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创业叔的“年画”——赵光华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0 11: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创业叔的“年画”

赵光华

记得小时候过年,除了能穿上新衣,兜里有可以随意支配的压岁钱,可以吃到酸甜可口的冰糖葫芦和肉片以外,我记忆最深的便是创业叔家门口的“年画”。

创业叔和我家是多年邻居。两家的关系处得非常好,不等美味佳肴的香味飘过来,创业叔家婶子就已经一路小跑端着大碗把好吃的送过来,“这是刚出锅的猪头肉,让孩子们趁热吃啊”。创业叔那时还年轻,个头不高,身材结实,总是步履匆匆,手里有忙不完的活。

每年除夕夜,创业叔都会在自家门前用石灰粉作画。大门两侧是两把弓,弓是拉满的,箭在弦上,好像随时可以发射。问创业叔才知道,画弓箭寓意保护全家新的一年顺水顺风。两把弓箭之间是一个大大的耙子,有点像天蓬元帅的九齿钉耙,耙齿朝向门,长长的耙杆一直伸到门内,耙齿下面画着两个元宝,耙杆两边写着“金银财宝”。整个图画构图合理,栩栩如生,充满神秘感。

图案是什么时候画上去的?大概是除夕夜至凌晨的某一个时刻。为什么不在白天画?我想他是害怕过路人笑话。每年除夕夜,放完零星的炮仗,母亲喊我们回屋睡觉的时候,他门前地上还空空如也。但是初一大清早,我走出家门第一眼就看到他家门口新鲜出炉的画,似乎还冒着热气。

初一早上起床,我们第一件事是放炮仗,我用竹竿挑起红彤彤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在火光里响。大哥点的二踢脚带着哨音直冲云霄,还有各种小焰火轮番上阵,柏树枝火焰把孩子们的脸映得通红。不一会,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长辈先上桌,然后大家按照辈分依次落座,新年第一顿饭充满了仪式感。吃罢饭,大人领着我们挨家拜年,我总是留意创业叔家门口的弓箭和耙耙画好了没有。

我蹑手蹑脚地跨过画好的画,生怕踩住弓,箭会发射出去,或者把耙齿踩掉一个。过路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围观着,欣赏着创业叔的杰作,说着祝福的话,脸上堆满笑容,整个村庄被浓浓的年味包围着。

听父亲讲,创业叔是个能文能武的人,在农业社的时候,他一直是队里的劳动模范。那时,创业叔年轻力壮,浑身的腱子肉,他能把碾麦场上两百多斤的碌碡举过头顶。夏收期间,打谷场上他摇扇车的速度比电动机转得还快。生产队盖库房,后背墙有两丈多高,他两手摔起一摞砖,扔到瓦匠手中,不高不低,不偏不斜。他扔上去的瓦片不分家,一个也不破。

不要以为创业叔是粗人,他的床围油漆手艺在附近几个村赫赫有名。过去农村婚房里都是土炕,炕周围都要用桐油漆画上风景画或戏曲里的人物肖像。创业叔面软,经常不收或者少收工钱。儿子大了,盖房子娶媳妇要花钱,他就放弃了那门手艺。村里人说创业叔是粗中有细,难怪他把家门口的弓箭、耙耙画得那么逼真。

后来,农民的生活过得越来越滋润。每年大年初一,创业叔门口的图画依旧让我十分期待。弓箭还是那两把弓箭,耙耙一年比一年画得大,过去是九个齿,现在耙齿更多了,更细密了,好像分分钱也别想从耙齿间漏掉。只是耙齿下面的“金银财宝”换成了“中国人民银行”,这成了全村一道靓丽的风景。路过的人都在笑,各种笑都有,创业叔才不管这些呢,他说笑比哭好,我想起这是一部电影的名字。

过了几年,耙齿下面的“中国人民银行”换成了“亚洲开发银行”,创业叔也与时俱进了。我问创业叔,你家里有多大地方,能装下亚洲开发银行的钱吗?他开玩笑地说,银行有多少钱,他家就能腾出多大地儿。

又过了几年,创业叔的耙子下又换成了“世界人民银行”路过他家的人,嘴都笑歪了。说这老头想钱想疯了。

后来,我离开家乡,去城里定居,但是每年除夕晚上,我还是会想创业叔家门口的耙子下面会更新成什么内容呢?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农民奔小康的步伐也在不断加大,在致富的道路上狂奔。创业叔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把致富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期望都展现在新年第一天门口的图画中。

创业叔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时不我待”。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姑娘,加上老伴全家五个劳力,他承包了生产队没人愿意要的盐碱地,从此一家人吃住在田间地头,在土地上挥洒汗水,播种希望。他投资打井,买灌溉设备,硬是把几十亩盐碱地变成了良田。他喜欢种棉花,我记得有一年他家种的棉花喜获丰收,他成了村里第一个万元户,还被评为“售棉模范”,登上领奖台,披红戴花,让全村人好生羡慕。大家说,创业叔家门前过年画的耙耙顶事了,才让他家财源滚滚。之后,他又建了一座新院子,两个儿子都娶上了媳妇,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此后几年,村里好多家跟风创业叔,也在门口作画。歪歪扭扭的耙耙下面写的内容五花八门,有胆大的年轻人写的是“联合国银行”。

晋南农村讲究过年不过初五,不下地干活。创业叔闲不住,初一就扛上锄头去地里转悠,好不容易捱过破五,他就迫不及待吆喝家人上地干活。天气转暖,土地也早早醒来,空气中的湿气凝成水珠渗进土壤,丝丝细细的小草冲破地皮露出嫩绿的尖儿。人勤春早,创业叔套上耕牛,挥响鞭子,田野里能听到犁铧翻开土地的声音,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

如今,我在老家过年的次数越来越少,不知道创业叔每年除夕还在门口作画吗?我打电话问在村里的大哥,他说,创业叔今年七十多岁了,头发全白了,背也驼了,拄上了拐杖,但每年初一照旧在他家门口作画,依旧是弓箭和耙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