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回望迴马岭(散文)_张建群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10-9 11: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迴马岭,在我的心中,本来只是位于绛县境内中条山上的一座山岭。这个名字能给人留下印象,是因为它有些动感,有些意象。是 不是一座山的拐弯处,马走到这里需要回返呢?后来,不少的机关单位组织党员干部去那里学习,接受党史学习教育。于是,这个名字又有了另一重意义。那里,有过战火硝烟,有 我们党的先烈战斗的脚印,有惊心动魄的故事和穿越历史风云的面孔。4 月 16 日,去迴马 岭接受过党史学习教育后,才发现,那里原来还有一棵记载着忠诚的大树。这份忠诚,捧给天地,留在山河。这份忠诚,埋进泥土,开出花朵。回望迴马岭,有一份悠长的感动在心头悄悄弥漫、回旋……

车出运城,即上高速。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便是绛县县城。其实,真正的路途在出县城往迴马岭去的那条路。麦苗儿青、菜花儿黄,春天的田野一派生机。是的,立春以来,丰沛的雨水已然预告了丰收的消息。走过田野,眼前便是大山。绛县人心中的太行之尾,中条之首。那山色葱茏,丰满而温和,与晋南人寻常看到的山有些许不同。植被丰茂,形体线长柔和。然而,大巴车驶上山路不久,我们便发现,绛县的山远没有望去的那般温柔,从山边偶尔裸露的石头可见,这是货真价实的石头山。层层叠叠,色泽各异的石头告诉人们,这座山的品质与性格,都与坚硬、沧桑、悠久有 关。

其实要说山路也不确切,准确地说,应该是在一个山谷里穿行。磨里峪、里册峪,据说还有一个紫家峪。山谷里有砂石,没错,过去那是水流过的地方,曾经,水还不小。如今,水虽然已经没有了,但是河流的痕迹还在,曲曲弯弯,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划过一道道沟槽后,悄然溜走。带走了漫长的岁月,留下了沧海桑田与追忆。

听说,这些峪里过去是没有路的,人们沿着河与山之间行走。和平的日子里,住在峪边的窑洞里采药、放羊,靠山吃山。战火纷飞的年代,大山便成了碉堡、掩体、阵地。奔走峪里,便有许多拼命的意味。听说,抗日战争时期,为了消灭藏在深山里的我军有生力量,日本鬼子曾连进三次山,每次都像“梳头”一般搜捕,制造了不少血案,犯下了滔天罪行。好 在,革命的火种一旦在深山点燃,便绵延不绝,生生不息。

大巴车在路上开始颠簸了起来,有人已经有些着急地悄悄问,还需要多长时间到达……不能想象,战争年代,我们的先辈如何靠着双脚在这高低不平、起伏回旋的山路上奔走。山上长满了绿色的、不知名的植物。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树开着白色的小花。无法想象,在七八十年前,它们是如何在炮火中坚守,又如何与春风一起招展。多少先烈夜间在山路上奔走过,那时,山体是沉重的,绝不像眼前一样活泼、欢快。可能,深夜中,黑色的剪影也曾让地下交通员与地下党员们看到过狰狞。

不过,他们心里有保家卫国的热切,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悲壮与英勇,黑暗何所惧?妖魔鬼怪何所惧?他们无所畏惧地奔走在前往迴马岭的山路上,一定在暗夜中看到过星光的亮,在寒冷中看到过炉火的旺,在孤独中感到过同志与组织的暖。只是,仅从今天大巴车行驶的漫长来看,他们当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的磨难、多长的时间,得有多么坚定的信念和意志,才能一步步爬高走低,从平原挺进深山。

当路边的红旗在车窗外开始招展,大山里有了镰刀与铁锤的党旗指引,人们知道,迴马岭到了。新中国成立前,中共绛县县委所在地,到了。就是在这样的大山深处,山谷深处,党的组织顽强而茁壮地成长,今天,她已经走过了一百年的风雨。

去往迴马岭中共绛县县委办公地的路,是一条向上的路,眼前已经修得颇为平坦了,大巴车还时不时摇晃、颠簸。可以想象,当年的旧路,该有多么崎岖。裸露的树根是少不了的,还有偶尔滚落的山石,或者还有些惊慌的野生动物。寒冷、艰辛、饥饿、疲劳,倘若没有信念的支撑与精神的鼓舞,无法想象,革命先烈们怎样在敌人的追捕中,在这样的深山中存活下去、战斗下去,而且还要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把鲜艳的党旗插上每一座山岭每一个乡村。 迴马岭山路边是一排党史墙,先烈们战斗的往事点点滴滴都记在上边。名字很多,王学海、杨卫平、苗绍龙……不少人记住了这三个人的名字,是因为一棵树。一棵今天被当地人命名为“忠诚”的树。

往上走的窄窄的山路,要路过它。它就生长在中共绛县县委在迴马岭的办公窑洞附近。那是一棵不知道已经生长了多少年的古槐,主干在风雨中被朽蚀,新枝却拔地而起,长成了气候。而它附近的那几孔窑洞,曾经那么简陋,却又是最光明与充满希望的地方。革命的星火从这里燃起,最终照亮了绛县 996平方千米的土地。

如果说那棵忠诚树给人们留下了些悬念,再往上走,那个窄小的食堂旧址,其实就是一孔浅浅的土窑洞而已,让人无法想象的简陋环境中,严重不足的供给,不知道怎样让当年县委的同志度过盛夏与严冬,谈营养,太奢侈,能否果腹可能都是问题。而他们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战斗、革命……

迴马岭让人动心的地方,除了长长的山路、幽暗的窑洞,还有一处深 90 米的藏兵洞。 深 90 米的山洞好像也没什么稀罕,关键在于那洞是七八十年前,由党员和群众在石质的山体上,靠人力用铁锹和铁锨一点一点挖出来的走进山洞,可以清晰地看到洞壁上挖凿的痕迹。可以想象,高高低低的坑窝上,曾经留下多少人的汗水和辛 劳。洞不是很高,中等身材的人能站起来,个子稍高点的同志便要防备洞顶的石头磕了头。那洞带着些弧度,就像一个巨大的树根要寻找生命的泉水拼命深扎的路径。

那些年,我们的革命前辈,我们的 共产党员们得有多么强大与旺盛的生命力、战斗力,才能在这石山上生生挖出一条延续生命的孔道。无法想象。但事实证明,我们的党在大山里活下来
了,躲过了敌人凶恶的追击,活下来了。走过了一百年的铿锵岁月,写下了壮丽而光辉的诗篇。

离开迴马岭时,我们观看了一部名字叫《忠诚树》的微电影,至此,刚才遇见的那株神秘的古槐,揭开了面纱。

原来,当年贫苦农民苗绍龙曾经收留过一位共产党员,并且受他之托,在树下藏过一份重要情报。为了保守这份情报的秘密,苗绍龙差点被日伪军打死,但他最终等到了接头人王学海,并
且带他到树下取出了重要情报。然而,打开装有重要情报的木盒子才发现,盒子是空的……盒子是空的,苗绍龙对党的忠诚却是实实在在的。他顺利 通过了党对他的考验,在这棵大槐树
下庄严宣誓,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忠诚树的故事也一直流传到今天。

回望迴马岭,“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永不叛党”的入党誓词在山间回响。有一种光芒在山路上、山坡上、山洞里,在心中闪耀……
80700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