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涧水边的故事(散文)_刘红娟

[复制链接]
社区1号 未绑定微信vip vip-forever 发表于 2021-8-31 11: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湾涧水养育这一方人,一方人守护着这一湾涧水。

青青涧边草,悠悠天不老,羊儿咧嘴笑,牛儿吃得饱。宽阔的大道右边是村庄,左边是涧水,村里鸡鸣犬吠热闹非凡,涧水清澈见底奇石铺垫。牛儿跨过去,饮一嗓子涧水,仰起脖子,哞一声叫得那个痛快,声音跨越涧水传到山谷,荡回来满山涧的牛哞,牛以为整个山涧都是牛哩!羊儿从山坡上回来,涧边像盛开了棉花朵,咕嘟咕嘟那个舒服,咩咩地叫着,声音越过马路传回村庄,村里一片咩咩,遍地都是羊叫,羊也以为全世界都是羊呢!瞬间,鸡也鸣,狗也叫,村庄热闹起来了,一缕缕炊烟从房顶袅袅升起。

在“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时候,山也肥绿了,花也绽放了,涧也丰腴了。涧边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嘻嘻哈哈夹着涧水声洗衣唠话。涧水从泉眼里缓缓而来,举步轻盈,不管尘世沧海桑田,它依旧保持初心,坦然地穿越唐诗宋词行走在新时代的春风里。奶奶在世时,胳膊上挎着一筐衣服,手里拿着棒槌,踮着她那一双小脚,摇摆的碎步成了大路上一道风景。

花白蕊黄惹人痴,清香淡雅漫无际,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缀满枝头,散发着醉人的清香,整个山涧和村庄都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槐香。小花和柱子的爱情故事在涧水边的槐花林中发生了,那一串串、一簇簇、一朵朵的槐花为他们作证。当时村里时兴的彩礼是一台缝纫机、一辆自行车、一对大红皮箱。可是柱子别说三件就是一件也办不到,他娘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盖起三间房很不容易了。可叹小花那个嫌贫爱富的爹硬是拆散了一桩美好姻缘,柱子强忍泪水蹲在涧边目送着洁白的花朵漂流而去。

暖阳像迷人的新娘,纵情地亲吻着大地,那衣裙沾满露珠,看上去像缀满晶莹的宝石。抬头,蓝天白云漫飘;低头,溪流浪花跳跃;远看,花红柳绿草长;近听,鸟啾雀叫虫鸣。我沉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恍惚游进深邃幽静的山谷中,涧水直率而坦荡地横陈在天地间。一朵花色滑过露肩的锁骨,似流苏一般落在溪水里,顺流而下,寻访它的远方和诗。成群结队的蜂蝶翩翩起舞,欢迎前来做客的朋友。山涧还是那么的迷人,我真想马上脱掉鞋袜下去摸小鱼,捉虾米,逮螃蟹,随手捡起一个小石块投向水中,一连荡溅三圈涟漪,漂亮极了。清澈见底的溪水,洁白如玉的花朵,在人来人往的山涧里竟然这般干净,连一个塑料袋和**也没看见,难道是神仙在捡拾打扫吗?

“高山青,涧水蓝,淳朴的牧羊人美如水,憨厚的庄稼人壮如山,老汉我与涧水永不分,碧水常围着青山转。”没有观众,花草点头微笑;没有掌声,涧水泛着浪花。伴着从山涧传来的改编版的歌声,走过来一个放羊的老大爷,他肩背着一只大筐子,手里拿着羊鞭,身后跟着牧羊犬,他是我们村的李大爷。

沿涧前往,花的海、绿的洋抓住了我的眼球,飘来的淡淡芳香熏染了我,仿佛身陷于世外桃源。这边一树树桃花,那里一片片杏花,还有含苞待放的苹果花,各种果花应有尽有。托举着她们的果树有依山而立的、有嫁接而站的、有排排相对横横相生的……形态各异,姿势奇美,随便一个姿态都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山不在高,有花则美,水不在深,有涧则秀,涧水有激流狂放,有瀑布喧闹,有缓缓停流的涧潭,也有柔软漂流泛起的碧波。

