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小说] 独轮车——袁省梅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8 15: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独轮车

(袁省梅)

卖豆腐的王八斤推着他的独轮车刚进了巷子口,就扯开了嗓子喊:哦——豆腐,哦——豆腐。满巷子都是他清白淡黄的叫喊声。疙疙瘩瘩的小巷子,独轮车左拧一下、右拧一下,蹦蹦跳跳地来了。他一来,清冷的巷子就热闹了。

王八斤呢,小个子,光脑袋。冬天冷,光脑袋上绑个毛巾;夏天呢,就扣一顶草帽。一年四季,他都是一身黑衣服,头上的毛巾人家绑个白的,他绑个黑的,说是这才显得他的豆腐白。他手上抓个洋铁片,豆腐上横着划一下,竖着划一下,手一碰,豆腐就到了手心,啪地放到秤盘上,说要一斤,不差一两。他手上忙,嘴也不闲,跟媳妇们扯闲话。王八斤走村串户,知道的事多。见了人,不等人家问,他就说开了——东村谁的闺女跟人跑了,西村又要修渠了……人家要是问他个事,他也顾不上卖豆腐了,把独轮车斜靠在墙上,一来二去,来来去去,话稠得在嘴边绣疙瘩。独轮车歪着,板上的豆腐也歪着,看着总让人心悬。

地瓜、小四围着独轮车,摸摸车杆,摸摸车帮。

小四说,推一下?

地瓜说,敢?

小四犟着脖子,咋不敢?

小四趁王八斤正跟换豆腐的三嫂说得热闹,真的抓住了独轮车杆。他奓开两臂,手刚好够到两边的车杆,可是布带子太长了,脖子上套不住,哧溜滑到了屁股下,他也顾不上,一挣,独轮车摇摇晃晃地离开墙站了起来。小四乐了。地瓜也乐了。独轮车被小四推着扭扭哒哒地走了起来。土巷子高低不平,独轮车一下扭到东,一下又扭到西。小四呢,也被扯得东一下西一下。地瓜跟在车旁,也想推。小四不让。小四说,沉哩。地瓜说,我试试。小四说,我放不下,我咋放?

原来是,独轮车陷到巷中一个土坑里了。地瓜和他一起推,也推不动。小四急得脸都涨红了,头上都冒汗了,独轮车还是纹丝不动。他死死地抓住车杆,不敢动一下。

直到有人来换豆腐,王八斤才发现他的豆腐车不见了,吼嚷着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把车从小四手里夺下,哎哟哎哟地叫,你把这车豆腐翻到土里,我还卖啥哩。

小四妈妈也跑了过来,揪住小四就打。小四妈妈打孩子狠,咬着牙,随手抓个东西就往孩子身上打,每次都是往死里打的样子。王八斤正准备推着独轮车走,也顾不上走了,他把车靠在墙上,从小四妈妈手里拽过小四,抱到怀里,说,哪个娃不淘?淘了好,有出息,我看他人不大点,力气倒不小,能推动我这一车的豆腐。王八斤在小四头上摸了又摸,说,给我做娃吧,天天让你推车耍。

小四妈妈气吼吼地嚷,带走吧带走吧,我可一眼也不想瞅他了。

小四摸着被打疼的屁股,嘟着嘴,低着头,斜眼看我。我看见他眼里泪花花的,就掏摸出一块糖塞在他手里。他才悄悄地咧咧嘴。

第二天,王八斤真的托人带着二十块钱、十斤粮票、八尺蓝哔叽、五十斤麦子,想要小四做儿子。王八斤有七个闺女,没有儿子。王八斤说,娃过去,豆腐坊就是娃的,家业都是娃的。小四家呢,四个小子,还有两个闺女。他爸爸前年上山拉炭,掉沟里摔死了。他妈妈一天晃着一头蒿草样的乱发,带着六个儿女,吃了上顿愁下顿。来人说,娃过去就享福了,你呢也少吃点苦。小四妈妈抹着泪,点了头。

此后,王八斤的独轮车再没来羊凹岭,有人在邻村看到卖豆腐的王八斤,坐在独轮车上的小四,一身新新的蓝哔叽衣服,手上抓块白面饼子,一口一口吃得欢实。说给小四妈妈,小四妈妈抹着泪,不说话。

王八斤推着独轮车再到羊凹岭时,快过年了。独轮车上没有豆腐。独轮车径自进了小四家。一会儿,人们就听到了吵闹声。原来,小四跑回来了。王八斤咋哄,小四也不跟他走。小四妈妈只好东挪西借地把王八斤送的东西,一样不少地还给了王八斤。

春上的一天,王八斤推着独轮车来羊凹岭卖豆腐时,车上坐着个小男娃,有人问他又抱了个?他呵呵笑。

小四站在车旁,盯着车上男娃手里的饼子。

王八斤在小四头上轻轻拍了下,说,我就喜欢这小子。他从布袋里掏出一块饼子给小四,说,给我做娃多好,天天让你吃白面饼。

独轮车吱扭着走了,叫卖声也远了,小四还在那里站着。他看看饼子,喉咙咕咚响了一下,很响亮。突然,他的手一扬,饼子嗖地飞了出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