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

小庄|黄河水不会倒流,但真理总会浮现!

137 0
发表于 2023-11-19 11:50:48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说起大学生就业这个问题,就跟最近几年聊经济形势一样,每年都说今年是最难的,但是很多人心里都清楚,明年才是,而明年之后呢,还有明年……

  现在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月三、四千块一样肯干,除了因为就业形势实在是不好,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批刚毕业的大学生暂时还只需要养活自己,等到再过几年,这批人需要结婚,需要承担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的时候,形势可能会更严峻。所以为啥现在的年轻人对婚姻和家庭普遍没什么期待,实在也是不敢有太多期待

  我在后台看到有一个读者说:我就拼命卷,卷死那80%的同行,行业再萧条,也总不至于裁员裁到我的头上吧。

  如果你是比较能卷的那一批人,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可能还需要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不仅仅需要自己能卷,你还得保证你另一半也很能卷,否则压力就会落到一个人肩上。假使你和你对象都很能卷,至少都可以保证工作和收入上的稳定,那你们还得同时保证不要踩上任何一个地雷,比如不要买到烂尾房,不要有啥大的意外。对绝大多数的打工人群体来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可以说很厉害也很幸运了,但是这可能还不够。

  我自己有一个朋友就属于上面说的那种,他家小两口工作都特努力,年年都是单位优秀员工,各种绩效考核也都很靠前,也没趟上啥地雷,日子一直都是我们这群朋友里面过得很滋润的。但是去年,男方家父母包的一个工程,老板卷款跑了,一大笔工程款没要进来,关键这笔工程款里面还有一大部分是男方父母从银行和其他各种渠道那里借来的。这一下子,搞了一大笔债务背在身上,而且这个钱根本是要不回来了。你要说怪他父母吧,也不完全是,因为以前他父母包这种小工程,一直都是那么干的,也没出现过啥意外。但是现在意外就是出了,你说你管不管吧?

  所以,不要以为自己一个人能卷就够了,只要社会的雷足够多,就算你能躲过,你家里最亲近那些人是不是都能躲过?这些问题显然不是你卷得厉害就可以避免的。

小庄|黄河水不会倒流,但真理总会浮现!

  回到大学生就业那个问题上,原理也是一样的,靠他们无休止的卷下去是不行的,就算你是卷赢了的那20%又怎么样,卷输了的那些人必然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一定会形成各种各样的社会地雷,总有一个可能招呼到你身上。一个社会卷得越厉害,同时也就意味着埋下的地雷越多。

  所以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得去思考那个问题——怎么办?

  我们上篇文章聊了一下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除了联合,毫无出路。

  但是也有人不那么想,他们认为联合是非常危险的,甚至是非常反动的。为什么?因为联合这两个字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个残酷的字眼。你们今天说是要联合起来要求降工时,涨工资,严格落实劳动法,那么明天呢?你们还想要什么?联合毫无疑问是危险的,它蕴含着斗争,蕴含着不团结和不稳定。

  这一派的人认为,当下要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也好,解决产能过剩危机也好,最需要的不是斗争,恰恰相反,此时最需要的是稳定。因为只有稳定,投资者才更有信心来投资,其他国家才更愿意和我们做生意。因为一旦资本感受到了不稳定因素,担心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巨变,那么就自然会减少投资,不稳定的因素还可能使得更多消费者也不愿意消费。投资和消费一拉胯,什么大学生就业困难,什么消费疲软,不是都一并来了么?

  反之,稳定的环境能够激起投资者的信心,激起资本的信心,只要有信心,对未来有期待,资本就敢于投资。资本一投资,经济一好转,大家也就敢消费了,工作岗位需求也多了,你们说的那些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根本不需要绞尽脑汁去想这办法,那办法。

  这一派的观点乍听上去很有一番道理,但稍加思考,就可以发现他们犯了两个愚蠢的错误。

  第一,资本从来不会因为什么稳定、团结、期待而选择投资,资本投资的信心永远只来源于一个因素——利润。

  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没有哪个财阀和老板会因为当地的百姓温顺善良、温文尔雅而选择去投资。他们之所以愿意投资,原因只有一个,那里可以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和利润。如果有一个老板说,去那里投资是因为那里的百姓温顺,那么只有一个原因:温顺的百姓便于他在那里榨取更多的利润。

  这一点正如马克思说的那样:

  “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资本论》

  所以,如果说是联合不利于资本的投资信心。那么,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打工人从来就没有联合起来过,为什么现在资本没有信心了,不继续投资了?难道是因为有人联合起来了?