碧云天,绿草地,花漫山,青水涧,春意荡漾,漾起百花绽。牧羊人黑黝黝的脸上爬满了皱纹,花白的鬓发显得他有些苍老,微微深陷的眼窝里,是一双深褐色的眸子,悄悄诉说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在他的灵魂深处,文字似二泉映月一样动听,像俄罗斯歌曲一样美妙。他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大学生,那年知青上山下乡以后一直扎根在我们这个小村庄。听父辈说,当年他英俊潇洒,不但精通琴棋,而且擅长诗文,还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是我们村的文化人。李大爷刚来时住在涧北边一孔窑洞里,他每天除了在队里干活,话不多说,一有空闲就抱着书本去后涧边吟诗作文。偶尔的一次后涧相遇让他和村里的女干部桃花相互产生了好感,桃花喜欢他洋洋洒洒的诗文,爱慕他博学且多才多艺,更钟情于他善良纯朴实在。他也不敢妄想有姑娘喜欢并真心愿意嫁他,更别说像仙女似的有文化的女干部。倔强的桃花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嫁给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们开荒栽树,终于苦尽甘来,桃花却去世了,李大爷没有再娶,终日守护着桃花源和山涧水,听说还要完成一个什么心愿。

山涧小溪欢,坡上青青草,长鞭轻轻摇,羊儿满山跑。李大爷哼着小曲,一边放羊,一边捡垃圾,还把割好的一捆捆荆条立靠在路边。我急步上前问:“大爷割这么多荆条编制花吊篮吗?”李大爷嘿嘿一笑,说:“老了闲来无事,编制几个筐子装垃圾和塑料瓶子。”我不解地看着他。李大爷叹了口气说:“现在来咱山涧游玩的人多了,垃圾塑料瓶到处乱扔,看见满山涧和花果树下脏兮兮的,我坐卧不安。我已经编好二百多个筐子,放在山涧边和花果园,每处放两个,方便游人把垃圾分类扔进筐子里,咱山涧就能保持大自然的原样啦。”我又惊奇地问:“大爷,您怎么会这样做,村里给您出多少工资?那满山涧的垃圾塑料袋您能捡得完吗?”他眯着眼,语气沉重地说:“这是我自愿的,想要把咱这山涧变成山花烂漫、百鸟朝凤、红灯挂满柿树、小树林黄叶满地的样子,这是我和老伴的心愿,所以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实现。”

他欣慰地接着说:“我们一起看,人面桃花相映红;一起听,鸟鸣喳喳涧水潺潺;一起叹,霜叶红于二月花;一起盼,早日梦想成真。桃花源,杏花岛,槐花滩,苹果园,柿子岭,杨树林都是美不胜收的好风景。”看着李大爷笑眯眯的眼神,仿佛眼前是一个画家村。我故意问:“以前那么苦,那么累,又没资金,您没想过离开这,去热闹繁华的城市吗?”李大爷深情地说:“老汉爱花她不知,忙在花海做情痴。自从和老伴开荒栽植第一株树苗起就没想过离开。那时我担水她浇树,我拾粪她挖坑,每一株树苗都倾注了心血。没钱我们去山坡上刨药材,编箩筐,什么能换钱就做什么。当时的柿子树为我们带来一定的收益,如今老了,柿饼、柿子酒、柿子醋都不做了,当秋风一扫黄叶铺地,满树火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映红了山山岭岭,引来无数罕见的山雀,美丽极啦!这些年一心想把咱山涧的自然风景奉献给游人。”

由一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知识青年到如今白发苍苍的老者,这是一段不短的人生经历。难能可贵的是,他年老仍不辞辛劳义务捡拾山涧里的垃圾。布谷鸟叫了,他在春风里;桃花开了,他在花海里;树叶黄了,他在秋雨里;夕阳西下,他在涧水边,随处都留下李大爷捡拾垃圾的身影和足迹。他说这几年身体不好了,以后让别人替他管理。有一次,他背着垃圾筐在柿子园,突然天下起了雨,那段路上下坡不好走,他竟一下滑倒摔滚了十几米,几天都不能走路。可是一天不去山涧转悠,就感觉不舒服。他常常在山涧怡然自得地写下诗篇,欣赏丝丝光线返影在青苔上的美景,使自己劳有所得,赏有所获,兴来唯独往,守护无还期,就像大唐诗人那样仰天大笑出门去,漫游山涧护芳香,在透亮的涧水里寻觅真谛。

拿着李大爷的诗稿,我放声朗读:“给我一棵树苗,我为一个个荒芜的心灵,插上新绿,嫁接花枝烂漫;给我一滴甘露,让我涂抹一条丰收的山涧……”更让我高兴的是,现在牧羊人和牧牛人已经在一起守护山涧的环境,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像守护家园一样呵护我们的山涧。

79491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