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父亲教会我担当——李彩凤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7 10: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父亲教会我担当
父亲教会我担当——李彩凤散文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一首《父亲》的歌引起我对父亲深切的思念,思念他为家为儿女劳碌奔波,思念他给了我们浓浓的暖和深深的爱,思念他的背影,思念他头上的白发,思念他脸上的皱纹,思念他的眼神,思念他的声音,思念他忙碌的一生。

记得1958年,涑水河泛滥,洪水淹没了我们村子,政府给河边附近的住户规划了新的宅基地,社员们心里很欢喜,相互帮忙打墙把院子圈了起来。接着,父亲就着手在新宅建房子,舅舅帮着和泥、砌墙,靠着东面墙盖了三间一坡檐房子。尽管房子低,椽很细,空间窄,门不大,窗户小,但父亲还是用泥基(泥坯)盘了土炕,用胡基(土坯)盘了土灶,我们全家高兴地搬进了新宅,住上了新房。

那时社员们在自留地上种了各种蔬菜,常听父亲说:头伏萝卜二伏芥,三伏里头种白菜。我记得我家自留地里年年都种大白菜,白菜长得又圆又大又瓷实。在铲白菜时,我常站在白菜上试试哪个白菜最结实。冬天家家户户储备的都是萝卜和白菜,为了卖个好价钱,父亲把满满的一平车白菜拉到运城卖。为赶上城里人早上买菜的时间,父亲和生产队里的几位叔叔下午把白菜装上,用一个烂被子盖好(怕白菜冻了),用绳绑结实,把装馍馍、葱的布袋绑在车辕杆上,半夜便结伴出发。夏县水头到运城路上有两个大坡和几个小坡,几个人相互帮忙推拉,步行30多公里路,在天亮时终于赶到运城。大家找个合适的地方,摆好菜摊,然后一点一点把自己的白菜变成钱。

记得在一次古会上,父亲给了我两毛钱,我一毛钱吃了盘油煎热凉粉,一毛钱买了自己爱吃的甘蔗,返回时,看见父亲在寒风里吃馍馍就葱,我对父亲说:我看着摊,您买盘热凉粉吃。可他却说:“这就行,这就行!”

一次放学回家,母亲让我去叫打胡基的父亲吃饭,我高兴地跑出家门,离很远就喊:“爸,爸……吃饭。”我跑到跟前问父亲:“爸,胳膊乏吗?”父亲说:“不乏,叫你妈把饭舀出来晾着,我马上就回去。”好多次,我叫他吃饭,他都是这句话。每次吃的饭都不是很热乎,我知道父亲是为家里盖上宽敞的新房子出力流汗。天热他光着膀子打胡基,肩膀被太阳晒红了,脱了皮,我很心疼,让他把草帽戴上,他说戴草帽太碍事。父亲取出模子里的胡基往上摞,我赶快把胡基模子固定好,撒上灰。那时父亲一收工就打胡基,我也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胡基垒得越来越多,摞得越来越高,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我和母亲也很开心。

当时村里是土炕,冬天取暖,就要用柴火把炕烧热。为了我们不受冻,记得父亲常天不亮就起来,拉着放有竹耙子和大筐子的小平车,在村路两边杨树壕里,用耙子搂落下的树叶和一些柴火。他拉着装上满满一车的柴火和一大筐子树叶回来时,我们几个孩子常常还没有起床。

在种棉花方面,父亲也是能手。那时生产队分配父亲管理棉田,他认真负责,拣苗、定苗时非常注意棉苗的株距和行距,棉苗脱老叶、播芽、打顶,他都很细心地检查验收,治棉苗上的虫用什么农药,用法、用量,他都严格要求。队里收工时,他常是最后一个离开棉花地。他总是默默无闻地干好所做的事情,他几乎每年都被社员们选为“模范社员”,被大队评为“先进个人”。他有很多奖状,当时包书皮没有厚纸,我和弟弟的课本就常用他的奖状来包。老房子墙上有一张父亲在1974年获得的奖状,这也是他留下的仅有的一张奖状。

父亲做事踏实认真,从不计较,在一些人眼里,他是个只知道干活付出,不图回报的老实疙瘩,但在我眼里、在我心里,父亲是伟大的,我非常敬重他。是他教会了我诚实善良、要有爱心;教会了我尊老爱幼、要有孝心;教会了我勤劳节俭、做事要有担当;教会了我吃亏是福。他是我做人的榜样。

2006年3月15日,这一天常在我的记忆里反复,也会永久刻印在我的心里。那一天,父亲因病离世,而我远在国外照顾孙女,未能送我最亲爱的父亲最后一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