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杂评] 也说人面桃花_张雅茜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3-3-15 11: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电视剧《装台》播出后,《人面桃花》这首戏歌红遍大江南北,不但有其他剧种的演员演唱,据说在西安的各个公园里,民间剧社和戏曲爱好者,更是咿咿呀呀不断。河东与陕西一河之隔,民间骨子里的喜好源于地域、历史、民俗、文化传承等,不可避免地受了感染,也是一片咿咿呀呀声。碗碗腔这个很多人不认识的地方小剧种,一时竟然成为流行时尚。你得佩服《装台》这部剧的音乐设计——贯穿始终的碗碗腔戏曲元素,浓浓的西北地方风情,由不得你不共情。你更会被现代影视强大的传播力所裹挟,瞬间陷入人面桃花的意境之中。曾几何时,有多少人知道碗碗腔这个曾唱偶戏的小剧种?

有部电影《桃花满天红》,年轻的陈道明饰演男主——一个耍皮影的戏子满天红,爱上一个被老太监买回来准备陪葬的女子桃花,电影结尾是历经磨难被逼当了土匪的戏子跪在大红花轿前,为他心爱的女人了却人生心愿——唱一出《人面桃花》。迎亲的弟兄们喊着嫂子,喜庆的唢呐响彻河滩。满天红喊着心上人,掀开轿帘,已是阴阳两隔。随后,新娘一身喜妆,听男子唱,不对,是吼,如黄河壶口瀑布般的怒吼;是喊,似仰面朝天般的呐喊;是嘶叫,把人心一片一片撕扯下来的那种: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那是碗碗腔的另一种唱法——华阴老腔,苍凉悲怆,惊天动地,那一瞬,铁石人也会泪奔!

还有一部电影《活着》,是余华的小说改编而成,那个败光了家产的男主福贵被抓壮丁,在战壕里,拉着二胡,也许,碗碗腔旋律里的苦音更适合表达他那一刻的心境和西北风情里难以言说的悲情。还有电影《秋菊打官司》,频频响起的旋律,让人不喜欢也不行,怕是张艺谋导演也偏爱这碗碗腔,觉得这戏非此音乐不可?

碗碗腔又名“灯碗腔”“阮儿腔”,因打击乐有小铜碗,伴奏有阮咸而得名,发源于陕西省华阴县,山西孝义也有剧团。碗碗腔原是皮影戏,1956年被陕西戏曲研究院搬上大舞台,一举成功,曾经进京演出,看家戏有《金琬钗》《红色娘子军》等。这个1938年成立于陕甘宁边区的民众剧团,后来成为陕西地方戏曲集大成之院,下属四个团:秦腔一团、二团,眉碗团(眉户和碗碗腔),还有后来的小梅花团,可谓人才济济,优秀作品数不胜数。

老腔也是华阴县祖传,被歌唱家谭维维搬上北京的舞台后,受到很多人欣赏,称为戏曲摇滚。艺名白毛的王振中老先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老腔传承人。原生态的吼,纵情纵性的表演,豪放洒脱的舞台风格,是大西北沟峁纵横的黄土坡才能养育出的调调。碗碗腔与老腔艺术成分颇相似,也叫时腔,婉转动听,明媚悦耳,给小旦演员很大的表演空间,比如《桃园借水》,是本戏《金琬钗》里最有名的一折:“姓桃居住桃花村,茅屋草舍在桃林,桃夭虚度访春讯,谁向桃园来问津。”曾经,著名演员任小蕾这四句唱腔迷倒千万看戏人,通过娇俏妩媚的动作表情,优美动听的唱腔,把一个怀春少女的内心世界表达得淋漓尽致。那一刻,舞台上俏丽的小旦,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个圆场如同水上漂,比铺天盖地的桃花林还要美十分。

十几年前,我无意中在一家书店淘到几张光碟,是华阴皮影班子去新加坡演出时的录像,主唱吕崇德,是一老者,手拨月琴,脚踩用来打节奏的梆子,时不时敲一下那面铜锣,一人扮两角,一会捏着嗓子演旦角桃小春,一会儿放开喉咙唱小生崔护,其他几个人则是配唱兼其他乐器。影布上的少女桃小春和相公崔护,由两个人用皮影表演,一招一式,与舞台演员的表演,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样的现场表演此生估计再难看到。

20世纪70年代末,我和先生所在的芮城城关宣传队想排大型现代眉户剧《杏花村》,专程到西安观摩并请眉碗团的导演来芮城帮我们排戏。后来,由我们牵线芮城文化局请来眉碗团演戏,那时没什么耍大牌之说,一个省的顶尖剧团就到了小小的芮城。因为是下乡顺路,只能演一晚,芮城人才有福气看到有名的大戏《金琬钗》。那一晚我永生难忘,芮城万人空巷,大礼堂连过道窗户上都是人。当饰演崔艳娘的李瑞芳抱着婴儿从天而降时,全剧场掌声雷动。李瑞芳解放初就以一出《梁秋燕》红遍大西北,跟豫剧的常香玉、蒲剧的王秀兰比肩而立。这些大师们剧种不同,人生经历不同,但共同的特点是,在她们心里:戏比天大!

