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踏访八路军东渡黄河足迹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6 11: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踏访八路军东渡黄河足迹
踏访八路军东渡黄河足迹

写在前面: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我的家乡山西省万荣县筹办八路军东渡黄河抗日纪念馆——

1937年8月,八路军从陕西韩城芝川镇渡口过河,在山西省荣河县(1954年与万泉县合为万荣县)庙前渡口一带上岸,由此北上抗日。

万荣县筹办纪念馆,就是要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铭记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奋起抗战的艰难历程,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欣闻此事,我回到家乡,踏访当年八路军东渡黄河足迹,寻访黄河沿岸的父老乡亲,走访党史研究部门和专家,拜访当年目睹八路军东渡黄河的耄耋老人,倍感此项工程的意义,也倍感此项工程的刻不容缓。

奔腾咆哮的黄河,一出龙门,澎湃而前,被秦岭山脉阻拦,掉头向东,浩浩荡荡,穿中原……地处黄河三角洲的河东庙前渡口,自古至今,为晋陕交通要冲和军事重地。

84年前,八路军三大主力于陕西三原誓师,从韩城县芝川镇渡口登船,东渡黄河,在这里上岸,沿张仪古道穿过后土祠正殿后的秋风楼,北上太行创建根据地,掀开了中华民族奋起抗战的恢宏篇章。

3月份,我循当年八路军东渡足迹,寻访庙前渡口及附近沿岸村庄的乡亲们,聆听他们讲述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回望当年“万马鸣秋风”的情形,思绪仿佛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

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

3月27日,我在黄河岸边的刘村见到抗日烈士薛维奇的儿子薛来源,他今年83岁。1939年,薛维奇受党组织派遣,任荣河县牺盟会锄奸团团长,在参加围剿地方反动武装蔡庆山部和对日斗争中,有勇有谋,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次执行任务中,与日寇狭路相逢,他不畏强敌,英勇抵抗,为掩护战友光荣牺牲,年仅23岁。

薛来源说,当年父亲奉命到庙前渡口迎接八路军先遣部队,将部队接到刘村。八路军指战员士气高昂,阵容严整,来到村里后,立即帮老乡挑水扫院,见到老乡说话和气。他们规定生小孩的人家不能住,有年轻妇女的人家不能住,借东西要还。当时部队借了一位大娘的一把勺子,特意在门外的墙上画了一把勺子,以作记录。待部队离开时,将勺子还给主人,才将墙上画的勺子擦掉。

3月29日,我再次来到刘村,与众多上了年纪的乡亲们交谈。他们听老人们口口相传: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

薛来源还告诉我,八路军的部队离开刘村时,带队的指挥员赠送给他父亲一把**。父亲带着这把**发动群众,与日寇进行斗争。父亲牺牲后,母亲含泪将这把刀藏了起来。这把刀被他家视为传家宝,珍藏了72年。

4月10日下午,我和家乡一群志愿者赴河津市拜访95岁的离休干部牛青彦。牛老说,1937年秋,他亲眼看到东渡黄河的八路军部队1000余人从黄河对岸芝川镇渡河,在庙前渡口一带上岸,来到宝鼎老城南门外(后来叫金井村),四位指挥员分别住在潘家玺、潘家荣、潘温侯、潘良亭几个大户家里,部队住在街道两旁。那时他在宝鼎小学读书,他和其他同学到城外目睹八路军部队的风采。八路军纪律严明,离开时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

那位长者就是朱德

1937年10月7日,阴雨方霁,朱德、邓小平等从韩城芝川镇东渡黄河。一个半小时后,到达黄河东岸。部队夜宿金井村,朱德总司令住在潘家玺家的东房。

3月27日,我见到潘家玺的儿子潘安元。他告诉我,听父亲说,朱德总司令平易近人,还在院中与部属下棋。官兵们见了年龄大的叫“大爷”“大娘”。借用谁家的房子,当面给房主钱;所用的家具、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

4月5日,我慕名拜访荣河村98岁的老人潘明德,他当时是学生,亲眼看到从城外通过的八路军部队。他们身穿灰布衣,脚穿布鞋,背着枪,行军的队伍整齐。他说,那天,街上有商人、老百姓、学生,路比较窄,人们听说朱德要过来,都想去看看。但部队都过去了,也没有见到朱德。后来才知道,走在队伍前面的那位长者就是朱德。

这天,我第二次拜访荣河村99岁的老人柴养元。第一次见到他是2017年8月22日,他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荣河小学组织学生列队欢迎八路军。韩城的芝川至庙前是一个大渡口,从河津至荣河的邱家村沿岸都有船只。有一支小部队在此先行渡河,他们挑着锅碗、灶具,大部队随后到达。那天,一支宣传队进村,立即拿着松墨桶、刷子,在他家门口对面的墙上刷写抗日标语。他还听说渡河时,有一名战士落水,被附近的水手救起。

给贺龙送条幅

3月29日,我在荣河镇周王村采访谢纪成。他今年79岁,祖父谢竣是清末举人,早年考入山西太原优级师范学校,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回国后在故乡创办蒲坂中学,并任校长,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有李雪峰、姬鹏飞等风云人物。抗日名将傅作义报考保定军官学校前,也曾在家长带领下请谢竣帮助“恶补”功课。

