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冯建国:挚友永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1 11: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挚友永斌

□冯建国

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在《春日西湖寄谢法曹韵》一诗中写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遥知湖上一樽酒,能忆天涯万里人。”有人说这是后人的修改版,我们这里暂且不论。诗的大意是说如果遇到真正了解自己的人,就应该好好地彼此畅谈,酒喝千杯亦难尽兴。

在我看来,这大约也是我们运城人性格的精准描述:忠厚、淳朴、仗义、善良。运城人重情讲义的品性,与脚下这片黄土地有关。条山作帐,黄土为床,一池盬盐孕育了华夏的生命,一堆圣火点燃了民族的激情。于是乎天时地利人和,在东汉末年,诞生了中国历史上最受尊奉的武圣关公。

据说酒是源于河东夏朝少康年代,盐湖区的杜村即与此有关。难怪运城人生来喜酒、爱酒、品酒、赏酒,甚而玩酒、闹酒,从而铸就了一种酒文化,即热情好客、举杯礼让、坦露真情、争强好胜,至今依然在这片土地上盛行。而回首关老爷除暴安良、桃园结义、温酒斩华雄、单刀赴东吴等一生中的豪情壮举,尤其是刮骨疗毒时的谈笑风生,很受后人敬仰。

看来,酒这东西并非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尽管人们有“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感伤,不过依然有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千古绝唱。

一片水土养一方人。关老爷是运城人的代表,也是运城人崇拜的偶像,而且运城人也多具有关老爷的性格与气质。我的一位挚友叫吕永斌,是某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他在我临退休时的一次家宴上,曾经说了一句“名言”:“冯老哥,你在位上时我不大理你,你退了休后我会烦死你的。”

他在这里表白的烦事,当然是说喝酒之事了。我当时微笑着没有说话,同桌的人也都当做了一句酒话,多是一笑了之。不过永斌先生却不仅当回了事,而且是非常当回事。岁月如大江东去,却没有冲淡我与永斌弟的情谊。

说来我退休已好些日子了,几年来我们经常在节假日相聚在一起小酌几杯。

我与永斌先生相识的过程,非常富有戏剧性。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其时我是单位的办公室主任,他是机关的财务科科长,之间从来没有过什么交集。不曾想某一天他打来电话,当弄清我的身份后歉意地问道:“你安排人给我单位送书了?”我当时一头雾水,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是写过书的,可从来没有打发过人去什么单位推销,于是当下反问道是什么人,他回答说卖书的,就在他的办公室里。放下电话,我当即赶了过去。

那便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永斌先生很年轻,小我一轮还多,看上去非常精明干练。那个自称是我安排的小伙子,原来是外地书贩的跟班,打着我的旗号招摇撞骗。书贩子卖的是那种金融财务类的,每套近千元,已送出去了好几套。我俩顺蔓摸瓜,赶到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店。书贩早已闻风而去,只留下几箱书在那里。

别看永斌先生做事较真,心地却非常善良。由于书贩子独自离开了运城,永斌先生见状,不仅管了那个年轻跟班几顿饭,临走时还送给了他100元,作为回家的路费。

此后,我听一位朋友讲,吕永斌曾化名好心人,资助过一位贫困大学生,还帮助过不少人……我想,这也许是我与永斌成为朋友的一个重要原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