山西省作家协会开会有个习惯,休息时或饭桌上,都会上去吼几句,多是河曲的民歌,《想亲亲》《桃花红杏花白》《走西口》等,还有一首被笑称为会歌,每个人都会唱几句:“亲圪蛋下河洗衣裳,双膝就跪在了石头上……”最后一句“小亲圪蛋”是集体吼。西戎老师是蒲县人,喜欢听蒲剧,总点名让我唱。我嗓子音域窄,唱不了蒲剧,便唱四句《苏三起解》,模仿蒲剧名家武俊英的唱腔。心想在运城如果敢随便学武俊英,定会被人笑掉大牙。后来,我就唱碗碗腔《桃园借水》里桃小春的四句:姓桃居住桃花村,茅屋草舍在桃林……

朋友问,这是啥戏,秦腔?

碗碗腔。

碗碗腔是个啥?

陕西的地方剧种。

咿咿呀呀,好听得很啊。

在电视剧《装台》播出之前,我经常被人这样问。

我对戏曲一知半解,只是喜欢和敬畏,不敢妄言。小时候跟随母亲看了很多折子戏,知道能从本戏里摘出来单演并经久不衰的都是经典中的经典。比如《忠义侠》里的《哭坟》,《锁麟囊》里的《春秋亭》,《玉堂春》里的《起解》《三堂会审》等,《桃园借水》就是《金琬钗》里最有名的一折。全本故事有点长,花开两朵单表一枝,汴梁书生崔护的姐姐崔艳娘的故事留着下一次讲吧。

话说崔护进京赶考未中,酒后误入桃林,见到柴门前天仙般的少女桃小春,想搭讪便找借口讨水喝。聪明的桃小春及时把男子拦在门外,从门槛下递了水碗出去。崔护喝完故意把水碗放远一点,想让小春开门。小春心知肚明,并不说破,蹲下来用脚勾回水碗,仍把这痴情相公拦在柴门外。这是唱念做并重的戏,极见小旦的功夫。

第二年的同一天,崔护又上门来,却见门上挂把锁子,失望之极,随手在柴门上题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题罢而去。为母亲上坟归来的桃小春一看诗句,马上昏死过去。好在崔护走后又不甘心,回来见柴门大开,里面有哭声,进去才知缘由。在桃小春爹爹和崔公子的呼唤声里,痴情少女终于苏醒了过来。于是,崔相公赠家传金钗订下婚约,为后面的故事埋下伏笔。这一折在本戏里叫《赠钗》。

后来,桃小春进了选宫女的名册,无奈与爹爹逃离家园寻找崔护,历经曲折。再后来,大家都能猜到,中国传统戏曲喜欢大团圆结局,这个编剧也不例外,最后自然是崔护高中探花郎,桃小春找到准相公,两人花好月圆,有情人终成眷属,台下观众长吁:过瘾、过瘾。

在《全唐诗》里,这首七言绝句叫《题都城南庄》,也真有崔护这个书生,汴梁人。至于他和桃小春的爱情故事,真假难辨。他姐姐崔艳娘和崔丽娘的故事,就更说不清了。

碗碗腔和老腔,还有阿宫调,现在都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碗碗腔更是占了皮影戏的半壁江山。这些小剧种,起初都是偶戏,以家族为单位,代代传承。走乡串户,扯一条白布,摆上灯碗,用皮影或者木偶讲一出戏,主唱一般生旦兼唱并打鼓板,乐队以月琴为主,表演形式深受观众喜爱。芮城的线腔,也是木偶戏起家,20世纪50年代后搬上舞台,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

戏曲的程式要比故事好看得多,喜欢了,自然就能看出门道。故事是烂熟于心的,看的是演员一招一式的动作,听的是唱腔里蕴含的人物情感,享受的是戏曲艺术无穷的魅力。在没有电视网络的多少年里,就是戏曲,滋润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的日常充满喜悦和快乐。

戏曲《人面桃花》是经典中的经典,百看不厌。任小蕾的表演堪称碗碗腔小旦天花板,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隔门递水、取碗,传情达意,一道柴门就靠两个演员的肢体表演。那时候没有布景,更没有电视剧《装台》里声光电营造出的桃花林。能让戏迷们牢记于心的,除了演员的舞台表演,就是那婉转曲折咿咿呀呀的腔调。

其实,戏歌跟戏曲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喜欢的朋友可以上网一搜:任小蕾的《桃园借水》全折,可以一睹名家舞台风采;华阴皮影碗碗腔《借水》,可以一窥多少年前皮影班子的演出场景;或者,搜一下电影《桃花满天红》的配唱,让心灵颤抖,释放一下很久没有过的泪水。
195281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ho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