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刘仲平:回望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4 11: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望父亲

□刘仲平

说到父亲,我此刻有千言万语,竟不知如何表达。

父亲一辈子就没有歇过一天,有着忙不完的农活,操不完的心。干瘦的父亲病重时,严重营养不良,医生惊讶地说,怎么可能呢?这身体能差成这样子,为什么不多吃点鸡鸭鱼肉、每天喝牛奶呢?

父亲去世的前两年,我正读初中。初三那年我学会了抽烟、喝酒、逃课,成绩一落千丈,而在上小学时,我可是一直都名列前茅的。

中考结束,我没有考上好的高中。父亲安慰我说尽力了就好,要么再复习一年吧。我是死活不愿意再上学了。那时,父亲很苦恼,一脸憔悴,看得出他很担心我的未来,但是他没有对我发火,没有说一句难听的话。 酷闷的夏天渐渐过去,村里的小伙伴陆陆续续离家,有的去上学,有的去打工,我一天到晚无所事事。


父亲很焦躁,态度也日益坚决起来,我必须得上学,哪怕是在学校混两年。这段时间里他把学费都准备好了,他做的所谓的好活,是在山里的矿洞放炮拉矿。那时的生产条件是完全没有防护措施和防护设备的,现在想想该是有多危险。

我最终同意上学了,条件是到离家远的市里去。父亲答应了,他很高兴,特意嘱咐送我上学的哥哥给我买了一身新衣服。

我在学校的费用,父亲一直源源不断地供给过来,我不知道父亲流了多少血汗,我只是觉得钱越来越不够花。我回家的次数更少了,因为路途遥远,车行不便。每次回家都要给父亲要更多的钱,父亲也不过问,不埋怨,要多少就凑多少给我。


我的身体强壮结实起来,个子长高了,长了胡须,也有了喉结。我看父亲的身板却越单薄了,还弓背,脸上更是消瘦的好像没了肉。他还是露出一贯的微笑,乐呵呵地说:“你这个子长高了啊,真好。”

面临着毕业找工作,父亲很着急,他托朋友,托表姐、表哥,给我找好一点的稳定工作。还好,学校毕业后对口分配了工作,父亲总算舒了一口气。我上班了,父亲照例到工地上去做活,长期的操劳奔波,加上严重的营养不良,终于积劳成疾,一头栽倒在工地上。剧烈的头疼让他在地上蜷缩、打滚、抽搐,送到医院时,人已深陷昏迷……

我上班后没多久的一个早晨,接到了父亲去世的电话。等我赶到医院时,病房里已是人去床空。就是在这张病床上,父亲忍受着病痛还鼓励我说要好好工作。听母亲说,第二天是医院通知父亲出院的日子,这天晚上,父亲吃过饭,交代母亲到亲戚家去睡个安稳觉后,他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然后,不知夜里几点,一个人,静静地走了。


我希望父亲是在睡梦中去的,那样就不会痛苦,不会恐惧,不会害怕;更不会因为最后没有亲人的陪伴而心酸,而流泪;也不会因为还有个儿子没成家、没立业,而遗憾和感伤。

父亲去世后,我恍惚到没觉得有多大的悲伤。而当我遇到困难,惊慌失措中脱口而出“爸爸”,回过头却发现空无一人时,我才感到了彻骨的悲凉,巨大的悲痛让我泪如雨下……

我想我的父亲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