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故乡不远(散文)_侯满玉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9 09: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几年,我和妻子像候鸟一般在北京、深圳两地交替栖居。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和炎热的夏季,我们泊居在首都北京;凉爽宜人的秋天一过,严寒酷冷的冬天到来之前,我们就飞往祖国的南方,在深圳这座美丽的沿海城市越冬。两地交替轮回、漂泊徙居的日子里,首都千年古城的繁华风物尽览眼底,深圳这座新兴城市的建设速度、创新力度和服务温度,我们有着切实的体验和亲身的感受。

古人云“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春节将至,我亦难免生出思念故乡亲人的情愫。古人有“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之虞,而我却是思乡念亲情更迫。

我的故乡在山西永济一个僻地小村庄,虽说是穷乡僻壤,却有着魅力十足、令人听闻难忘的名字——长处村。早年在地区招待所参加文联召开的文学创作会议,报社一位资深记者兼编辑见到我打过招呼后幽默地说:“人杰地灵,好村子成就好人才啊。”说得我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顿悟,连忙回道:“岂敢!岂敢!”他是一个谈吐风趣的人,接着问我:“你不是‘长处’人吗,我的记忆不会错吧?”我明白,他是因地名之美,不仅记得村名,还记得人名。

我们村坐落在“狼沟”“西沟”和“南沟”三面环沟的沟沿之上,犹如一个“岛屿”,不知有什么好,却冠以“长处村”这么个好名字。村子不大,百十户人家,七八百口人,土地稀薄贫瘠,还有丘陵,凹凸不平,两丈深的沟地占土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在沟里侍弄庄稼,人拉肩扛,既艰苦又费力气。政府号召“因地制宜,合理种植”,略大稍好的地块种植小麦、豌豆,秋季轮作倒茬种植谷黍、玉米、豆类、红薯和棉花。沟坡地、沟沿、沟岔、崖边,栽植桃李柿子杏,还有大枣树。沟里崖边长有一丛一丛的酸枣树,农民们现学果木嫁接术,成功地把酸枣树嫁接成大枣树,这不仅为集体增收,也为村民增添了口福。

我们村子不大,却能因地制宜,合理布局。村南村北的大路两侧,路东路西各栽植着两排果树林,村民们称之为“南园”“北园”。到了成熟的季节,桃杏李子挂满枝头,颇为诱人。北园属于我们组,一律栽植的柿子树,到了深秋,柿子树好像悬挂着红彤彤的小灯笼,煞是好看。淘气的孩子悄悄地攀爬在树上,寻找早熟的“软蛋柿子”。“软蛋柿子”汁液格外甜,如不及早摘下吃掉,也会自行脱落而被糟蹋了,所以孩子淘气的举动从来无人干涉。

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柿子,浸入温水锅里脱涩后,吃起来脆生生甜滋滋。柿子还可以堆放在缸或罐里,再放几个苹果或梨子脱涩。这种用水果脱涩的方法实施后,不几天,柿子就成了“软蛋柿”,汁液丰沛,咬一口满嘴甘甜。除了这种“物理脱涩法”,柿子最好的加工方法是把皮削掉,经日晒变成柿饼和柿条,然后,入罐或入缸密闭数日,待柿饼和柿子条布满柿霜,吃起来就更是甜爽。我就特别喜欢把柿饼当“零嘴儿”。

我们家乡加工的柿饼特别漂亮,洁白无瑕,就像下了厚厚的一层霜。这种柿饼入口软糯,咀嚼起来劲道甘甜。更加值得称道的是,蒲州镇有个柿树林生长的柿子,做成柿饼尤为独特,柿饼去蒂泡入茶水可融化成汁液,喝一口这样的“琼浆玉液”,既有茶的清香,又有柿饼的甜蜜。传说,古代这里的柿饼曾经被作为贡品送至京城。

北京、深圳的超市里出售的柿饼,没有我们故乡那么洁白的柿霜,通体透着一种褐红色或粉红,看相特别美,吃起来却没有那么甜蜜可口。故乡小城的商店里可偶见这种柿饼出售,而在北京、深圳却没有这样的福气。看来,家乡应当加大宣传力度、扩大销售渠道,让大城市里的人都能够品尝到我们家乡的美味。

这两年抗疫防控,我和老伴未能回老家,留在北京、深圳过年,腊月里均收到家乡亲人快递来的柿饼。

故乡是遥远的。但是,因为这些柿饼故乡又似乎就在身边。

163156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