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文化漫谈] 唐代诗坛中的河东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2 09: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唐代诗坛以山西运城诗人为多,且多著名诗人。“大历十才子”山西便占了三位,王维、柳宗元、司空图皆为河东人,李商隐在此生活多年,还有王翰、王之涣、王昌龄、白居易、温庭筠……

因山川形胜,河东多有名楼、古寺、高亭供人游览,给诗人提供诗境、诗料。鹳雀楼、普救寺、万固寺、蒲津渡……皆有名句诞生。

王维、柳宗元、司空图、吕洞宾皆为河东人。王维,原籍山西祁县,后迁居蒲州,也为河东人。王维诗以闲适恬淡自然的山水田园之作最为精美,“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句,真是无与伦比的千古名句。王维及其诗,几乎凡读者无不知,故无需多谈而徒费笔墨。

与王维关系密切、诗风也相近的著名山水田园诗人裴迪,是河东闻喜裴家人,一生以诗文见称。杜甫酬裴迪的《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为唐诗名篇。裴迪晚年亦隐居辋川,与王维赋诗相酬为乐。王维名诗“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即辋川赠裴迪之作。裴迪《辋川集》有诗云:“门前宫槐陌,是向欹湖道。秋来山雨多,落叶无人扫。”颇见其隐逸之情。闻喜裴家不仅多出宰相,又多出诗人。如名相裴度,诗简淡高古而有味。

《太原题厅壁》:“危事经非一,浮荣得是空。白头官舍里,今日又春风。”又如《傍水闲行》:“闲馀何处觉身轻,暂脱朝衣傍水行。鸥鸟亦知人意静,故来相近不相惊。”裴度还数次同白居易、刘禹锡、张籍等人联吟。裴家其他诗人,不赘述。

河东又一位大诗人,是和刘禹锡并称“刘柳”、人称“柳河东”的柳宗元,其诗文集便名《柳河东集》。柳宗元又称“柳柳州”,是因为官柳州刺史。柳宗元散文也写得极好,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八大家之中,又和韩愈并称“韩柳”。应该一提的是,诗之外,柳宗元又是一位政治家,著名的“二王八司马”之一,有《封建论》等。革新失败后,柳宗元与亦为“八司马”之一的刘禹锡同被贬。柳宗元被贬柳州,刘禹锡贬往更加荒凉的播州。柳宗元因刘禹锡有老母要奉养,数次上书朝廷请求自己去播州,让刘禹锡去柳州。刘禹锡因此才得以改贬连州。柳宗元的品格与精神,诗友之谊,诚为诗坛和官场千古佳话。柳宗元族人柳中庸,与李端等著名诗人多有交往,诗名亦著,边塞诗被历代广为传颂。如《凉州曲》:“关山万里远征人,一望关山泪满巾。青海戍头空有月,黄沙碛里本无春。”

河东还有一位著名诗人杨巨源,为韩愈、刘禹锡等人所重。白居易赠诗云:“早闻一箭取辽城,相识虽新有故情。”注云:“杨尝有赠卢洺州诗云‘三刀梦益州,一箭取辽城’,由是知名。”杨巨源极爱诗,人言其年老摇头症系多年旦暮吟咏不辍所致。姚合赠诗云“日日新诗出”,亦可证。姚合赠诗又云“清高宜对竹,闲雅胜闻琴”,可见对其人品与性情之称许。

与杜牧合称“小李杜”的李商隐,祖籍河内怀州,幼年生活于南方,不幸早孤,则其家于何处,不得而知。李商隐青年时代即诗才秀异,深得诗坛前辈令狐楚器重,供其资用,并亲自授以骈俪章奏之学,使其中进士。李商隐随令狐楚在太原居住了好几年,直到令狐楚离太原职,才离开太原去了别处。后来“移家”“退居”曾居住过并置有居所的河东永乐县,即今芮城县永乐镇一带,遂为河东人,而有“永乐县所居”“所居永乐县”“长与蒲津作胜游”等诗。李商隐为晚唐大诗人,为我们留下的好诗实在太多了。如广为传颂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写男女情爱的《无题》诗,极受读者喜爱,如:“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又如:“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至于名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更是无人不知。

李商隐之外,盛唐著名诗人岑参也在永乐居住过。岑参幼年曾随父在河东居住十来年,成年后又回河东,在永乐居住过一个时期。祖籍并州文水的中唐宰相诗人武元衡,也在永乐居住过。又据李商隐《大卤平后移家到永乐县居书怀十韵寄刘韦二前辈二公尝于此县寄居》可知刘、韦二诗人,也曾寄居永乐,惜未详其名。

著名诗人兼诗论家司空图,也是河东人,曾为殿中侍御史,后归隐中条山中。隐居著书的王官谷,在今永济虞乡镇附近。司空图有《司空表圣诗集》传世。诗平淡自然,俱见性情。如《下方》:“昏旦松轩下,怡然对一瓢。雨微吟思足,花落梦无聊。细事当棋遣,衰容喜镜饶。溪僧有深趣,书至又相邀。”《二十四诗品》更是在中国诗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后世诗论家多所依傍。一些诗评隽语,如“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已不知被多少人引用过。

同司空图友善的王驾,也为河东人,仕至礼部员外郎,后弃官归隐。诗风与司空图相近,流畅自然,绝句构思巧妙。惜其诗集已佚,只流传下来六首,皆佳。如《社日》:“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雨晴》:“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又有《古意》这样的动人之作:“夫戍萧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

在盛唐诗坛上,有一位颇有名气而却不为后世所知的诗人,这就是与王维、杜甫为好友的河东人薛据。杜甫非常推崇薛据,并常撷薛据句入诗。据岑参诗可知,薛据曾与岑参、高适等同登长安慈恩寺塔。可惜薛据诗作流传下来的极少,故不为后世所知。《河岳英灵集》载有薛据《落第后口号》一首:“十五能文西入秦,三十无家作路人。时命不将明主合,布衣空惹洛阳尘。”其家所在的宝鼎,即汾阴旧城,去西安很方便,连蒲津渡也无需去,从当地的芝川渡过河即可西入秦。据此诗可知,薛据少年能文,很早就游历长安,惜仕途失意,而立之年仍到处奔波。据刘长卿赠诗,知薛据曾宰涉县。

还有一位不能不谈的河东诗人,这就是“八仙”之一大名鼎鼎的吕洞宾。吕岩,字洞宾,全真道教之吕祖。诗虽多道家理和道家语,亦不乏纯粹诗人句,如《印山亭即事》“江天寂寞难穷目,烟火渔灯乱客愁”等。又如《梧桐影》:“落日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立尽梧桐影”五字极佳,宋代名词人柳永《倾杯》“愁绪终难整,又是立尽、梧桐碎影”,即袭用此意,更有名诗人方岳等干脆照搬此五字用之。(《新华每日电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