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朱海斌散文《父亲的最后一张捐款收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1 09: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父亲的最后一张捐款收据

(朱海斌)

我的父亲,一生做了无数的好事。

他晚年身患重病卧床时,还收到了一份特殊捐款收据。这份收据,册页对开,其外观呈大红色,分别有党徽、捐款收据及中共中央组织部组成的图案和字样,内页内容为“朱耀俊同志自愿捐款计人民币五十元,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特致感谢”。

这是父亲身体极度虚弱之时,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获得的一份不同寻常的褒奖。当全社会疫情防控需要驰援的关键时刻,父亲身为一名退休普通党员,不忘尽自己的一份爱心,也勾起我对他生前人格力量的记忆与深深的怀念。

父亲退休在家多年,人虽退休了,可他仍担任单位退休人员党支部书记,仍然助人为乐。

他患病的前几年,不顾年迈,坚持为单位一些退休老同志送《山西老年》杂志,代收缴党费,每月把收来的党费,用本子一笔笔写得清清楚楚,乐此不疲。

不仅如此,他只要看到电视报纸有向农村贫困户、向灾区捐款献爱心等活动,生怕自己记性不好给耽误,总是提前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忙记着。有一次社会爱心活动单位没通知他,当他知道后,早早就去交捐款,却忘了告诉我。当我去帮他到单位交钱时却发现,他的名字早已写在其中。

父亲因经常参与一些爱心活动,被单位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父亲一生多次捐款,自己却非常节俭。有一件特别让人不可理解的事情,是在父亲病重前后,平时买的医保能报销的药没用完(有的药已过期),他也不舍得丢掉。但凡我发现,就偷着给藏起,也少不了被他发现少了药物,给我当场一阵难堪。但父亲的习惯,我也改变不了。

我是今年3月25日,新冠肺炎疫情非常之时,将此收据代领回给父亲看的。当时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已是双目浑浊,呼吸非常困难。隐约听到我来看他,他硬是示意我给他看这份收据,我急忙给他念完并交到他手中。

那一刻,我感慨万千,不由蹲在他床边,紧握着他的手,眼泪夺眶而出。我赶紧别过脸去,生怕被他看见。

只见父亲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拿着这份属于自己的红色收据,好像如获至宝,又难以言表。“捐钱不多,一份心意,感谢组织!”此时,在场的我,不由发声代他致谢。

我的父亲是一名普通党员,他却用一生的行动来诠释着党员该做的一切。父亲对社会的爱心奉献,对单位一贯的乐于助人和为公家节约节俭、甘愿付出、默默无闻的态度,对我来说虽平凡,但父亲身上的好榜样好传统,将激励我前行,永远传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