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古今运城] 蒲剧选段《挂画》幕后故事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浏览和使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2021年12月20日晚,北京梅兰芳大剧院。2022年新年戏曲晚会录制现场。
蒲剧选段《挂画》幕后故事
“含嫣”面露急色。几分钟前,晚会导演孙桂元告诉她,蒲剧选段《挂画》将提前一个节目录制,这意味着没有留给她开嗓、压腿、预演的时间。突发情况让舞台经验丰富的“含嫣”扮演者杜丽娜压力倍增。
蒲剧选段《挂画》幕后故事
杜丽娜是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演出一团的优秀青年演员。这一次,已经是1991年出生的她第四次登上央视舞台了。尽管如此,为了此次录制,《挂画》团队依旧从去年11月下旬提前筹备,历时一个月,从运城跨越800多公里来到北京,这期间又反复打磨与锤炼了无数遍。想到这些,“含嫣”稳了稳心神,深呼吸,在喧闹中等待上台。

1月1日晚黄金时间段,经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播出,这段精炼过的蒲剧将传统艺术“针尖上的芭蕾”再度带给全国观众。

三十天,台前准备时

2021年11月下旬,市文化和旅游局收到2022年新年戏曲晚会的节目选调通知后,山西省蒲剧院党委高度重视,立即抽调创作团队。演出一团一级演员程小荣担任导演,蒲剧表演艺术家吉有芳负责指导,作曲家程小亭作音乐调整,将已浓缩至4分钟的《挂画》进行再编排、再提炼。在对“手绢”“挂画”等传统情节再梳理的同时,又确保了绝技“跷功”“椅子功”对剧情的承前启后作用,迅速完成了《挂画》晚会演出版正式定稿,并录制视频寄往北京。

2021年12月10日晚,青年演员杜丽娜带着老师吉有芳精心挑选的头花和叮嘱抵京,与她一同前往梅兰芳大剧院的还有助演郭睿楠,青年演奏员宁杨帆(鼓板)、郭元军(板胡)、宁凡华(笛子)、畅志超(二胡)。这支6人小分队由省文旅厅干部吴可嘉带队。

迎接他们的,是“住处——剧场”两点一线的排练生活。这群年轻人每天一大早便赶往剧院,根据导演组的要求反复带乐走台,确保对舞台的高度熟悉;晚上回到酒店,还要在房间里集中对表演和演奏的细节反复推敲与练习。

韵味十足的弦乐和打击乐、婉转悠扬的唱词串起了团员们的排练生活,也点缀在杜丽娜每天必记的练习日志里。10篇日志,记录下演员在酒店过道练习“跷功”的身影,记住了团队对舞台艺术大美的执着追求,更展示出新一代蒲剧人对精湛表演的毅力和自信。

在此期间,晚会导演将走台时的表演与杜丽娜在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戏曲晚会上的视频资料反复比对,对“踢石子”动作进行调整,力求使剧情进一步合理化。同时,借调了中央京剧院的演奏乐手与两位演员以丰富舞台元素,使之具有更强的观赏性。

14日,在京出席全国文代会的副院长贾菊兰,与6人小团视频通话,嘱咐他们放平心态,正常表现,所有的辛勤与付出都会在舞台上绽放。

15日,这段4分钟的《挂画》顺利通过央视总台领导审查。

20日下午1时,杜丽娜在油彩的描摹勾画下,成为“含嫣”,她戴上了师傅珍藏多年的头花,经过近7个小时的等待,在期待与紧张中,开始了晚会的录制。

四分钟,台上进行时

“丫鬟,你我打扫秀房,挂画便了。”穿着跷鞋的杜丽娜在鼓板、板胡、笛子、二胡的节奏声中,尽显身姿婀娜,她的一颦一笑展示出元代少女耶律含嫣即将见到心上人的欣喜与激动。紧接着,弦乐、打击乐节奏愈发明快,“跷子碎步”也越来越快。鼓板一响,含嫣最后一跃跳上罗圈椅,“金鸡独立”等动作在窄窄的椅子把手及椅背上干净利落地完成,镜头里的杜丽娜在椅子把手间轻盈跳跃,这便是《挂画》中的经典绝技“椅子功”和“跷功”。

近2分钟椅圈上的表演,杜丽娜立、踏、踮、跳、勾、旋、转一气呵成,每一个动作都和演员神态一同表现出角色的心情与剧情的进展。她纵身一跃,单脚站立,左右横跳稳住身姿后,手臂努力向上往高处挂画,右脚往左脚一勾缓缓下蹲,将画铺展开来。随后跳到椅背顶端,在音乐的节奏韵律中,做出“金鸡独立”,又“慌乱”地一步三跳,坐在了椅子上,呼吸急促,神色间净是惊恐,原来是担心自己的心上人消失不见。这一串行云流水的腰腿功夫,是杜丽娜十几年来刻苦练习的成果。在持之以恒的每日训练中,在一次次克服恐惧的尝试里,她将自己对蒲剧的热爱铺陈在生动的舞台上。

