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我在下一站的春光里等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5 11: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在下一站的春光里等你

阿紫今年35岁,依然没有遇到她的另外一半,阿紫是个听话的女子,她不停地相亲,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阿紫不气馁,情路坎坷的她,依然相信爱情就在下一站的春光里

本期讲述者:阿紫,女,35岁,自由职业

讲述地点:天地人和茶艺馆

当阿紫在微信上约我,说想给我讲讲关于大龄女青年婚恋的问题时,我本能地想拒绝。因为以前讲过类似的话题,可当阿紫发过来一个哭脸,然后说她想找人说说话,要不马上大过年了,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家里那些亲戚。我于心不忍,就约她在天地人和茶艺馆见面。

一个女孩子,若不是情绪低落到极点,是很少向人求助的。我也能体会像她这一类女孩子的心情:到了年关,家里有大龄青年,尤其是女孩子,父母更着急,必定会给她们施加压力。

和阿紫聊过后,我感觉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传统观念里,男孩子结婚的年龄,父母不太敏感,反正到了30岁依然可以选择年轻的女孩子。而女孩,好像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最近和一个家里有女儿的好友探讨这个事情,她也说,女孩子的确会让家长更操心。想让她学习好,将来有个好工作,可是又怕学习太好了一直做学问而无暇顾及婚事。毕竟在传统观念里,工作好不如嫁得好。在这里,我想劝劝那些太过着急的家长,还是放松心情,让孩子们从容面对自己的婚姻,多一些理解,少一些干涉。

“找下了吗?”“还没有……”“抓紧时间,别让老人为你操心……”这些看似平常的问候,总会让人的好心情变坏。总有些多事的人,会“不经意”提起这样的话题,这也是阿紫不喜欢过年的原因之一。她说,今年因为疫情不让串门,或许耳根会清净些。

感觉外面天地宽 就留在了外地打工

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就和一群朋友在外漂着。总觉得天高海阔,在哪里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家,却从未想过有一天,我又会回到这个小城。

也许因为自己是女孩子的缘故吧,一个人惯了。说句玩笑话,有时候还真忘了自己是一个女孩子。天天在外打拼,加班是家常便饭,有时候觉得自己并不比男生差,就这么一直努力着。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在外待的时间越久,我心里就越发慌。每次和家里通电话,老生常谈,父母一遍一遍地唠叨,让我注意身体,希望我回家发展,更希望我抓紧找个对象。我知道他们不管怎么绕,都会落回到那个重点,就是有关我找对象的问题。

我最讨厌的,就是过年过节七大姑八大姨总问些让人头疼的问题,所以我不喜欢在家待着。

每年的同学聚会,从刚开始的回忆青春,到最后听大家各种夸耀自己的生活多么幸福,再到近几年,女同学一个个都挺着大肚子,话里话外全是老公和孩子,我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更可气的是,当他们夸完老公孩子后,好像总会不经意地问起,我有没有找到对象这样的话题,目光里还带着几分怜悯,让我心里总会升起莫名的烦乱。好像我不找对象,就对不起所有关心我的人。

相亲的路 越走越尴尬

前几年,拗不过父母,每到年节我不得不在老妈的安排下不断地相亲,一场场下来,越来越让人失望。以前还有几个合得来的,还能一起看场电影,约个会。如今碰到的,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都让我有些怀疑,难道那些优秀的男生都早婚了?说这话有些得罪人的味道,不过这确实也是我的真实感受。

我本来在北京工作,辛苦是辛苦了点,但总体来说还不错。父母去看过我几次,非得要我回家。我也知道,我想在北京买房,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可是,我喜欢在外面打拼的感觉。我也体谅父母的心情,去年因为疫情,我工作的那家公司倒闭,工作不好找,要不是家里人接济,我差点连房租都交不起了。无奈之下,我决定先回运城。记得刚从外地回来的时候,我的心还没有定,我妈就张罗着给我相亲了。

开始我还配合,可是后来发现,相亲的对象和我想象中的太不一样了,资料上显示高学历的,见了面连个囫囵话都说不清;学历不高的,却是油嘴滑舌。

还有一次,终于遇到了一个长相帅气的,可是相亲的时候他妈妈一直陪着。开始是他妈妈问我问题,让我有种被审问的感觉。当我问他问题的时候,也是他妈妈替他回答。我示意他,和我到另外一个茶馆,让阿姨休息,他竟然不理解,回头无助地看他妈妈的反应。

