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一名抗美援朝老兵的故事——马保瓜作品

[复制链接]
散文小屋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5-26 15: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社区,走进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一名抗美援朝老兵的故事

马保瓜

他是一名抗美援朝老兵,一位平和、寡言的邻居大叔。

在众人眼里,他很平常,平常到大伙随时随地都可能把他忘记。他又很特殊,特殊到人们轻而易举就能把他刻在心里。

自我记事起,他就只有一只左眼,右眼残疾且极不正常,一颗玻璃球似的假眼珠,灰黑中带亮,从深陷的眼窝里鼓了出来,眼眶被撑得开开的,其大小形状与左眼极不相称。随着年岁的增长,那只正常的左眼看上去越来越小、越迷挤,而那只被假眼珠撑开的右眼,始终悬在右脸上,显得有些突兀。

那是残酷战争留给他的印记,也是他当年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付出的沉重代价,更是他一生为之透心彻骨的痛点。

记得小时候,我们热衷于在书本和电影里追慕英雄。曾无数次被烈火烧身至死不动的邱少云、用血肉之躯堵住敌人枪眼的黄继光等英雄激励得热血沸腾。却对身边这位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失去一只眼睛的活生生的老兵无动于衷。

他叫马忍千,曾是一名雄赳赳气昂昂的志愿军战士。自打他带着一只假眼归国返乡后,入乡随俗,为人低调。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特别之处。要说有,那就是他那只独特的眼睛,总能让人不自觉联想到他的特别与不寻常。关于假眼睛的由来,朦胧中只听过一个说法,就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被敌人打没的。他不曾提起,也没有人贸然去问。

斗转星移几十年,他把自己那段沉重泣血的历史尘封起来,独自吞咽。在一些不知情的人眼里,还以为那只怪异的右眼是天生的、胎带的,甚或是他羞于启齿的欠缺和短处。

去年12月底,每晚黄金时段,我的心总被央视一台热播的电视连续剧《跨过鸭绿江》深深地牵动。电视机前的我,沉浸在惊心动魄的剧情里不能自拔。剧中一个个惨烈、悲壮的场面,更加激起我对侵略者极大的愤慨!同时也对忍饥挨饿、卧雪爬冰、不惧千难万险、视死如归的志愿军战士痛惜万分,感动不已。当剧中那名身怀绝技、不畏生死的狙击手,在一次战斗中失去了右眼,看到他醒来时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的心头一颤,脑子里腾地出现了马忍千大叔熟悉的面孔。我深以为,电视剧里那位失去右眼的侦察兵,毫无疑问就是忍千大叔的化身,而且一定是他!

今年清明节那天,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走进了位于我村北崖上的红色教育基地——正北面的英烈堂,东墙上挨个排列着我村36名革命前辈和先烈的图片及文字资料。目光所触每位英烈的生平,不禁让我热泪盈眶、心潮澎湃……是他们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舍家出走,不惜用生命和热血换来了今天的幸福安宁……屏息凝视间,墙壁上的照片里,一个捂着右眼罩的面孔,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随着简短的文字介绍,我知道他于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名侦察兵,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入朝作战,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次。在第五次战役的一次大战中执行侦察任务突围时,遭敌炮击,头部和眼睛重伤,一目失明。1956年回乡务农。2006年病逝,享年80岁。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他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每天都能看到、也是我近几个月来每每想起的抗美援朝老兵——忍千大叔啊!

让我更为惊愕的是,一个为革命流过血、立过功、且在战场上致残的英雄,在长达半个多世纪里,独自一人把头上的荣誉光环悄悄地深藏。就连和他比邻几十年的街坊邻居,竟然都无人知晓他是一位人民的功臣。作为晚辈,我有一种没有在他活着的时候,去主动了解、并聆听他讲述作战经历的遗憾和愧疚感……

后来有一天我听三姐说,她小时候冒冒失失地问过忍千大叔关于他的眼睛,他是在抗美援朝的一次激烈的战斗中,被美军投过来的炮弹炸晕了,从昏迷中醒来时,才知道他的右眼睛没了……

我在内心唏嘘不已,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马忍千大叔侥幸捡了条命活了下来,可他却为此失去了一只宝贵的眼睛。那时的他,还是一名未婚青年,正值青春年华,可想而知,这般面容曾带给他多少不为人知的挣扎和挫折啊!而他,仍是一条汉子,又一次挺了过来!

他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归来的英雄,理应受到人们的尊敬,享受政府的特殊待遇。但他出身富农,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并论家庭成分的年代,显然没有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们理直气壮。但有党的信任,他自始至终没有受到任何冲击。他庆幸自己的幸运,并且对党、对社会更是心存感恩。

那只独特的眼睛,与他如影随形,牵累了他一世,也考验了他一生。

记忆里,那只眼睛总会招来陌生人的好奇或指指点点。更甚的一次,他老婆与邻家妇人因故发生争吵,对方口无遮拦,口口声声捎带着骂他是“一只眼、一只眼……”骂声很是刺耳,周围人都听得于心不忍,但他假装没听见,转身默默地往回走,一脸木然。那只右眼,本该是他为抗美援朝做出牺牲的有力见证,也是他保家卫国一生的荣光。

不知是性格使然,还是缘于那只不幸的眼睛,抑或是他一贯谦逊的姿态。总之,他始终处于沉默状态,从不抱怨,也不声张,不争、不抢、不媚,谦卑做人、隐忍包容。一如他的名字,忍了千百次委屈,也不曾有过一次愤然不平。

他待人谦恭,善小而为,和睦邻里,不言而信。他在生产队每日辛勤劳动,早出晚归,克己奉公,严于律己,简单从容。他亦应验了陆游的一句诗“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一个经历过生死考验,经受过命运洗礼的人,已然达到了一种至深平和的境界。这样一种数十年坚守底线的平凡,谁能说不是一种伟大,又何尝不是一种高尚。

1970年,他又获得了运城地区劳动模范的殊荣。他,永葆本色,不忘初心,脚踏实地,受之无愧。

光阴荏苒,岁月无痕。他,渐渐地、慢慢地老了。在落日黄昏里,轻轻地、静静地走完了他平淡的余生。

如今,他已经走了15年。今年正值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在重温党史,缅怀先烈。我想借此机会,向他深深地鞠上一躬,并告诉他,党和政府一直没有忘记他,子孙后代也一定会永远记着他。忍千大叔安息吧!祖国的未来定会如前辈们所愿,一路向好、一派繁荣富强!
74025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