  第二,联合起来不是不要安定团结,而是需要在一个权利平等、合理规范的基础上去创造一个更好的安定团结。

  从社会层面来说,不可能有任何一个阶层对安定团结的渴望,会高于广大的劳动群众。原因很简单,他们是这个社会里面抗风险能力最差的一个群体,任何所谓的不安定因素所带来的灾难,一定是最快最重的压到他们身上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劳动群众才更需要联合起来,不仅是共同抵御风险,而且是争取他们应该有的权利。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理解的问题,就像《毛选》里说的那样: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毛选第二卷,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

  最近B站上看到一对年轻小夫妻,叫“亮亮和丽君”,这对夫妻代表了很多类似的打工人夫妻。他们很努力,很勤奋,眼里有光,对未来建立一个温馨的小家庭也是充满了希望。但是两年多前,小两口拼命攒下一个首付,省吃俭用还贷款,结果买了融创一套烂尾房,对这样一对需要很努力很辛苦才能买上一套自己的房子的年轻夫妻来说,这一套烂尾楼几乎摧毁了他们对生活的希望。前段时间,这两口子去房开那里想要个说法,结果男的还被对方打了一顿,最后住院费还得自己搂。

  这个时候,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你去跟这对年轻小夫妻讲:你们不要吵,不要闹,要安定团结,如果人人都像你们这样跑来闹,那资本还敢不敢投资了?资本不投资,你们上哪打工去?还要不要吃饭?还要不要信心?

  大家看吧,只要脱离了抽象的争论,一代入到现实的困境中去,大家就能感受到这话说得有多么的厚颜无耻了。

小庄|黄河水不会倒流,但真理总会浮现!

  联合起来不是不要安定团结,就说烂尾楼这个事情,为什么整个房产建设中,房开老板该拿的钱一分不少,银行该赚的钱一分不少,土地财政该有的钱也一分不少,而偏偏出了事,烂尾的责任却要一分不少的花了钱的购房者来承担?

  你们说什么投资人需要信心,难道消费者不需要信心?你们那么搞,哪个消费者还能有信心?消费者都不消费了,投资人又哪来的信心?指望善良的地主给温顺的百姓发救济粮么?

  在市场经济体系中,生产劳动者本身就已经处在了不公平的被剥削地位,然而即使在接受了这种不平等的地位的基础上,他们依然连不平等基础上的“表面平等”都得不到,这样完全建立在牺牲一方,满足另一方上面的安定团结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为更大的不安定,不团结打下坚实的基础罢了。

  我常常在以前的文章里反对唯心主义的观点,这不是为了去争论哪个学派更有道理,哪个理论更高明,这没有意义。之所以要坚持唯物主义,反对唯心主义,是因为唯心主义那一套观点一旦落实为具体的策略和方法,伤害到的永远是我们绝大多数的劳动群众。

  有人说,现在的打工人一盘散沙,各有私利,无产阶级的先进性看不到,各种缺点倒是一大堆,好像没啥希望

  这没什么悲观的,无产阶级在没有上升为自为的阶级之前,在完全的自发零散状态下,必然是带着资本主义社会各种千奇百怪的缺点的,不仅行为是,思想上也是。但是只要他们开始联合,在他们起来向着社会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则作斗争以后,他们在改造社会的过程中,必然也就改造了他们自己。从历史上看,群众的联合,群众的运动一定是出现在组织之前的。我们的工人运动出现在共产党成立之前,我们的农民运动出现在井冈山武装斗争之前,一个自为的阶级,总是先从自发的联合开始的,而不可能倒过来。就像理性认识,总是要经过感性认识,并以感性认识作为基础,才能上升为理性认识一样。

  井冈山上的农民军不是一开始就具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和组织纪律的,它也是在斗争中,在改造社会中,改造了自己,变成了一支完全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无产阶级的先进性就体现在,他们是社会化大生产的产物,他们对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是没有任何眷恋的,他们要斗争的目的不是打倒有特权的人,从而使自己成为特权者,而是要打倒特权这件事本身。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他们能锻炼出高度的政治觉悟和组织纪律,因为这不是为了某个狭隘的私人利益集团的斗争。

  没有联合的个人,是没有力量的。一旦联合起来,就如列宁说的那样,他们才会明白自己的力量在什么地方,资本的力量在什么地方,他们也才敢去争取自己的权利,争取自己的利益。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很容易看清以往资产阶级对他们的欺骗。比如,你要是对一个打工人说,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他是很难感受和理解的,他更容易相信资产阶级宣扬的那样,法律是一视同仁的,是公平的。但是一旦他们敢于争取自己的权利,他们尝试联合来增强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他们立刻就会发现法律是站在哪一边的了。那时候他们就会觉悟,就会在斗争中不仅改造社会,也改造自己,那时工人的先进性就一定会表现出来。

小庄|黄河水不会倒流,但真理总会浮现!

  还有人说,别指望了,黄河水不会倒流。

  是,从来没有人看见黄河水倒流过,黄河水也确实不会倒流。但是黄河水引导不好,那是会决堤,会淹死人的。这生产力就像滔滔的黄河水,它的堤坝就像生产关系,当生产关系无法容纳滔滔的黄河水时,放任自流,那只能带来无穷的灾难。

  最后,引用毛主席青年时期写的《民众的大联合》一文里的一段结尾吧。

  “……我们倘能齐声一呼,将这历史的势力冲破,更大大的联合,遇着我们所不以为然的,我们就列起队伍,向对抗的方面大呼。我们已经得了实验,陆荣廷的**,永世打不到曹汝霖等一班奸人,我们起而一呼,奸人就要站起身来发抖,就要舍命的飞跑。我们要知道别国的同胞们,是通常用这种方法,求到他们的利益。我们应该起而仿效,我们应该进行我们的大联合!”——《民众的大联合》
219810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