一碰上队长,我害怕挨骂。

母亲见催不动,只好自己提着竹筐,深一脚浅一脚地出去,不一会儿背回了满满一筐。又过了一会儿,屋顶烟囱里冒出歪七扭八的袅袅炊烟,并伴随着“扑通、扑通”的风匣声。于是,满院飘香,乃至整个巷道也香气四溢。家家户户都到了饭点,整个村落笼罩在湿漉漉的白色雾气以及浓浓的油香味、麦香味中。

在母亲的辛勤操劳下,雨天我们可是太美了。开饭了,父亲坐在正位上,我在左边二哥在右边,依次是二姐三姐,再下面是英子、峰娃。母亲一般坐在刚进门的位置上,她得忙前忙后,舀汤端饭,照顾两个小侄子。

一家人围坐在小方饭桌旁,其乐融融。每到此刻,父亲便会滔滔不绝地讲故事,《三国演义》《隋唐演义》《水浒传》《杨家将》……父亲就像百宝箱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不断地问,父亲乐此不疲地答。

雨天,我们是美了,可家里另一些成员却遭殃了。家里养的那几头猪,被雨淋得“吱、吱”叫个不停,这时候我最怕母亲指派我吃了饭把猪喂喂。因为母亲不知道我和二姐、三姐有个约定,我取食盆,她俩喂。取食盆也是个很重的活儿,尤其是雨雪天。雨天猪圈周围脏得下不去脚,我得垫着脚尖小心翼翼地生怕踩到猪屎。两个手指头捏着盆沿提到锅灶窝,从放在地上的口袋里舀几瓢麦麸,等待二姐用热水一泼,搅匀就完事了。

雪天取食盆也不容易,猪食盆往往剩一些残羹冷炙,冻成了一坨,我得用小斧头一下一下敲下来。

雨继续下,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雨点打在院子的水洼里,打出一片泡泡来。雨打泡要连阴,看来还有几天好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