1937年9月的一天,贺龙率120师东渡黄河,于庙前渡口登岸,攀上晓月坡头,傍晚驻扎周王村。贺龙住在村长张嗣谦家的后院。谢竣代表县政府致欢迎词,向贺龙送去他亲笔书写的“精诚团结”四个大字。

贺龙了解到荣河县正处于建党阶段,人民武装自卫队刚刚成立,队员思想不稳,便勉励大家,并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他剖析“亡国论”“速胜论”两种论调,指出它于国于民没有一点好处,万万要不得。谈到自卫队的困难,他说,人多枪少是个不利因素,但也有好处,比如转移就比较方便,打了胜仗也有人背枪,护送伤员,也有掩护。贺龙富有哲理、饶有风趣的一席话说得队员们茅塞顿开,信心倍增。

部队离开周王村时,贺龙叮嘱勤务员到炊事员处拿了一个淘米的大篦勺,赠送给谢竣以表谢意。这个大篦勺被全巷道的人借用达50余年,全村人都知道这是“贺龙送的大篦勺”。

那次贺龙率120师驻扎周王村,《王恩茂日记》这本书里有记载。王恩茂在战争年代坚持记日记,留下许多十分珍贵的史料。

刘伯承的部队不扰民

1937年9月下旬,刘伯承师长率领129师渡河后,前行至周王村外大路旁,宿营休息。

4月11日下午,我随荣河村一群老党员来到周王村,重走当年129师从庙前渡口上来的小道,实地察看当年部队休息的地方。

老党员谢纪成说,刘伯承率部来的时候,没有公开身份,部队从庙前进至周王村西北关门外。此处有一个大的土堆,形状似牛,乡亲们称那个地方叫土牛禾。刘伯承的部队不扰民,就在土牛禾旁休息。

得知有部队到来,村长张嗣谦立即带人送去开水、绿豆汤,并请部队进村休息。刘伯承说,不进去了。部队开拔后,人们才知道那个长官是刘伯承。

做人民利益的维护者

3月20日,我在荣河村老党员樊晋宝处得到一本《陈赓日记》。此书1982年由战士出版社出版,邓小平题写书名。书中详细记录了当年陈赓率部在荣河上岸的时间、地点,以及上岸后开赴抗日前线的路线等。

1937年10月8日拂晓,八路军386旅陈赓旅长率部上岸后步行16里赶到庙前。在前往荣河县城的路上,他突然停下脚步,在路旁的麦田里察看。原来,部队行军急促,踩踏了沿途麦田。

为此,陈赓召集营以上干部开会,严肃地对大家说:我们的军队来自人民,为了人民。保护群众的利益,是我军的宗旨。人民群众的拥戴,是我们战胜敌人的根本保证。要想取胜于敌,首先要取信于民。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家:“我们要时刻做人民利益的维护者。”

会后,全旅各团、营立即传达会议精神,重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严格检查纠正违反群众纪律的行为。如此,部队的纪律更加严明,从荣河赶至通化镇,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为了不惊动老乡,指战员睡在街口巷道上,第二天清早还把巷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当地群众为之感动,抬着猪肉,挑着红枣,纷纷走上街头,慰劳部队。

对此,陈赓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晨雾。五时三十分出发,经荣河镇,通化镇到孝原宿营……沿途麦田践踏不堪,察其足迹多系骑兵,今晚令各团、营严格纠正此事。”

有了这支队伍中国就有希望

1937年9月16日,朱德、贺龙、刘伯承、任弼时、罗瑞卿等到达里望。79岁的乡村教师杜梦熊曾写过一篇文章,详细记录了当时的一些细节,摘录如下: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军官,十分威武英俊。后面的几位穿着都很俭朴,一律是淡灰色军服,有的已洗得发白,打着裹腿,和普通战士一样,很难区别谁是长官,谁是士兵。他们虽经长途跋涉,但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八路军部队在里望停留期间,爱护群众,不拿一针一线,做到了秋毫无犯。部队开拔时,有关人员还挨家挨户登门征求意见。他们的一举一动,使群众明白了一个道理,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是真正的抗日队伍。有了这支队伍中国就有希望,抗日就一定能够胜利。乡村许多热血青年纷纷要求参军参战,或跟着队伍北上抗日,或参加牺盟会、山西新军,有的为抗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结语:4月8日上午,万荣县老干部局组织老干部重走八路军东渡黄河经过的张仪古道。时值正午,太阳照在宽阔的河面,曾经咆哮浑浊的黄河清澈平静。站在庙前渡口向西眺望,芝川镇及闻名中外的司马迁祠依稀可见,河面上有许多鸟儿盘旋,附近岸边的村民或垂钓散步、或游览誉满华夏的神祇后土祠。此情此景,让我浮想联翩。老干部局贾副局长要我给大家讲讲八路军东渡黄河的事迹。我满怀深情介绍了连日来采访的所思所想。我说:我们脚下的庙前渡口,84年前发生了一件划时代的事情,八路军东渡黄河,从这里上岸,开赴抗日前线。我们把这段历史留住,让更多的人了解八路军艰苦卓绝的抗战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就是用行动纪念建党100周年。

(本文承蒙薛勇勤、王世红、李颜峰、丁军、樊晋宝、谢继宗、王志虎、薛德朱、潘振宏、薛德林等同志协助采访或提供帮助)

作者简介:卜金宝,万荣县荣河镇荣河村人,曾担任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

162905

相关帖子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社区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