后来,我和他妈妈聊天,得知他是三代单传的独苗,家庭条件好,一直在妈妈身边没有离开过,上大学都是在当地上的。几句寒暄之后,我客气地告别,我知道,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在这样一个县城里,风俗习惯已经固化,人们的观念变化不是太快,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在推着你走,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也许在他们眼里,我也算是一朵奇葩了吧。

家里亲戚、同事、同学,他们不断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再不找以后就找不到好的了,男生能找个年轻的,可是女生再不嫁,以后找二婚的都难。听着这样的劝告,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有时候真想逃避,逃到一个没有这些“紧箍咒”的地方。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大城市逃回来的我,知道在哪里都不容易。和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压力比起来,这些无形的压力让我更加痛苦和煎熬。

前几天,我的中学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人看着还不错,就尝试着约了两次。一次看电影,他特别点了一部恐怖片(电影的名字很文艺,却不想是个恐怖片),电影一开始,他就紧紧拉着我的手。我有些别扭,几次想抽出,他却装作若无其事,紧紧地抓着不放。不仅如此,他还把脸靠我很近,那恐怖片没有吓着我,他却吓着我了。

更可气的是,看完恐怖片都晚上十点钟了,他让我去他家,说他爸妈走亲戚去了,家里没人。我拒绝了,谁知他竟然说我矫情,都这个年龄了还玩什么矜持,我逃离般地打车离开,心里又委屈又气愤。

我打电话跟给我介绍对象的同学倾诉,可没承想,同学却说我太封建了。我或许是封建点,可也没有见第二次面就这样直接的,我有些无语。

最近我一直在想,过完年,我还是外出打工吧,或许是我适应不了小城的生活。在外面虽然难,但精神是独立的,起码不用应付各种各样的相亲。

我之所以不停地相亲,也是体谅父母的苦衷。想着遇到合适的就嫁了,起码离家人近点好孝敬他们。可是,我又不想凑合着,和不喜欢的人结婚。

虽然情路坎坷,但我依然相信爱情

今年家里好像有点异常,说来奇怪,每年唠唠叨叨的老妈也不提相亲这事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感觉怪怪的,后来才知道原因。

原来,周围亲戚里,有女孩被逼无奈嫁给了不喜欢的人,吵闹着离婚的不少。没孩子的还好说,有的带着个孩子,又投入到相亲的队伍里了。

我很郁闷,郁闷的不是那些离婚的人,而是父母对我的态度。如果他们早一点发现“强扭的瓜不甜”这道理,我也不至于白白受这么多年的精神折磨。

有时候我感觉,这结婚就好像大学的食堂一样。起初菜品丰富,挑得你是眼花缭乱。有的人饥不择食,拿起来便吃;有的人这里尝尝那里尝尝,然后选个自己喜欢吃的;还有的就像我一样,挑来挑去,纠结到最后,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选好了菜谱,可一回头却发现,可以吃的菜品不多了,之前想吃的也没有了。

正叹气懊恼就剩下这些菜的时候,再一晃眼,连这些剩菜也快没有了。再纠结下去可就只剩下馒头和菜汤了,情急之下赶紧抢个馒头,心里想着,好家伙,这还好是自己手快,要不然一会儿连馒头菜汤都没有了。

你说是不是很可悲?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现实。

我们理解他们、尊重他们,可是有谁理解我们,尊重我们?口口声声说都是为了我们好,到底这是为了谁好?

从一上学就开始絮絮叨叨地告诉我们不许早恋,一毕业却又逼着结婚,说要找个好人家,一路走来,父母好像总不愿撒开手。是不是结了婚之后,又要开始逼着我们生孩子?到底是什么绑架了我们和父母的生活?

如果这样,我情愿在外地打拼。每次参加朋友的婚礼,看着她的父亲把手交到另一个男生手中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记得前几天我做了个梦,梦中我穿着洁白的婚纱,走在玫瑰花铺就的地毯上,可是,我怎么都看不清新郎的模样。我慢慢地走近他,他似乎是我的初恋,但我又不确定,只记得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和期待……

每个女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梦中的婚礼,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一份天定的缘分。我所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不管我站在那里停留多久,我终究会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他,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那个人就站在明媚的春光里,我慢慢地走近他:“你好,我是阿紫。”

“噢,你也在这里……”

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问候,故事从此开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