杜丽娜告诉记者,流畅的表演与自己所穿的跷鞋密不可分。这是以木质材料特制的一种道具。演出时,外套绣花鞋,在大彩裤的笼罩下,只露出“小脚”部分。也只有将跷功做好,《挂画》之亮点才能完美纷呈。杜丽娜最开始在砖头上练习,从平地就摔到砖头越垒越高,最后一跃跳上《挂画》的舞台。“后来发现,只要练习的次数足够多,在罗圈椅上不栽跟头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杜丽娜说。

最后一分钟,杜丽娜以戏本本就存在的“手绢”为结尾,手绢高高抛起落在脸上便为“洗脸”;手绢一叼,眼波流转,这是少女等到心上人的娇羞与欢欣。这段剧情的安排,是因为《挂画》团队在反复走台时发现椅子下的表演仍有不足之处,经过商讨,他们听从了晚会导演的建议,用手绢连贯演员动作和剧情铺叙。他们当天赶回酒店后立刻排演,最终确定了这一精彩片段。

赋华彩,传承无穷期

这一次的表演,恩师吉有芳没有陪伴在杜丽娜身旁,只在丽娜临走前,郑重地将自己珍藏二十多年的头花交予她。

“挑一个像样的,自己喜欢的,上台戴着好看!”杜丽娜忆起那天梳妆台上琳琅满目的首饰和恩师的话,便想那同时是将一份传承交到了自己手中。

杜丽娜回想起幼时对蒲剧怀揣一腔热忱的自己,直言如果不是师傅在身旁贴心照料呵护,自己怕也走不到今天。这还要从那双特别的跷鞋说起。

清乾隆年间魏长生凭跷功演红京城,一时山陕梆子戏在京广受欢迎,跷功也在各剧种的交流与传播中流传下来。后王存才发明形状似“三寸金莲”的跷鞋,高度为17.8厘米,可在椅子上踩跷灵动自如,便有“椅子功”。20世纪30年代王存才表演《挂画》轰动一时,40年代更是唱绝西安城,其绝技“椅子功”“跷功”连京剧泰斗程砚秋也赞叹不已,后更有“误了收秋打夏,不误存才《挂画》”之说。解放后,蒲苑名家几代传承,蒲剧绝活跷子功得以延续,《挂画》也在原版基础上推出难度更高的新版,成为蒲剧的拳头产品。吉有芳早年投师贾永爱继承了《挂画》,并在1980年凭借此剧荣获全省青年演员会演一等奖,因此,吉有芳深知穿上这跷鞋的艰辛与不易。

想要穿鞋,练成绝技,杜丽娜从童年时便要扎实练习基本功,她的双脚也因为练跷功而变形。吉有芳一招一式皆是手把手教予杜丽娜,因为吉有芳了解健康的双脚对表演《挂画》的重要性。“医院”便成了杜丽娜在练功跌倒时最常听到的词。“不管伤势多小,我一说疼,师傅立时焦急赶来我身边喊我去医院。”杜丽娜忆及这些,声音略有哽咽。小杜丽娜在师傅无微不至的关照中一点点长大,《挂画》里的经典绝技也愈发纯熟。

这一次,杜丽娜第一次带着自己的体会演出了与师傅不一样的《挂画》。是在含嫣钉钉、挂画后从椅子上跳下来,她一脸惊慌并且呼吸急促,胸脯大幅度起伏。吉有芳1月1日观看了中央一套播出的晚会后,与爱徒交流:“一直以为含嫣大家闺秀应该是内敛含蓄的,就算是害怕也当是沉默不语,这样子演确实没想到。”杜丽娜坦言是因为自己理解的含嫣,其性格从开始便是热情奔放的。她虽是元代少女,但多一些外放的情绪展示也更符合当代的审美。或许未来的《挂画》,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演绎,丽娜头上的珠花,也一定会随着时光沉淀愈发闪亮。

“都说吉有芳的戏难学,其实就是因为那些绝技对身体的伤害太大,可难学不是退缩的理由,这戏总得有人演下去,师傅的绝活儿,总得有人传承,不是吗?”一句反问,道出了杜丽娜身上的使命与担当。这一折戏,不过4分钟,也许只是厚重漫长蒲剧史中的一行,却是古老蒲剧艺术在新时代的又一次华彩呈现。

牛嘉荣/图文
146408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