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童年时的抗美援朝记忆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3 10: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各地都举行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这些天里,我不止一次回想起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所亲历的一些往事。

参加县上的抗美援朝大会

大约在1950年的11月中旬,我正在村里上小学。当时我国已经出兵打响了抗美援朝之战。有一天,老师安排我们第二天参加县上召开的抗美援朝大会,我们非常激动,都紧张地忙碌起来。大同学做横标,写标语;小同学到各个打麦场里,削高粱秆,回来糊粘手旗,还积极动员家长参加县上大会。

第二天一早,我们和村民一起,打着横标,摇着手旗,喊着口号,排着队出发了。我村离县城不远。到了广场,只见红旗飘扬,鼓声咚咚,县直单位和附近村的群众,正从四面八方涌来。

会场设在县委机关门前的广场上,靠北面是临时搭建的木台子。大会开得庄严而激愤,有两个场面我仍然记忆犹新。

一个是当台上的一位领导,控诉了美帝国主义炸毁我东北边境民房,屠杀中朝人民的暴行时,广场上立即群情激愤,喊声雷动。“打倒美帝国主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为死难者报仇!”的口号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红旗伴着横标和手旗,猎猎飘动;锣鼓声和着口号声,震天动地!

另一个是,大会代表表态发言时,县人民委员会机关一位同志上台,含着热泪,挥舞着拳头,慷慨陈词,控诉美帝罪行。忽然看见他咬了下自己的手指,在桌子上写着什么。会场先是一片寂静,后来又是一片躁动,群众瞪大眼睛,疑惑地看着,议论纷纷,有人忽然喊:“他是在写血书呀!”但见他边写边喊:“我要参军!替中朝人民报仇!”刹那间,会场爆发了雷鸣般的欢呼声。我们不少同学也含泪跳着,喊着口号,声援这位爱国英才。

为志愿军备口粮

进入深冬,那一年的天气格外寒冷,听说前线的战士缺吃少菜,一把炒面一把雪地填肚打仗,村里的老百姓都非常心疼和着急。

有一天,村里开会,父亲领回了白面和红薯、胡萝卜,说要动员大家炒炒面,烤红薯片、萝卜片,支援前线。我们全家非常兴奋,大家齐动手。母亲和姐姐在厨房炒炒面,我和父亲在东厦洗菜切片,烤红薯萝卜干。怎么烤呀!父亲想起蒸馍那套用具。他支起了蒸馍铁圈,上面放上铁箅子,再把切好的红薯、胡萝卜和白萝卜片,蘸着调料,平摆在上面,下面放着烧好的木炭。经过反复烘烤试验,终于烤好了脆香可口的干菜。当时我家总结的“片要薄,火要小,勤翻动,微发黄”的方法,在村里被广泛使用。

通过五天的加班加点,终于完成了村里交给的任务。虽然全家人熬红了双眼,累得腰酸背疼,我的小手也疼得发红发肿,晚上睡不着觉,但想到能为前方战士作一点贡献,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同志愿军战士交朋友

1958年5月初,志愿军从朝鲜回国,驻扎在我村的是一个工兵连。那时我正在上高中。因为学校离家近,每天中午和晚上,我都要同战士们玩儿。

有一个驭手,就是当时车队赶大车、喂牲口的战士,那时部队的汽车很少,而工兵连的运输工具,一般都是马车。他是个山东人,三十多岁,膀宽腰圆,一米七八的个子,开朗豪爽,爱说爱笑,常和我们交谈开玩笑。每每看到他笑容满面,哼着小调,扬鞭催马,赶着大车在村里奔跑时的帅劲,我们都很羡慕。

有一次他讲了一个令人刻骨铭心的故事:在朝鲜一个山头上,上边有飞机轰炸,下边有敌人冲锋攻击,守坑道的战士不断有人牺牲。为了延伸和加固坑道,更好地保护战士们的安全,他们连奉命冒着战火冲入坑道作业。在突击施工时,他的一个好战友,一条腿不幸被敌人炸弹炸伤,鲜血直流。班长要派人送他下山治疗,他怕连累牺牲战士,坚决不下火线。后来,当卫生员冒着枪林弹雨赶到时,他却因为流血过多牺牲了!战士们都悲痛万分,这个驭手也是几天米饭难进,只是悲愤地拼命挖地道,筑工事。他俩是好朋友,又都是独生子,曾立下盟约,谁牺牲了就由另一位照顾好对方的父母,并为老人养老送终。他告诉我们,下半年就要复员了,他家在县城里,战友是河南人,他打算先去战友家看望一下老人,沟通好了再兑现承诺。一席话让我们肃然起敬。这样的英雄事迹,他给我们讲了不少。

停战后的五年间,他们同朝鲜人民频繁交往,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朝鲜人民挚爱和平,热爱生活,能歌善舞,深深地感染了他们,也教育了他们。他们经常和朝鲜朋友在一起唱歌跳舞,学会了不少朝鲜话、朝鲜歌曲和朝鲜舞。战士们同我们说起话来总是习惯地称呼朝鲜大娘为阿玛妮,很亲切的,好像就是他们家里人一样。特别是这位驭手,他跳的朝鲜舞,舞姿优美,形象动人,真叫人拍手叫好。他还抽时间,专门教我们年轻人跳朝鲜族舞蹈,唱朝鲜歌曲。村里开军民联欢会时,几个年轻人还和战士们一块儿,演唱了朝鲜歌曲,表演了朝鲜民族舞蹈和本地的眉户小戏等。“嗡嗨呀!康木宁姆保利,阿拉里多,加里各答嗡嗨呀!诺多拉多嗡嗨呀!米尔布利保尔格嗡嗨呀!噢咕沙嗡嗨呀,依尔卡里卡沙嗡嗨呀!嗨嗨嗨嗨!嗡嗨呀嗡嗨呀!”这首熟悉的旋律,久久地回荡在村子上空和村民心里。

直到现在,七十年过去了,那位乐观开朗的驭手大哥的音容笑貌,还深深留在我的心里。他讲给我们的感人故事,永远激励着我们奋进;他教给我们的朝鲜舞曲调,我还能流畅地唱下来,成为我多年来最喜欢哼唱的歌曲。

仇炎生/文
16258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